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被两个孙子一问,老太太自觉失言,急忙解释道:“小五当然是季家的人,但她终究是个女儿家,要外嫁的,我们不能把全家人的安危押在她一个人身上,特别是你爹,要是他有个什么事,这么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经老太太这么一说,季勇的两个儿子也就没再多想,只当是老人重男轻女,因为这种现象在仪朝普通百姓家很普遍,儿子都当宝,女儿就如草,老觉得女儿是帮别人家养的。

“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小五死?”季勇不甘心的说道。

“唉,这就是她的命啊。”老太太从身上摸索出一个小布袋,递给了季勇:“这是你们平时孝敬给我的钱,我没舍得花,都攒了起来,你拿去给小五多买些好吃的,也算是我们对小五的一点心意吧。

不过我可警告你,除了给她送吃的,不要再想什么击鼓鸣冤的事,不然我和你爹死给你看!”

“爹,娘,时候不早了,您二老早点回屋歇着吧。”季勇说道。

“你必须答应我们不去官府给小五击鼓鸣冤,不,你发誓!不然我们就一直坐这不走了!”老太太固执的说道。

季勇痛苦的抱头蹲下,好一会才抬起头来,看着白发苍苍的父母,跪在地上,缓慢的举起三根手指,艰难的一字一顿说道:“我季勇对天发誓,不再去县衙击鼓鸣冤,如有……”

看到季勇发完誓,季勇的父母总算放下心来,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两个儿子也相继回了自己的家。

季勇就像大病了一场,一下子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孩他爹,天气这么凉,躺地上会生病的,你要是累了可以回房休息……”一直没有说话的小五母亲终于开口了。

“滚!”季勇的嘴里只吐出了一个字。

小五母亲不敢多说半句,低着头走开了。

“呀,大富,你哪来这么多银子?不会……不会是做了什么……”镇上一处偏僻的民房里,一个老妇人看着桌上白花花的银子,并没有高兴,反而担忧起来,儿子只不过是镇上的一个苦力,根本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娘,你就放心吧,这钱不偷不抢,来得光明正大,赶明儿你带上一些去找镇上的媒婆给我说门亲事,是时候找个儿媳来伺候您了。”张大富咧嘴笑道。

“你不说这钱打哪来的,娘可不敢花。”张大富的母亲摇摇头说道。

张大富也知道瞒不住,早晚都要说的:“这是庄老爷给的赏钱。”

“赏钱?什么赏钱?难道……”张大富的母亲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你……你不会是把救你妹妹的那个人给出卖了吧?”

“娘,话别说得这么难听,什么叫出卖?我这叫大义灭亲,不对,她连我们的亲人也算不上,只能算是敏儿的恩人,她救了敏儿,保住了敏儿的清白,我们是应该感激她,可她不应该杀人啊,这可是两码事,咱不能昧着良心知情不报!”张大富振振有词的狡辩道。

“你……你……”张大富的母亲被张大富的强词夺理弄得一时语塞。

“再说我都三十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这是老天给我们张家的机会,难道您忍心儿子就这么一直孤苦伶仃,眼睁睁看着老张家断了香火?”张大富给母亲施压道。

“唉……”张大富的母亲看来是被说服了,没有再说什么。

镇上的一家饭馆里,一群食客正在闲聊。

“今天你们看到官府刚贴出来的布告吗?杀害庄家大公子的凶手抓住了,是一个叫季小五的人。”

“这我们还真没注意,你给我们说说呗,布告上都写了些什么?”

“说这季小五夜遇晚归的庄家大公子,眼见庄公子打扮富贵,一时心生歹意,杀人夺财后逃之夭夭。

因其残杀无辜,手段残忍,所以依据大仪律法判处了死刑,一个月后执行。”

“这种谋财害命的人就该杀!好好的正路不走,非要自寻死路。”

“啪”的一声,正聊在兴头的几个人听到动静扭头看去,隔壁桌收拾客人碗筷的一个姑娘脚下跌碎了几个碗碟,而此刻正一脸惊愕的表情。

“敏儿,怎么这么不小心?赶紧收拾干净,别扎到客人了!”饭馆老板闻声跑了出来,怒声呵斥道。

这个姑娘正是小五那晚所救的女孩,张大富的妹妹张敏儿。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张敏儿没有理会饭馆老板的话,而是走到聊天的那张桌前急问道。

“当然是真的,镇里贴了好些官府的布告,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一个食客回答道。

“布告贴在哪些地方?”张敏儿追问道。

那个食客虽然觉得张敏儿有些奇怪,但还是告诉了她自己看到布告的位置地点。

张敏儿一下子跑出了饭馆,留下一头雾水的食客和在身后破口大骂的饭馆老板。

当确定小五被抓并判了死刑后,张敏儿失魂落魄,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

按理说那天晚上只有自己目睹了整个过程,虽然认出了小五,但她感恩于小五的出手相助,所以并未声张。

虽然后来得知庄子敖已死,也听说了庄家重金悬赏寻凶,但丝毫没有动摇她的决定,她要保守这个秘密。

那官府是怎么追查到小五的呢?

“哟,敏儿,遇到你正好,劝劝你哥,眼光别太高了,都给他介绍好几个了,他嫌这嫌那,也不想想自个岁数都那么大了,样子也不咋滴,还想找个富家千金不成?”一个妇人拉住了张敏儿絮絮叨叨的说道。

张敏儿认出了这个妇人是镇上小有名气的媒婆。

“不会吧,我哥之前跟我说过,只要能踏实过日子,不嫌咱家穷就行,怎么可能挑呢?”张敏儿说道。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要不是看在你哥出手阔绰,一下子就给了我一两银子的份上,我才懒得接这份难活儿呢,话说回来,你家最近发财了?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我也好给你哥找个门当户对,称心如意的姑娘?”媒婆试探道。

张敏儿说道:“我哥他就只是一个做苦力的,也挣不了什么大钱,何来发财之说……等等,你刚才说他一下子给了你一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