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辰翎在后面默默观察,侍女一开口他就觉得不对了,这个侍女是银檀没错,就是浮光殿内唯一一个侍女——伺候灵犀,具体一些说,就是专门给灵犀上香,照看着供奉殿大小事的。

可是她说的话,还有说话的神态真的很奇怪,像是在掩饰着什么,星渊说明来意,她也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有猫腻。

犹豫了半天,左右不能拒绝,这是正事,她也没权力拒绝星神,更没权力拒绝墨离,所以只能将星渊和辰翎请进正殿。

变成星痕的辰翎走在星渊身侧,给他递了个眼神,星渊意会,问银檀:“锦墨尊上近日如何?”

银檀明显肩膀一僵。

星渊看到了,又说:“哦别介意,这不是帝君托我问候一下,近日比较忙,等迎月会过后他会亲自来拜见尊上。”

银檀飞快地调整了一下,笑着说:“尊上很好,近日有些凉了,所以不常出门。劳烦星神大人和帝君挂念。”

星渊一边嗯嗯应着,一边打量四周,这里和刚才他俩潜进来看到的没什么区别。

转眼间到了正殿,银檀将他俩引到座位,又给星渊奉茶,然后请他俩稍等片刻,就要去请锦墨过来。

星渊和辰翎对视一眼,星渊叫住准备走的银檀,问:“我这次来还有个任务,就是替帝君为灵犀上香,不知道方便与否?”

这个问题问的很是精准,星渊和辰翎都盯着银檀,不放过她眼里的一丝一毫反应。刚才他们都看到了灵犀不在,这个时候如果银檀拒绝了,那就有的发挥了。

在进门前,星渊已经将情况掐了个灵信送给了墨离那边,如果,出了真什么事,那么居心叵测的人也绝对飞不出这浮光殿。

银檀愣了一下,笑说:“自然可以,但是这个还是得由尊上带您去,请您稍坐片刻,我这就去请尊上来。”说完便从容离开了。

同意了?这么痛快?他看向辰翎,用传音入密道:“刚刚我们确实没看错吧?”

辰翎:“没有。”

“那……他们还能造出个假的不成?当我们傻吗真假灵犀会分不清楚!?不想混了吧这是。”

辰翎沉吟片刻,道:“这么短时间造假应该不可能,我们且等等看,看接下来会出什么幺蛾子。”

只过了没一会,银檀就将锦墨请来了。星渊立马站起来迎接,锦墨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冷冷淡淡的样子,一张惊艳天下的脸一如既往的挂着谁也不想搭理的表情。

“有事?”锦墨慢慢走入正殿,来到了主位后坐下,颇有些漫不经心的意味,“许久不见,星神大人倒是终于记起来礼数周全这四个字了?刚看到灵信我还有些惊讶。”

星渊:“……”

这样看起来是没问题的,锦墨他还记得之前他几乎不会用这些虚礼的事情,也没有过于热络或者过于冷淡,倒是符合现在他应该有的状态。

“是,墨离帝君让我来给您送礼帖,希望您为迎月会祈福。”

银檀将礼帖递给锦墨,他大致扫了一眼,“迎月会?月神总算愿意出现了么?”

星渊道:“是的,月神之位长时间空缺,如今有了现世的苗头,自然还是要尽快准备起来。”

锦墨思考了一下,就答应了,他这么痛快倒是让星渊有点意外。

锦墨反问道:“怎么,你这什么表情,这不是挺好的事儿么,日月星辰齐全了,帝君的福泽才能庇荫六界,也省的总是有些乌糟事情来碍眼了。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星渊一边答应,一边看辰翎,在锦墨面前他没敢用传音入密,因为锦墨是万灵之祖,这点小把戏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辰翎轻轻递了个眼神,星渊又道:“还有一件事。”

“说。”锦墨靠在椅子上,好像很疲惫的样子,眼睛半阖着,看起来有点昏昏欲睡的惫懒模样。

“帝君请我代他为灵犀上一炷香。”星渊说。

提到灵犀,锦墨突然睁开眼,目光平静的看过去,星渊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毛骨悚然的,这目光若有实质,一定是一块坚冰。

锦墨就这样看着他,似乎想在他身上看出什么答案似的。

“不方便吗?”星渊问道。

“没有,方便。”锦墨说着,忽然笑起来,“只是帝君那支代表神界的香我已经换过了。”

那当然是换过了!星渊心说,就是这样才要去好吗!

“这……唉,帝君吩咐也没办法啊。”星渊有些为难,“近来事情比较多,有些礼制没有很好地遵循,等忙完了这一阵,帝君说他一定会亲自来赔罪的。”

“赔罪,就不必了。”锦墨笑了下,然后起身,“那走吧,星神大人今天这么大阵仗,连自己的召唤兽都带来了,可不就是得把正事儿办完吗。”

“是啊。”星渊笑着说。

锦墨带着他们俩往供奉殿走,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星渊和辰翎默默跟着,也是一路无言。

到了供奉殿门口,锦墨冲银檀抬了抬下巴,银檀上前打开了门,一股庄重的焚香的的味道传出来。

“请吧,星神大人。”锦墨说。

星渊欠了欠身,抬起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在供奉台的上方,半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正飘着,周围有光砂不断落下,配合殿内悠远绵长的焚香,显得空灵又庄重。

这……星渊傻眼了,这真的就是灵犀,可是他们刚刚明明……

“怎么?不是要上香吗?”锦觅在旁边笑了下,“怎么不进去?”

星渊:“……”

星痕在后边轻轻撞了他一下,星渊回过神来往里走,来到香炉前,银檀递过来一支香,没有六界的界香那么粗那么华丽,但也相当有分量了。

锦墨自他身后走来,也从银檀手里取了一支稍细一些的香,说:“不是帝君本人来,正常祭拜就是了,上在右边的香炉。六界香神界那支在墨离帝君即位的时候已经上好,非退位不得随意动。”

“明白。”星渊接过那支香,拜了三拜,然后插进香炉中。转过头,发现锦墨自己也在拜,拜完了之后也将香插进了右边的香炉。

左边的却始终都是空的,星渊瞄了一眼,那里面的香灰还在,就是很久都没人上过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