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文唐 >   第731章 体检
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第二天一大早岳山就去了医学院,一番检查之后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种子的活力比正常人要弱。

“只是弱吗?那没事儿了。”岳山松了口气,不是没有就行。

孙思邈一脑门的问号,这难道还不严重吗?你怎么这么不在意。只是考虑到这位院长一直以来不走寻常路的风格,又觉得他又这方面的反应很正常。

不过作为医生他还是尽职尽责的道:“虽然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根据我行医几十年的经验,你这应该是幼时生活太苦造成的。”

“小时候生活不好能影响到现在吗?”岳山问道。对保养这方面他懂的确实不如专业医生多。

“不知道,但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原因,也有可能真的是老天爷的意思。”孙思邈摇头道。

“有没有什么治疗的药物?”岳山又问道。

“这……这种情况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不知道益气补肾壮阳的药有没有用。”孙思邈不确定的道。

“那算了,你先研究着吧,我试试食补。”岳山可不想当试验品,果断拒绝。

“哦?你知道那些食物可以治疗这方面的问题?”孙思邈连忙问道。

“很多,牛羊肉狗肉动物内脏都可以,效果最好的是牡蛎、韭菜什么的。其实大多数壮阳补肾的药物应该都有活精的功效。”岳山说道。

嗯,看来以后要让棣州那边每天送一些鲜活牡蛎过来了。以他现在的身份和身家地位,这完全不算事儿。

这要是被李白知道了,估计‘一骑红尘妃子笑’可以改成‘一舟清波侯爷笑,无人知是牡蛎来’了。

至于为啥岳山会知道这些……男人都懂的,尤其是一个中年男人,谁家里没有一两个泡药酒的罐子呢。

孙思邈感慨的道:“果然活到老学到老啊,我真恨自己早生了几十年,才刚刚知道疾病和医学是什么就老了。”

“别,没有你那几十年的经验积累,现在医学发展也不会这么快。好好保重身体,我觉得你最少还能再活四十年。”岳山道。

“你就别安慰我了,老道已年近古稀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再活四十年不敢想,老天爷能再让我活个十年八年老道就感激不尽了。”孙思邈道。

岳山笑而不语,历史上孙思邈的出生日期存在很大争议,但死亡日期大家都认可,好像就比李治早死了一年。算算日期,他还能活四十年只多不少。

不过没必要争这个,万一真把老头给说的相信了,整天想着自己还能活四十年呢,然后不停做危险的试验作死。指不定就提前把自己给搞死了。

还是顺其自然要好。

“种子的活性和生不出孩子有这么大的关系吗?”孙思邈问出了一个貌似很愚蠢的问题。

“关系很大,种子越多活性越好女子受孕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则很难受孕,我现在就面临这种情况。”岳山道。

“那看来女人无法怀孕并非都是女人的问题,还有可能是男人自己的问题。”孙思邈道。

古代一直女人社会地位低,大多数情况下都把生不出孩子归罪于女人,认为她们‘土地瘠薄’养不活孩子什么的,为此折磨自己妻子休妻的不在少数。

别说古代了,岳山穿越前几年就出现过一家子把迟迟无法怀孕的女子折磨致死的新闻。

没人想过,可能不是女人的问题,也有可能是男人种子不行呢。

岳山点头道:“确实如此,女人无法怀孕种子不行的概率可能更大一些。还有生男生女也是男人决定的,和女人没关系。”

“什么?”这下孙思邈真的震惊了,追问道:“生男生女是男人决定的?这……为什么?”

女人无法受孕可能是男人种子不行,这个道理孙思邈不是不能理解。可是这个生男生女居然和女人有关,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应该说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范围。

岳山想了想道:“在地里播的是豆子,能长出麦子吗?生男生女是由男人的种子决定的,和女人没关系。”

这个生动的比喻让孙思邈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既震惊又感慨的道:“原来如此,看来一直以来我们都冤枉女人了。”

“是啊,我觉得医学院有必要把这个真相告诉天下人,让女人少受一点责备。”岳山道。

“义不容辞。”孙思邈道。

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岳山就准备离开,刚起身就想起了一件事情,停下道:

“明天我想在书院开个小会,里面有涉及到医学院的事情,你也一起去听一下吧。”

“明天吗?”孙思邈顿了一下道:“行,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岳山这才离开去了书院,先是告知了王绩一声要开会的消息,就又去了格物院。

此时格物院和之前大有不同,最要的诧异在实验室的设备上。各种玻璃器皿、显微镜、各种液体和充满了化学制剂的味道,还有穿着白大褂的师生。

如果不是周围复古的环境,一定会让人误以为这就是一座现代的实验室——虽然简陋了亿点点。

岳山到的时候正看到马聪带着几名助手在做实验:“慢点慢点,别让硫酸溅到手上了。一定要记住,稀释硫酸不是往硫酸里兑水,而是往水里缓慢注入硫酸。”

周围的学生都神色凌然的点头,这是要点他们想记不住都不行。

为了让他们记住这一点,马聪曾经在所有人面前做过实验,往硫酸里兑水,那场面……见过的都不会想尝试第二次。

慢慢的水和硫酸完全融合在一起,马聪再次道:“这就是百分之二十浓度的硫酸……”

“这里有个误区,很多人都认为高浓度的硫酸做实验反应过程会更快,能节省时间。”

“看起来很对,实际上并非如此。就以铁为例,在稀硫酸里很快就腐蚀了,在浓硫酸里反而不会腐蚀。为什么呢?”

“经过我的验证,浓硫酸和铁块表层的铁剧烈反应,会迅速在铁的表面形成一层膜,这层膜能阻止硫酸对铁的腐蚀。”

“而且我还试验过,这层膜还能有效防止铁生锈,现在我正在研究如何大规模应用。一旦成功,咱们格物院就要大大的涨脸了。”

众师生:“真的吗?院正真是太厉害了。到时候咱们见了别的院系的学生也能扬眉吐气了。”

岳山也很意外,说实话他都不是很记得浓硫酸和铁生成氧化铁能放腐蚀的事情了。

应该说读书时候的化学知识他早就还给老师了,知道的那点东西很多还是后来在其他地方看到的。

浓硫酸和铁曾经是网上很着名的一个梗:中国产品质量和美帝产品质量的差距,美国的稀硫酸都能腐蚀铁,中国的浓硫酸就不行。

在互联网兴起的初期,这个烂梗不知道忽悠了多少无知网民。

岳山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浓硫酸能制造‘不锈钢’,只是后来就给忘了。这东西生活中又用不到,谁能记得。

没想到居然被马聪给发现了。这东西要是真被他研究出大规模的生产方法,还真有大用处。

那边马聪又给学生们讲解了置换反应什么的道理。然后给每个人分了一定量的稀硫酸和铜粉,让大家最试验。

听他的意思,是想让大家计算出等量的硫酸能和多少重量的铜发生化学反应,然后取平均数以此来确定什么东西。

置换反应自然不是马聪总结出来的,而是岳山告诉他的。但岳山自己也仅仅知道置换反应是怎么回事儿,让他做实验什么的,完全不可能。

而且马聪也学会了给自己的实验取各种名字,这些专用名字和前世岳山所学的完全不同。

所以他在后面听得也是半懂不懂,或者说他已经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被马聪魔改过的化学知识了。

由此可见,有了硫酸,有了试验器皿,有了显微镜,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化学这门学科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这也让岳山对接下来的会议更加有信心,同时也觉得确实有必要开这次会议了。

就在这时,马聪也发现了岳山的到来,吩咐学生们注意安全之后迎了上来。

“院长你终于来了,我正要找你呢。我们已经做出了硝酸和盐酸,就是你说的碱还在摸索。”

岳山高兴的道:“那不错,再接再厉,还有那个浓硫酸和铁反应防止铁生锈的技术,你可以重点开发一下。”

“不能光研究理论方面的知识,应用层面也要有成果。什么时候格物院能靠发明创造自负盈亏就算成功了。”

见自己的发现得到认可,马聪非常兴奋。道:“院长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把那研究出来。”

“我来是想通知你一件事情,今天让格物院的人都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所有管事一起去会议室开会,我有事情要和大家商量。”岳山道。

马聪兴奋的道:“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发现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记住早点回家休息,别明天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影响正事儿。”岳山叮嘱道。

“哦,我知道了。我一般也不让他们熬夜做实验,太累了危险。”马聪道。

“知道就行,把格物院交给你果然没错。行了不说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岳山道。

他这才回到家中,马上就给棣州方面写了一封信,以后每天送一些鲜活的牡蛎过来,必须是鲜活的。

牡蛎这东西必须要生吃鲜活的,才能最大程度的保存它所含有的锌元素。

然后就交代厨房,每天多做一些蛋类、动物内脏、牛羊肉、韭菜什么的饭菜。

李丽质知道是咋回事儿之后更是上心,亲自接手了他的饮食工作。

得知岳山被天谴可能绝后之后,岳山父母几乎绝望,再也不催着他要孩子了。

反而是李丽质变得更加焦急起来,这事儿现在都成了她的一块儿心病了。

虽然她不认为靠吃这些东西能抵消天谴,但既然岳山说了,她就会去做,万一呢。所以当天晚上岳山就吃到了韭菜炒鸡蛋和杂碎汤。

就在岳山为子嗣忙碌的时候,朝堂上发生的事情逐渐传了出去,为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造成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首先是有人再次利用天意谶语谋害皇室,这次的对象是太子妃,幸好被清水候给识破了。

而且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太史丞参与此事被同伙灭口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这样大的八卦一出,顿时长安城就沸腾了。雌鸡化雄之事还历历在目,到现在都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想到又出现了一起。

基本上都是嘲讽幕后黑手的,神仙子弟在朝堂你们居然还不死心用这种方式算计皇室,这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啊。

顺便也谴责一下那些想搞事情的人,天下好不容易太平了几年,老百姓刚刚过上好日子,你们一天天不消停一心想搞乱天下……诅咒你们生孩子没有××。

通过这件事情,岳山也再次稳固了他大唐第一神棍的头衔。

然后就是‘女主昌’的事情了。

啥?你说要提高女人的地位?放屁。

刚才还一副视岳山为神仙的人顿时变了脸,神仙子弟又怎么样,不能瞎说啊。女人就是生孩子用的,有个屁的地位。

人都是自私的,涉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尤其如此,可以说支持岳山的寥寥无几。上至王公贵族下到贩夫走卒,皆是如此。

甚至长孙无垢的女子书院都受到了影响,不少权贵都找各种借口把自己的女儿叫走了。

本来门庭若市的书院,现在就剩下不足百名学生,而且一大半都是顶级权贵的子女。

并不是他们支持女主昌,而是他们看得更清楚,女人地位不是靠一两座书院就能改变的。

趁着这个机会把女人送进去是个讨好皇后的好机会,同时也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女儿,将来联姻也吃香啊。

文化界也再起波澜,原因就是岳山对《仪礼》这部书的贬低,毕竟它是儒家的十三经之一,几百年皆是如此。

不可能被他一句话就废了,即便他是新学领袖也不行。

甚至新学派内部支持他的人都不多,不过还好的是大家都给他这个领袖留了面子,没有大肆抨击。

古学派就不一样了,抓住这一点各种口诛笔伐。

岳山根本就没理会他们,先让他们闹去,闹够了他在放大招。现在先把书院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书院创立已经小十年了,各学科发展到现在也各自步入门径,尤其是格物学和医学进步更大,是时候进行第二次改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