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此文乃是番外篇!)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几零后这个说法,我觉得有了这个说法的就是从我们这代八零后开始的吧!

而我正好赶上最后一批八零后。

关于我的出生,有了很多神奇的色彩,据说,我妈妈怀我的时候,我是一个女孩子,因为我的姑姥是那种会看事儿的人(黄仙附体),因为家人都想要个男孩,所以就找到了我的姑姥,让他给想想办法。

姑姥给我妈妈写了一个符,然后就把这个符给烧了,然后让我妈妈把这个灰烬喝下去,喝了符之后,活生生的把一个女孩子给我变成了一个男孩子!

那个年代很少有人做产检,b超也是听说过的!所以根据现在的科学水平,当时的说法是靠不住的,最起码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关于我的姑姥我还是要说几句的,在我小的时候记忆里,我的姑姥是住在一个小山坡上,家境也是非常的破旧!

没出马之前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出马之后,一夜之间连写字都会了!就是这么神奇。

姑姥就是我外公的妹妹,也就是姥爷的妹妹。

我的姑姥具体什么模样我已经是记不清楚了,属于那种干瘦干瘦的样子。据说是黄大仙附体的,所以给我妈妈写的那个符是黄大仙写的!

姑姥因为经常给人看事儿,总是道破天机,因而折了阳寿,五十几岁就不在人世了!

关于我出生之前是女孩子这个说法我一直都是不相信的,因为毕竟我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

知道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爷爷家的一个邻居,那是个老头,没事儿的时候就往我爷爷家里面跑,蹭烟抽的那种,冬天的时候,我爷爷家还是比邻居家暖和很多的,东北的冬天那是相当寒冷的,一般是不舍得烧煤炭的。白天的时候零下二十几度都是稀松平常的,夜间更是零下三十几度。

在我的印象中,我爷爷家的条件还算那一片儿比较殷实的,因为我大伯是一个国企的小干部,具体到什么程度,我是不了解的,大概就是那处级干部吧。

我们的城市被称为“煤城”,而我爷爷家当时就住在煤城的一个周边,还没到郊区,也不是在市区。

那个邻居经常来找我爷爷聊天,我爷爷戏称他为“徐大白话。”他非常尊重我的爷爷,对我爷爷也是一口一个大叔的叫着。

徐大白话自称他自己看过奇门遁甲,偶然的一个机会我去爷爷家,看见了徐大白话,这个人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不太靠谱!

因为太能白话了,什么天文地理好像都非常懂似的!

我一问他,也就是初中毕业的样子,估计还没毕业!

当时我也算是高中生了,所以对他说的话都是半信半疑的状态。

我看见了他之后,还是礼貌性的叫了一句:“徐大爷好!”

徐大白话看见我之后可能是觉得我们俩比较有缘分吧,就跟我多说了一些!

由于我的学历比他的高,他说什么我都是反驳,有的话是我故意跟他抬杠,有的话我说的也确实在理。

可能是由于他不太服我这个高中生吧,一直都想给我来点真才实学,对我说:“大侄儿,我会看手相!”

当时我就笑了,我在心里面暗自:这他妈真能吹牛逼啊,还没有你不会的了?你要是会看手相早出去摆摊赚钱了,还在这里蹭烟?

我笑着不说话,他就拿起了我的手,看了看说道:“小子,你以前不是个男孩子,你妈妈当时怀你的时候你是个小姑娘,是你的祖上积了德,给你借了个把儿!”

当时我就有点懵逼了,这徐大白话真的会看手相?跟我姑姥是什么关系?后来知道了,一点关系没有。

等我再问他关于我未来什么的一些事儿的时候他就闭口不提了!

什么都不说了,也不知道是怕折了阳寿,还是压根就不会了,反正怎么问就是不说了,他就说他看过奇门遁甲这本书!

后来我问我爷爷是怎么回事,我爷爷也说不明白,就是说他多少还是有点文化的,不都是胡说八道的!

因为我爷爷那个年代的人大多是文盲,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我爷爷还上过几天的私塾,认识一些类似于牛、马、羊、天、地、人这类简单的字儿,自己的名字也是认识的,而我的奶奶却是一个字儿都不认识。

关于我出生的时候还有一个事儿是我要说的,就是我妈生我的时候,那天我爷爷在家里面看电视等待着家里人的好消息呢,第一个报信给我爷爷的是我的三娘。

三娘:“爸,书画生了,是个姑娘!”

当时我爷爷已经有了三个孙子了。

我大伯家两个儿子,我三伯家也是个儿子,到了我爸爸这里,我爷爷当然还是喜欢是孙子的,满心的欢喜等着再给看个孙子呢,被我三娘这么一说,我爷爷的脸刷一下就变了,瞬间就是晴转多云了.

一句话都不说了,就是看着电视也没有回应!

我三娘一看,这势头不对,不能跟老爷子这么开玩笑,于是眉开眼笑的说道:“爸,我逗你玩呢,是个小子,九斤八两!”

我爷爷一听这下子可乐坏了,也不管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玩笑话了,蹭的一下就从炕上下来了,说道:“书画多些时候回来啊?我去给做饭去,新割的猪肉!”看样子早就准备好了。

我爷爷那个年代的人就是喜欢孙子,后来事实证明,在四个孙子中,我爷爷也是最喜欢我的,我要什么都给我买。

首先要说的就是我的爷爷了,我的爷爷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的人生观是我爷爷给的。

自打我一出生,我就和我爷爷形影不离,一直到我八周岁,我是我爷爷看大的。

我和我爸爸妈妈还有我爷爷奶奶住在一个院子里,两间瓦房!

这个房子是我爸爸结婚的时候我大伯给弄得,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不清楚,但是肯定是凭借我大伯的能力弄来的,由于我们是这一趟房子的东边第一户,所以在房头接了一个偏岔子。(偏岔子就是在主房旁边接出来的单间小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