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接下来的三年当中,叶草就一直待在魔域厉兵秣马。

魔兵虽然拥有前世的恨意,但是临时组合起来,确实是需要操练一番。

战阵放在战场上面,能发挥出巨大威力。

在系统的帮助下,叶草推演出了很多针对天界的战阵。

天墟堂的话也是同样,在夫子的监督下,也是操练了起来。

至于副宫主元朗,现如今只能算是个摆设。

凭借着夫子的手段,现如今天墟堂元朗已经是插不上手了。

而这个时候,司凤成功出了十三界狱,但是他戴上了情人咒面具。

宫主果然是偏私。纵然司凤严重违反了宫规,却还是执意要将宫主之位传给他。

得亏叶草当年,悄咪咪地潜入了少阳秘境,吸收了罗喉计都的力量,不然多年的计划就成空了。

若他还一心,追求离泽宫宫主的位置的话,叶草就会将司凤与宫主都给杀了。

不过现在就完全不用了,因为离泽宫对叶草来说连池塘都不算了,三界才是他这条巨龙翻腾的大海。

祝诚则是老老实实地在假扮叶草,让一切都保持着原样。

等待司凤下山历练的时候,祝诚还使劲地撮合他与璇玑。

为的就是保持原样。

不用想都知道,璇玑身为战神转世,定然被天界所关注。

如果突然出现了变故,那么帝君很可能就会顺着蛛丝马迹找到叶草。

发展是需要悄咪咪的。

不过因为没有天墟堂作乱,夺取灵匙的关系。司凤与璇玑邂逅之后的历练,变得十分轻松与欢乐。

就像是戏文里的一样,两人恩恩爱爱,甜甜蜜蜜走到了一起,甚至于璇玑还成功为司凤,摘下了情人咒面具。

这情人咒面具可不是普通面具,乃是昆仑神树的树皮所做,上面被下了诅咒。

自己是揭不下来的,必须得由心爱之人才能揭下。

倘若你所爱之人不爱你,面具揭下会是一个哭脸,就会升天。

倘若你所爱之人也爱你,面具揭下会是个笑脸,诅咒破解。

司凤极其幸运,当他的面具被揭下的时候,面具是个笑脸。

司凤与璇玑是真心相爱的,是羡慕死人的一对。

但是璇玑的大师兄‘昊辰’,心里却是不舒服了,他不允许战神的心给别人。

这琉璃界中,知道璇玑真实身份的人不多,但昊辰却是例外,因为他有另外一层身份——柏麟帝君。

这位天界的帝王,本该无情的他,却是对褚璇玑动了情。

实在是不得不哀叹一句:纵然是坏人,也有柔情的一面。

当年他毒翻了罗喉计都,制造出了战神,在战神得知真相之后,本该是与战神不死不休。

可莫名其妙的,他却爱上了战神,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异常之费解。

关于这一点,祝诚还特意拉了个群,让叶草与夫子一起参与了讨论。

“你说,柏麟帝君明明知道战神原本是男人,他怎么会喜欢上战神呢?”祝诚率先发问。

“情不知其中所起,一往而深。”夫子哀叹了一句。

叶草则只是说了两个字“阴谋”。

他总感觉,这件事不同寻常。

当然了,或许是因为吸收了罗喉计都力量与记忆的缘故,受到了他的主观影响。

总而言之,昊辰是拼了命的拆散璇玑与司凤,可没想到他们两人却是越纠缠越紧。

“璇玑,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司凤说话时,目光有些闪躲,他怕。

“你说吧。”

“我其实不是人。我是金赤鸟一族,就是当年叛乱的先锋一族。”司凤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啊!”璇玑吓了一跳,退后一步。

司凤面色沉重,果然当说出真相的时候,璇玑会离我而去嘛。

“司凤你说你是鸟!那,那我们以后有孩子的话,我会不会生出一颗蛋?”

“啊!”司凤先是一愣,随后喜上眉梢,原来璇玑在意的是这个,这风格果然很璇玑。

“不会的,我已修成人形,生下来的孩子是人,不会是蛋。”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我要孵蛋呢,我可待不住。”

“哈哈哈……”司凤哈哈大笑,心道:“即便生出来真的是一颗蛋,你那小屁股,又怎么能孵蛋呢。还得我来。”

不知不觉,下一届簪花大会开始了,五大门派齐聚浮玉岛。

而就在这里,离泽宫发难了。准确来说天墟堂在离泽宫的弟子开始发难了。

“灭了四大门派,琉璃界唯我离泽宫独尊!”

“灭了四大门派,琉璃界唯我离泽宫独尊!”

天墟堂打着这样的旗号,与四大门派展开了大战,离泽宫的真实身份—鸟窝,也展现了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宫主便是不想一同攻打四大门派都不行了。

更何况,宫主早就有心灭了点睛谷。

宫主与司凤是父子关系,而司凤的娘亲则是点睛谷的人。

不过后来两人的恋情被点睛谷发现,司凤娘亲因为这件事而死,宫主对点睛谷可说是恨之入骨。

而且他还有个执念,要复活司凤娘亲,而那能起死回生的宝物,就在点睛谷中。

元朗已经跟宫主达成协议了,等灭了四大门派,点睛谷那起死回生的宝物就归宫主。

而之所以闹出这么大动静,叶草三人团纯粹是为了转移天界之人的视线。

他们以为天墟堂才是大患,金赤鸟一族才是敌人,目的是为了打开琉璃盏,所以派遣了天兵天将前来斩妖除魔。

而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天界防御空虚,叶草正好率领魔族大军大举进攻天界。

“不好,天界危机,众将士随我速速返回驰援天界。”

柏麟帝君感觉到天界有难,可就管不了琉璃界的死活了,急忙带着天兵天将回防。

司凤问祝诚,当然在他眼里他是在问叶草:“大师兄,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跟你一样,什么都不做,不顾族人的死活,不顾三界的安危,只一心谈恋爱?”

“醒醒吧,厉兵秣马才能使人变得强大。谈恋爱只能令人沉沦。”

“我且问你,你多久没有闭关过了,你手中的剑又有多久没见血了?”

“答不出来是不是?因为你已坠入情网,不能自拔。温柔乡是英雄冢。”

“族人与褚璇玑,你选择谁?”祝诚最后问了一句。

“我,我……”

“犹犹豫豫,难成大器!”祝诚一剑斩向司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