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一刀倾情 >   第2142章
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慕容丹砚冷笑了一声,恨恨说道:“怪不得人人口口相传,都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若不是这些爪牙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狗官也不敢如此嚣张!”

掌柜和矮胖子听慕容丹砚如此一说,连连点头称是。掌柜接着说道:“姑娘说得甚是。咱们王旗县知县衙门里的那些师爷、书办、捕头和公差捕快,比强盗还要凶狠,他们除了好事不做,什么坏事都干。”

掌柜说到这里,恨恨地啐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知县大人听捕头如此一说,倒也有些心动,此前暗地里派捕头带人去杀伤人命之事,知县着实做了不少,确实做得人不知鬼不觉。若是将姓纪的暗地里杀掉,再毁尸灭迹,不失为一条良策。只不过知县尚未说话,师爷在一边连连摇头。他告诉知县和捕头,赌局不欢而散之后,他便派了精干的差役去打探纪大爷的底细。据说纪大爷此次到王旗县来办事,随身带了二十余名仆从,包下了县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而且据差役回禀,纪大爷的仆从之中,着实有几人生得孔武有力,只怕都会些武艺。若是捕头带人去杀纪大爷,一是未必能够得手,二是就算得手,势必要将整个客栈里的人全都杀掉,否则消息必定被人所知。如此一来,至少要杀掉三四十人,这案子可就通了天了,别说知县衙门,就算是巡抚衙门也绝对无法将这么大的案子压下去。是以此事万不可行,否则必定会招来大祸。”

“知县听师爷说完之后,也是吓了一跳,知道不能莽撞行事,是以他将捕头骂了几句,又转头向师爷问计。师爷对知县说道,姓纪的既然要与大人斗蛐蛐,那咱们就与他斗好了,又未必会输给他。知县摇头叹气,只说自己的神勇无敌大将军身经百战,却被姓纪的狗贼放出的一个貌不惊人的蛐蛐打败。看姓纪的胸有成竹的模样,他手中必定还有不少厉害蛐蛐。若是七日后上了赌桌,自己并无必胜的把握。到了那时,众目睽睽之下,若是输了赌赛,再要翻脸对付姓纪的,只怕已经迟了。

“知县说完之后,师爷却是嘿嘿一笑,口中说道,大人太过忧虑了。这场赌赛又没说斗到什么时候,姓纪的手中即便还有厉害的蛐蛐,他也架不住咱们一拥而上。知县听不懂师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看到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下又惊又喜,便要他详说究竟。师爷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七日后这场赌赛,大人必胜无疑。只不过事先咱们要做好准备,才能确保让姓纪的输得心服口服。这人不是咱们王旗县的人,只是一个过路客商,即便他手中有厉害的蛐蛐,加在一起能有多少?大人不妨下一道命令,要全城百姓每家都向衙门交纳几只蛐蛐,不出数日,王旗县城里城外的蛐蛐必定全都落在大人手中,只怕不下**千只。七日之后,大人便与姓纪的斗蛐蛐,咱们一只一只地放出蛐蛐与姓纪的争斗,他的蛐蛐再厉害,遇到咱们的车轮战法,累也把他的蛐蛐累死了。他可没说与大人的蛐蛐斗到什么时候,是以只要咱们手头的蛐蛐足够多,这场赌赛是稳赢不输。

“师爷说完之后,知县、书办和捕头登时拍手叫好,纷纷夸赞师爷聪明。知县当即让这几个狗腿子去发布命令,要全城百姓向知县衙门缴纳蛐蛐,若有抗命不遵者,便要捉进大牢严刑拷打。城里城外几万百姓听到这个消息,虽然心中觉得荒谬,将狗官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可是人人都知道县官残忍狠毒,若是不交蛐蛐,必定会被他抓进大牢。到时被敲诈一笔赎身的银子不算,轻者落了残疾,重者只怕连性命也得丢在大牢里。是以百姓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全家上阵,到处捕捉蛐蛐。”

掌柜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当日那些疯了一般到处寻找蛐蛐的百姓之中,便有我和我家老婆子、儿子和儿媳妇。这些狗官一句话,咱们这些小老百姓便得乖乖听命,拼死拼活为他们效力,否则便有灭顶之灾。天下闹成如此模样,让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如何过活?”

慕容丹砚听得也是惊心动魄,暗想以前我听爹爹说什么“抄家知府,灭门县令”,还以为他是随意说笑,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七品县官,真能让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可惜我两次溜出慕容山庄,在江湖之中四处闯荡,竟然没有杀掉几个狗官来为百姓除害。哼哼,王旗县这个狗官如此可恶,我可不能放过他。待我潜入王旗县知县衙门,非要将那个狗官一剑杀掉不可!

掌柜不知道慕容丹砚心下正在盘算杀人,只是看到她目露凶光,心下一凛,暗想这个小姑娘年轻貌美,只不过眼神凌厉,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思忖了片刻,接着说道:“庙祝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事实,我是亲眼所见,亲力所为。为了弄到一只蛐蛐,全城的百姓都跟疯了一样。城里的蛐蛐很快便被抓得干干净净,百姓们只好跑到城外去搜寻蛐蛐。有人捉了许多蛐蛐,便即高价出售,有人为了抢夺一只蛐蛐,竟然大打出手,原本是好兄弟、好姐妹、好邻居,却为了一只蛐蛐反目成仇。其时人人都变得疯魔一般,如今想想,真是既可笑,亦可悲。

“两位狐狸听庙祝说话,不住痛骂知县这个狗官造孽。庙祝也跟着骂了几句,这才告诉两位狐狸,他们来到王旗县城之时,全城百姓正在不分日夜到处搜寻蛐蛐,可以说将城内每一寸土地都翻了过来,是以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喧闹无比。当时土地庙已被人翻找了五六遍,连土地爷的龛位都被人推翻在地上。别说庙里原本就没有蛐蛐,就算有,也早就被人捉走了。是以来了七八拨人之后,再也无人到土地庙中骚扰,是以与城内其它地方相比,土地庙才会显得极为寂静。

“两位狐狸这才恍然大悟,不由连连摇头。庙祝接着说道,知县大人弄到了上万只蛐蛐,心下得意,自以为稳操胜券。七日之后,到了双方绝好的赌赛的那一日,衙门内聚齐了东阳府和王旗县的官吏、富商、财主、大户,衙门外站了成千上万看热闹的老百姓。大伙仿佛忘记了这些日子被蛐蛐逼得险些疯狂的惨事,甚至还有不少人的亲人朋友因为没有缴纳足够的蛐蛐而仍然被关在大牢中。他们聚集在衙门之外,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极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