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老爷呢?”李叶苏昏昏沉沉的醒来,眼皮还沉着,就开口问道。

庄儿急忙走到床边,俯身贴在李叶苏的耳边:“老爷他还没回来,老爷若回来,一定会先来南厢苑守着您!”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李叶苏再次醒来,又是迷迷糊糊的问着:“老爷呢?”

“夫人,老爷还没回来。”

听完庄儿的话,李叶苏又沉沉睡去,庄儿甚至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的醒了,还是只是在梦里的呼唤。

流星和飞盾回到桃庄了,他们处理完手上的事,就可以替代皇甫风守着桃庄。

皇甫风得了闲后,便想去看看皇甫雷,得知皇甫云也来找过,便知道他们此时一定在一起,凭借着对他们的了解,也找到了碧玉阁。

看到皇甫风的身影,皇甫云感到有些惊喜:“大哥!”

毕竟皇甫风守护桃庄的职责可比自己去酒庄运酒的职责大得多,闲下来后没有去休息,反而来看望自己的两个弟弟,自是心里感动。

皇甫风将手指放在唇间嘘了一声:“让他多睡一会儿吧!”说罢,便顺势在皇甫云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你的眼睛能看的这么清楚了?”

皇甫风点了点头,低声道:“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再治疗一段日子,也许就会完全恢复了!”

“没想到水涟漪的蛇毒如此厉害,竟折磨了你这么久!”“就是普通蛇毒伤了眼睛也很难康复,更何况,我还被你那七桃扇的暗器伤过,本就无药可救,却被星叔叔妙手回春,捡回了一条命,如今恢复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不满

意的。”

皇甫云又岂会不记得自己被焦红菱控制、使用七桃扇伤过皇甫风的事,又愧疚又感叹:“若不是七桃扇,也许大哥你的眼睛早就能恢复了。”“你别多想了,难得我们三兄弟能够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儿,我可不想听你那些忏悔道歉的话!”皇甫风柔声道,“我倒宁愿,听你总是挖苦我!你以前,总是喜欢戳着我和三

弟的痛处再给我们一点甜头!”

皇甫云苦笑道:“大哥啊大哥,还说你不记仇!现在的皇甫云,哪里还是六年前的皇甫云了,他的一张嘴,得罪过多少人,又救过多少人,却始终,不能留下一个人!”“痛苦虽不是必经之路,但却无人难免,有些事与愿违,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强大,适应和接受,改变和前行,才会抵达最接近内心的彼岸!”皇甫风看向皇甫云,“你内心的

彼岸,并非只有凤绫罗一人,所以你不是常欢,所以大哥才会信任你,愿意拉住你和三弟的手一同前行!”

皇甫云对上皇甫风的眼睛,看着他,就像再看一个不认识却又十分敬佩的人。

这个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大哥,自小便承受着灾星的骂名,尝过人情冷暖,吃过训练的苦头,幸而有着练武的根骨,强大的内心,才没有让他选择懦弱的解脱。他不喜欢江湖的厮杀权谋却又不得不背负着沉重的职责,他对生母花碧玉有多愧疚,就有多不能辜负皇甫青天的期望。他是皇甫家的长子,他要保护整座桃花山庄,还要

保护百姓,皇甫云一直觉得他是那么不幸和悲哀,连娶什么样的女人都是父亲一手操控。他是名望极高的女侠难产而生,他是武林盟主之子,他是没有童年只有任务和练功的冷面狂龙,所以他不能太过平庸辱没比翼双侠的威名,也不能在累的时候放下手中的

武器。

他是神封刀本身选中的主人,却又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它的邪恶所操控的人,他是那么传奇,却又是一个普通的大哥。

他有幸被曾经柔弱貌丑却善良倔强的妻子洗去内心坚硬的冰封,便成就了今日的冷面狂龙。没有神封刀,他的武功也远在自己之上,没有双眼,依然可以叱咤江湖在众多高手之上,在江湖中,他也是鲜少的年轻一辈一出江湖就深受八方赞叹敬佩的少年英雄,到

如今他已是而立之年,更是脱胎换骨,原有的冷傲已经无形中变作了沉稳,沉稳的令人一见到他就会莫名的安心。

皇甫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间就有这样的感觉了,或许有时候应该学学自己的大哥,事与愿违的时候,就试着改变自己,将结果转变,而不是再去改变这件事情本身。

就像凤绫罗已死,他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辜负凤绫罗的死,而不是沉浸在失去凤绫罗的悲痛中一蹶不起。

南厢苑。

“老爷他还没回来吗?”

“夫人,老爷他……他还没回来呢!”庄儿也十分焦急,总是三番五次的往门口瞧着。

李叶苏紧紧地握着庄儿的手:“老爷怎么还不回来啊……”庄儿惊讶于李叶苏的力气,她看起来明明是那么虚弱,可抓着自己的手却是那么用力,甚至庄儿感到手都快被她捏碎了,她只能不厌其烦的安慰着:“老爷大概是还有很多

事情没忙完,方才西房的玉娇为我端来了点心,说是大家还要通宵忙完最后的准备!”

“真是辛苦大家了……”李叶苏的情绪总算是慢慢的稳定了下来。皇甫雷躺在皇甫云的腿上,惬意的睡了一会儿,却又因为一个噩梦惊醒过来,梦里紫魄破碎的身躯破碎的脸在质问着自己为何辜负了东方闻思,他没有血肉只剩下沾血的

白骨双手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皇甫云轻轻的抚去了皇甫雷额上的冷汗:“做噩梦了?”

皇甫雷摇了摇头,起身坐起:“大哥,你也来了!”

“本想让我们兄弟三人好好聚一聚的,明天你成了家,要背负的东西就更重了,但你睡着了,便没忍心打扰!”皇甫风说道。

“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很久吗?”

皇甫云笑道:“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

皇甫雷也强硬的笑了笑,很快,三兄弟便是相对无言,纷纷倚着碧玉阁的门,看着天空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清冷的残月。

“聚在一起不说话虽然惬意,可就这样过一整晚,总觉得不够痛快,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去喝酒吧,就我们三兄弟。”皇甫雷抬起头说道。皇甫云说道:“桃庄现在哪里还有清净的地方,只怕这个时候,外面也没有酒庄开门了,就是九罪阁,也没地方容纳我们兄弟三人喝酒啊!桃庄酒庄知道我们三个去喝酒,

一定会告诉爹的!”

皇甫风说道:“聚在一起也没必要喝酒,耽误了明日的正事就不好了。”

“大哥,你和三弟都是千杯不醉,我的酒量虽不如你们,但也不至于把自己喝倒,既然三弟开了口,我们就喝个尽兴!”

皇甫雷也十分期望的看着皇甫风:“大哥?”

看着两个弟弟的恳求,皇甫风也再没忍心拒绝:“那好吧,圣雪和大娘还有事情没处理完,我也不急着回去!但你们不想被打扰,怕是桃庄没有可行的地方了。”

皇甫云说道:“大哥,你若不生气,我们就在这碧玉阁的门口喝!”

皇甫风耸了耸肩:“我当然不会生气了,这里平日那么冷清,现在终于有一件喜事了,也该让我娘也沾沾三弟的喜气!”

随后三兄弟蹑手蹑脚的躲过旁人,进了酒窖后每人拎着两坛酒便或用轻功或用快跑的回去了碧玉阁的门口,无人察觉。

三人相继赶回,却没有一个人先开喝,一时沉默后,三兄弟相视着大笑起来,随后三人面对面的盘膝而坐,将酒塞拔出,坛坛相撞。

酒入喉,愁进心,再以新酒淹旧愁,如此往复,本该酒入愁肠愁更愁,如今便是酒入愁肠冲淡愁。三兄弟一起喝酒,哭了笑,笑了哭,却也都按照约定,无论是醉还是清醒,两坛酒下肚,便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