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秘罗殿就在柳城西面的一座大山之上,由上百座宫殿构成。

宫殿有大有小,但无一不是构造精美华丽。

陈恒与周璇坐着马车来到山脚下,只见整座山都已经铺设完毕,红毯铺了足足上千米,直通山顶。

四周的树木则是挂着红布条,意蕴着喜庆。

秘罗殿的人全都身穿特制的红色衣服,一个个精神饱满,绝不在外人面前出一丝差错。

此时还没有多少客人前来,陈恒二人算是最早的一批。

一路上有许多人围观,他们只是普通人,纯粹来凑个热闹,顶多只能驻守山下,根本上不了山,更别提参加婚礼了。

陈恒与周璇下了马车,行至秘罗殿弟子看守处,自有人向他们索要请帖。

陈恒掏出请帖后,对方接过看毕后恭恭敬敬地对他们俩放行了。

其实陈恒现在很出名,就算不出示请帖都可以,况且也没人敢冒充他。

“那是陈大孝子和他的未婚妻吧?居然也受邀了?来得可真早啊!”一旁只能围观的路人感慨道。

“他们能来不是很正常嘛!”另一人无语道。

“我就是感慨一下,你杠什么杠?”这人不满了。

“我哪知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感慨?你又不说清楚。”

“你还有理了?”路人生气了。

“想动手就直接点,是不是男人?”另一人不屑道。

“你有种,我非得揍你一顿不可!”

于是两个路人打了起来,没人去阻止,更多的人则是看热闹,甚至希望他们打得不可开交,正餐开始之前有这么一道前菜似乎也不错。

自有人领着陈恒与周璇上山,他们一边前进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

别说,这座山平时还是被秘罗殿的人照顾得挺好,一看就是精心修缮过的,人工痕迹很明显。虽然没了许多自然味,但整体景色还是非常不错的,显得极为雅观和谐。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山顶,通过大门进入了真正的秘罗殿。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广场,由石板铺设而成,整洁光亮。

上百的桌椅早已摆设好,冷菜与甜点还有茶水小酒放在桌子上面。

“陈公子,周小姐,这边请。”有管家模样的人向二人做手势道。

陈恒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跟随其前往他应该坐的座位。

当坐下之后,陈恒才发现自己这一桌最显眼,也很大,摆明了是主桌。

“我坐这儿?”陈恒不确定地问道。

“陈公子,您可是我秘罗殿的贵宾,自然有资格坐此位置。”

“好吧。”陈恒无所谓道。

他明白自己成为灵尊之后注定再也无法低调,那便随遇而安好了。

毕竟整个柳城明面上至少就他是唯一的灵尊,想低调都没法子。

“璇儿,你怎么不坐?”陈恒不解地看向周璇。

“不太好吧,你的身份还有实力有资格坐这一桌,我怕……”周璇有些怯懦道。

她怕到时候被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那不是她想要的,哪怕那些人只是暗地里说她她也不能接受。

“坐,坐我边上!”陈恒强势道。

他带着周璇出来,不可能让她受委屈,而且明面上周璇是他未婚妻,怎么就没资格了?

周璇这才缓缓坐了下来,但依旧不安。

陈恒环顾四周,发现此时算上他和周璇也就八个客人,看来确实来得太早了。

正常情况下都是准时到或者提前半个时辰到,像他现在提前一个多时辰就赴宴了的人很少很少。

“恒哥哥,你喝什么?”周璇想要倒些酒水给陈恒解渴。

“茶吧,酒我是真的不怎么喜欢喝。”陈恒回复道。

周璇于是替陈恒倒了杯茶,顺便给自己也倒了杯茶。

茶水热气腾腾,芳香四溢,一看就是好茶。

周璇不想气氛尴尬,喝了口茶之后主动问道:“恒哥哥,这是什么茶啊?喝着挺不错的。”

陈恒这下来劲了,毕竟这也算他擅长的领域了,能彰显他的博闻,他当然高兴。

“这是乌木茶,要知道乌木可是对身体十分有好处的一种灵材,在其之上培养出的茶叶,对改善人的体质方面效果极佳,就是不能多喝,不然会出现反作用。”陈恒朗朗道。

说完,他也喝了一口,只觉满口留香,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

“好茶,可惜的是堂堂秘罗殿居然只给贵客喝这种档次的茶水,还是有些抠门了。”陈恒不由感慨道。

周璇一听,噗嗤的一下笑了出来,说道:“恒哥哥,你这话可别让秘罗殿的人听了去。”

“陈兄说的是事实,确实是我们招待不周了。”一道声音突然传入二人耳中。

只见一个帅气的青年出现在二人身边,正是秘罗殿大公子沈敛。

“沈兄,璇儿失礼,不必当真。”陈恒也是自来熟,人家喊你兄弟,你总不可能很生冷地回应。

“去将我那白月藏取来。”沈敛朝不远处一个人喊道。

那人应了一声后迅速跑着离去,想来是去拿沈敛所谓的白月藏了。

“沈兄,不必如此,万万使不得。”陈恒推脱道。

“陈兄,你可是我柳城的大名人,招呼你当然得用最高的规格。”沈敛爽朗豪气道。

“那就却之不恭了。”陈恒也不是那种一再拒绝的人。

“陈兄,你先喝着,我还有其他事要做,就先不招呼你了。”沈敛歉意道。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沈敛笑了笑,随即做其他事去了。

陈恒虽然是第一次与沈敛说话,但仿佛认识了许久的好友,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很奇妙。

“恒哥哥,你和沈敛也打过交道?”周璇再一次好奇道。

“没有,今天第一次遇到。”陈恒继续喝乌木茶。

虽说等会儿会有更好的白月藏可以喝,但这乌木茶倒都倒杯子里了,总不能倒掉吧?那太浪费了。

“他说的白月藏很有名吗?比这乌木茶如何?”周璇这次学聪明了,十分小声地说道。

陈恒觉得好笑,你有必要这样子吗?大不了让他们再听到好了,又不会嘲笑你的无知,毕竟茶道这方面懂得人确实不多。

“怎么说呢?我就拿市场价来说吧,一斤乌木茶二十金币,而一斤白月藏,二百**十金币吧,而且数量有限,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陈恒侃侃而谈。

“那等会儿可得慢慢喝。”周璇不由期待起来。

过了一会儿,有人拿着一壶茶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放下后说了句“贵客慢用”后便又去做其他事了。

“恒哥哥,我来倒。”周璇抢先一步道。

陈恒也无所谓,就这么看着她倒茶。

倒完茶,周璇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喝了一口后,不禁说道:“好像和刚刚的乌木茶差不了多少啊?”

陈恒微微一笑,他早就猜到会是这种结果,毕竟周璇是外行人,喝不出真正的差异。

对于外行人来说,茶到了一定程度都是一个味,但对他们这些内行人来说却是千差万别。

他喝了一小口,仔细地回味着。

“不错不错,是我目前喝过的茶中最好的一款。”陈恒满意道。

周璇见状,学着陈恒的样子喝茶,结果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根本发现不了其中的美味。

“你还是慢慢来吧,不急。”陈恒出言安慰道。

周璇下定决心,回去了要恶补茶道知识,同时努力专研如何更好的品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