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第一百六十二章云珀往事(二)

九岁时,从小学习京剧的孔云珀便斩获了全国少儿第九届“小梅花”奖比赛的冠军;十岁就在天津举办个人京剧专场;同年年底进入人民大会堂演出;十一岁岁便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是被全国上下都喜欢的京剧神童,

秦伯仁在没有见到孔云珀时认为如此优秀的京剧神童一定是一个应该光彩如骄阳,眼睛中带着星辰的的孩子,可是当秦伯仁认真地见到孔云珀的时候,却知道自己想错了,那时的孔云珀虽然年幼,可是眼睛里却写满了沧桑,仿佛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秦伯人看到的孔云珀眼里淡淡的没有光,没有聊起京剧的时候,才有一闪而过的火花。

后来秦伯仁才知道那时的孔云珀已经被老师囚禁在家里整整将近半年的时间,除了日复一日的演出就是练习,甚至连名字也被冠上了老师的姓氏。

后来秦伯仁知道了孔云珀的处境,他知道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再继续下去了,那样会毁了孔云珀,于是他想尽了办法,找了很多的机关,终于将孔云珀送还到了父母的手里,在那时自顾不暇的秦伯仁看来能回到父母的身边,无论对哪个孩子来说都是已经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完全不同。

回到家里的孔云珀更加的一蹶不振,他长时间在外演出的,他早就听不懂家乡的方言,整日里出入高档场合,身着名牌的他,也完全不能接受那些贫困而潦倒的日子,回家后整整一个月,红云珀仿佛一个被抽去了灵魂的傀儡,吃饭睡觉,一切如常,可是却不说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又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重新抓回那个囚禁他的屋子,甚至于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孔云珀真的承受了太多,直到过了整整一个月之后,孔云珀才慢慢的开口说话,与人交流慢慢的找回了自己。

可是不管怎么说,京剧神童的帽子是有用的,当地的一所中学接受了孔云珀。顺便还接受了他的姐姐和她的父母,那时的孔云珀忽然之间觉得原来京剧神童的这个名声这样的管用,原来自己也只不过是家人利用的一颗棋子,孔云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都怀疑自己,直到那一年。

秦伯仁的经济刚刚好转,他就想起了那个会唱京剧的小孩,于是他再一次的买到孔云珀的家里,那时的孔云破,已经变成一个淡然的少年,眼睛里的星星沉默在冰冷的湖水中,不起丝毫的波澜,秦伯仁觉得有些意外,本来应该是年少活泼的时候,怎么像一个迟暮的老人。

“还记得我吗?”秦伯仁看着孔云珀笑了笑,努力的使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和蔼的问道。

“我记得你,是你把我送回家的,你是秦伯仁,是说相声的。”孔云珀看着眼前的男人,恍惚间想起了一个温暖的拥抱,可是记得却不那么真切,于是他看着眼前的男人,依旧一副淡淡的样子说道。

“你准不准备跟我走,到我那儿去啊,现在我也有自己的家了,叫青云社,你愿意到我家来吗?”秦伯仁看着眼前的孔云珀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他很庆幸,眼前的这个孩子还依旧记住自己,于是他继续和蔼可亲的说道。

“你不是说相声的吗?要我一个唱京剧的做什么?”年幼的的遭遇,让孔云珀对所有的人都充满了戒备,当他看到眼前的秦伯仁这样说时,身上的刺仿佛一瞬间利用起来,仿佛变成了一只受了惊的刺猬。

“孩子,不是我吓唬你,这警局你唱不了两年,男孩子都有个倒仓期,你要想清楚倒仓之后的嗓子是不是能回到你现在的水平一切都是未可知的,如果一旦没了嗓子还能唱戏吗?”秦伯仁看着面前的孔云珀一脸戒备的样子,他能理解在年幼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孔云珀的心里一定有很多的戒备,于是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本正经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既然不能唱戏了,那你要我去你那干什么?”孔云珀当然知道,可是听完秦伯仁的话,它却更加的迷茫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明明知道自己过两年就要进入倒仓期,不能唱戏了,那他要一个不能唱戏,什么都不能做的人又是为什么呢?

“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是啊,真的喜欢京剧,你到我那儿,去给我当干儿子,也给我当徒弟,我教你说相声,如果嗓子好了咱就接着唱戏,嗓子不好总不至于活活饿死吧。”秦伯仁听到孔云珀的问话,忍不住笑了笑,继续认真地回答说道。

孔云珀听到秦伯仁这样说觉得合情合理,可是他又不相信一个非亲非故的人会对自己这么好,于是他看着秦国人继续试探的问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骗我?”

“孩子,我骗你做什么,这样吧,我们青云社里现在正好也缺人,让你爸妈跟着过去,在我们那边做个宿舍管理,这样子你也能经常见到他们,也不会觉得害怕我,你觉得怎么样?”秦伯仁,听到孔云珀这样问,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建议说道。

“你………”听完秦伯仁的话,孔云珀整个人都梦到了眼睛,只是呆呆的看着秦伯仁,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我什么都不图,你的傻孩子,我是真的喜欢你,从我看你上台唱戏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一方面觉得你是个唱戏的材料,另外一方面是喜欢你这个人,看得出来你这些年过的一点也不快乐,要不要试着换个环境?”秦伯仁看着孔云珀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笑了笑,上前摸了摸孔云珀的头笑眯眯的问道。

“………”听到秦伯仁说的话,孔云珀心里的那块冰仿佛被人一锤子敲碎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这些年过得不快乐,也许他是真的懂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