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珍珠回到房间,默默拉开凳子,默默坐下,默默倒了杯热茶。

魏子规让老板帮弄了份地图来,主要绘了公主府附近的街市、小巷、店铺,他正研究着。

魏子规提醒道:“你拿的是茶。”

提神之物。

珍珠不知想什么想得出了神,没听见,只见她举杯一口饮尽,明明是喝茶倒是喝出饮酒时的豪迈感,珍珠把杯子重重一放。

脾气上来道:“原想着这么躲着等到大晋的救兵来接就算了,偏偏对忽琪欺人太甚,她真想要赶尽杀绝么!”

魏子规看着她一对赤目,眼袋都熬出来了。别人是喝醉了撒酒疯,她是睡眠不足会发疯。

阿九的事让她失眠,方才又去和卫仲陵深谈了一番。

现在二更天了,估计发病了。

魏子规提醒自己小心,不要在这关头刺激她。

珍珠道:“她是料定我们会回来,所以才宽进严出,就等着来个瓮中抓鳖。总是处于被动也不是个办法。”

魏子规道:“那你有何提议?”

珍珠道:“曾几何时你也像忽琪那般以为我尽在你掌握中,可以任意搓圆捏扁,拿来取乐。直到我奋起反抗。”

她低头,盯向他身体某处部位。

当时她忍无可忍,终将他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扯下来,这才成为她逆来顺受的屈辱史上一个重要的是转折点。

她依然记得当时魏子规爆青筋的样子,还有那该打马赛克的**画面。

魏子规明令禁止她再提过去那些事:“不许再提扒我裤子的事。”

珍珠道:“我又没说话。”

魏子规道:“想也不行。”

珍珠继续:“自从那次后,你才明白我不是你所能控制,彻底打乱了你的节奏。此后你即便欺负,行事也不敢太过,总要投鼠忌器,怕我再发狂跟你玉石俱焚,对吧。”

魏子规不语,能不怕她么。冬季昼短夜长,夏季昼长夜短,她则是一年四季正常的时间短,不正常的时间长。

珍珠拍桌子道:“她以为她是高燕的地头蛇我就怕了么,聪明又怎么样,狠毒又怎么样。我狠起来……”

珍珠情绪上来想要捏茶杯,以证明自己论凶论狠绝不输人输阵。

魏子规其实知道她捏不碎,但还是担心她一个不小心会伤了手:“这里没止疼药。”

珍珠闻言,又是将杯子重重一放:“我想过了,要对付这类聪明人,一定要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像当初对付你一样来对付她。”

魏子规在地图上做了几处标记,她还用上兵法了:“你这语气,是打算提刀直接闯进公主府刺杀忽琪么。”

珍珠道:“她做那么多不就为了抓我么,行,不用她抓,我自己上门跟她要人。”

魏子规意外,抬头看她:“你认真的?”

难道她像开玩笑呢,珍珠道:“我就跟她正面刚一次,看看最后是她棋高一着,还是我这个精通女性心理的专家略胜一筹。”

魏子规猜测:“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珍珠凑过去跟他咬耳朵。

魏子规道:“猜错怎么办?”

珍珠道:“我想过了,猜对了不必费一兵一卒我们就能把阿九救出来了。猜错了,最多被抓起来,我是大晋公主,又有利用价值,总不会把我咔嚓掉,估计会被软禁,那她就得费粮食养我。”

魏子规笑道:“这怎么听,对错你都占便宜。”

珍珠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从那么高得地方摔下来都没事,肯定有一个大大的后福在等我。第六感告诉我老天也是站在我这边的。”

“你的狗屎运向来是好的。”魏子规看了眼地图,“若真要行动,后日吧。还有些要准备。”

珍珠点头,随后奇怪道:“我怎么感觉我越来越精神了。”她自言自语,“算了,睡不着也闭会儿眼吧。”

说完她爬上了床。

……

早晨。

卫仲陵盯着珍珠的脸:“你昨晚又没睡?”

珍珠哈欠连连:“昨夜跟你聊完后,我不知为何特别精神。”

直到魏子规睡着了,她还是醒着。

她打算吃了早餐再睡,明天得去救人,这个状态不行啊。

珍珠抓了抓毛躁的头发:“屋里找不到镜子,我看着是不是很糟糕?”

卫仲陵不懂怎么答她,就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直白些他怕她生气,婉转些他一时想不到什么词:“你还是问子规吧。”

珍珠道:“问过了,他说还好。”

魏子规塞了一碗白粥给珍珠。

卫仲陵想着女子最怕色衰爱弛,魏子规连她这样都能接受,并且习惯了,代表是真心爱她这个人,而非这副年轻有余,稍欠些美色的皮囊。

卫仲陵没头没脑的道:“今日起师父是真的放心了,正如子规说的,还好,真的还好。”

珍珠见到封一颂经过门口,道:“封大侠,早,吃一点吧。”

封一颂进屋,卫仲陵递上一个馒头,封一颂道:“多谢。”

不晓得哪来的狗吠声飘进了屋里,封一颂手一抖,馒头掉到了桌上,虽面无表情,但额头沁出了几滴汗。

堂堂武林高手,卫仲陵笑道:“你不会是怕狗吧。”

珍珠踩了卫仲陵一脚,圆场道:“怕狗就表示不会伤害小动物,有爱心。”

魏子规心想这理由牵强附会了些。

珍珠道:“人总有害怕的东西,像我师父就很怕豆虫,每回见了叫得都跟小姑娘似的,都是我帮他处理的。”珍珠做了个形象的捏爆虫子的动作,“吱,汁都给捏出来。”

魏子规忽的觉得没什么胃口了。

卫仲陵小声道:“你说这个做什么。”

珍珠小声回:“透露一两个无关紧要的弱点可以迅速拉近彼此关系,这里就你和他的武功最高,两个人顶半支府兵了,打好关系没坏处。”

卫仲陵对封一颂道:“你这么怕狗,最好还是别靠近公主府。”

封一颂问:“为何?”

卫仲陵道:“她府里养有狗。”

珍珠道:“有么?我上次去公主府没见。”

卫仲陵道:“你当公主府是小门小户么,大得很,你最多也就在大厅和花园溜达了一圈吧。忽琪特别宝贝她那几条狗,辟了个小院养着,训得它们,让坐就坐让跑就跑,让不许吠就不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