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这个完全机械化的城市,和“镜世界”的具体联系,亚戈并不能肯定。

他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机械途径”而已。

污染以及更进一步的“秘光”,都是有着强烈的特征性的。

这种强烈的特征性,就和在泡影地带中听到的巫师和神职者们的力量类似。

“巫师”的“冥想法”——以精神意志扭曲、改造外部世界。

“神职者”的“锻炼法”——以精神意志扭曲、改造自身。

事到如今,亚戈虽然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序列途径和巫师神职者存在关联,没有找到巫师和神职者们的道路为什么会变成现如今这个样子,但是,他已经确定了“序列途径”都有这种强烈的同化、扭曲改造的特点。

“同律机关”,这个中序列的代号,其能力是能够将外物,将其他事物同化、改造为机械结构和材质。

但是,结合“秘光”的特性——

在他失去看门人面具之前,总结出的,关于各个途径“秘光”的性质。

更准确地说,“秘光”与巫师们的“冥想法”,与泡影地带中对于巫师们的力量的描述更加接近。

“秘光”,这种仿佛由“灵能”、“污染”升格而来的力量,除却自带与自身同性质的强大力量外,还带着侵蚀性。

或者说......同化性?

抛开途径不谈,他比对总结的、各个途径不同秘光的共同特点,就是可以通过秘光将本来只能在自己身上生效的能力送入到其他目标上。

因为这些秘光与巫师力量的近同的“同化性”,非常适用于制造“衍生物”。

而且,据他观察,各个途径,基本都是在踏入中序列后,最少也是序列7左右获得类似的能力。

死灵途径序列7的捡骨师,可以制造骸棺制造灵骸。

黄昏途径序列5的“狼王”,可以将序列9牧羊人能力控制的牧群化为“半狼”。

黎明途径序列6的“心灵导师”,可以将自己内心的事物以光的形式投射出来。

星辰途径序列6的“游猎者”或者说“猎头者”,能够制造出“星辉标记”这种东西,尽管他没怎么接触过星辰途径的非凡者,还不能确定“星辉标记”是不是衍生物。

律师途径,也就是序列7“千面人”的途径,在序列6的“鞭挞者”,可以通过鞭挞,使目标“驯服”,宛如奴隶一般。

虽然只是从郭斯特的记忆中得知,但他也认为这和其他途径在中序列左右时的表现是一个性质的。

符合“秘光”是能够让自己的能力输送到目标体内完成类似“同化”过程的情况。

还有“秘密”途径,并不是之前推断为“节制”、“艺术”对应的那个,和失落之书有关的那个途径,而是.....

“线人”,又或者说“间谍”序列的途径。

其序列6的惩戒者和判罚者也有类似的表现。

惩戒者可以将无形的力量有形化并加以破坏,并施加“记录官”的力量,使目标的抵抗让对方在一段时间内的抗性下降。

“记录官”的能力是“要点记录”,可以主动或者在目标对自己造成影响后,记录目标的“要点”,然后使自身对于目标能力抗性提升,自己对于目标的破坏力也会增大。

惩戒者的能力,和“记录官”的能力,都是对目标特定性质的改变。

也正是因此,亚戈才认为和他总结的“秘光”性质类似。

而判罚者甚至可以强制使目标从旧日姿态中回归。

至于“概率途径”?

概率途径是个例外吗?在低序列时就能够拥有类似秘光性质的能力?

并不。

之前他认为“概率之线”是个普遍存在的,但是,现在看来,只是在物质界存在而已。

现在,他也知道了,概率之线就是一种“秘光”。

假如,物质界没有密密麻麻的概率之线的话。

赌徒的能力能够影响其他人吗?

怪盗的能力能够感知到其他目标吗?

稻草人的能力又能够扭曲他人的概率之线吗?

不能。

假如物质界没有概率之线存在的话。

他使用赌徒的能力,只能用在自己的身上。

怪盗的“怪盗感应”,这种实质上仿佛蜘蛛对蛛网颤动的感知能力,也会不复存在。

那时,他就只能够通过感应自己身体部位哪里不对劲来察觉问题。

而“帽子戏法”,这种通过交换目标的概率之线来改易物质性质的能力,也基本用在自己的身上了——比如让脚像手一样灵活之类的操作。

稻草人的力量,也只能够用于自身和概率草人的身上。

因为,在这个阶段的亚戈,虽然能够发现和“制造”概率之线,但是,这些概率之线,实质上是从他自己身上拆分下来的,而并非真正意义地生产制造出来。

真正意义上具备制造概率之线的能力,还是在进阶“天灾猎手”时。

与概率之线类似但极端化的天灾锁链,他一直称呼为“概率风暴”但实质上也是往破坏性上极端特化的天灾风暴。

可以说,如果之前物质界没有那么多的概率之线,亚戈这个“概率途径”的使用上就会受到诸多钳制。

即使其中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亚戈的序列途径是个极端性特化的序列途径,但就算是原本的“赌博师”、“戏法师”、“提线木偶”、“风暴猎手”、“概率学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可以说,概率之线,这种属于概率途径的秘光,对于整体能力的使用上有着极大的扩展。

秘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甚至可以说,这些秘光本身具备的性质,很多时候就被视为对应序列的能力。

比如机械途径。

是的,亚戈认为,“同律机关”能够把他人变化成金属,改变成机械结构的能力,实质上就是“秘光”的力量。

如果去除秘光,“同律机关”的能力,应该就是——把自己变成金属,把自己的血肉变成机械结构,修复自己的机械损伤。

不和外界发生交互的力量。

就像......神职者的锻炼法。

神职者扭曲自身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