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沈飞鸿突然又开口道:“念青,你如今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现在是时候告诉你父亲的一些消息了。”

沈念青愣了片刻,他对于父亲这个词语确实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打小时候开始,似乎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消息。

沈念青问道:“沈伯伯,你说。”

沈飞鸿将酒杯轻轻放在桌上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勾起往事,道:“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可是帝国的风云人物,和你一样,也是年少成名,沈青山这三个字用如雷贯耳来说也不为过。”

如雷贯耳……

沈念青微微摇头,从自己的记忆中来看,沈青山这个名字确实没有给自己留下太多印象。

而沈飞鸿似乎看出了沈念青心中的疑问,继续道:“我知道,现在的你们基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因为沈青山这三个字可是禁忌,因为沈青山是他当年在外的名号,大多人都只知道他叫沈剑。”

“这!”在一旁喝着闷酒的沈念雪惊呼出声,道,“父亲,你的意思是弟弟的父亲是沈青山!”

沈飞鸿点头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沈青山。”

事情在沈飞鸿的嘴里变得越来越诡异。

而沈念青可以知道,自己父亲回到天阳城后是在故意隐瞒身份。

既然要隐瞒,那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故事。

沈念青问道:“那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

沈飞鸿又补充道:“知道你的人,他们以为你的父亲是沈家的二长老沈剑,他们只是不知道你的父亲乃是大名鼎鼎的沈青山罢了,若不是你父亲故意为之,恐怕你都活不下来,早就被帝国的人给……”

说到这里,沈飞鸿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猛地一饮而尽,似乎要将所有的愁苦都随着烈酒化为醉意。

“等等!沈伯伯你说的可是帝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沈念青忽然从方才的话语中抓到了一个重点,自己的父亲以往竟然和帝国有过节!

沈飞鸿道:“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确实一概不知,我只知道与你的母亲有关。”

“母亲?”

沈念青现在可算是越来越糊涂了,自己对于父亲至少还有一点微弱的印象,可对于母亲,别说模样,就连姓什么名什么都一概不知。

虽然他很不想了解,可灵魂深处以及血脉中似乎在隐隐蠢动。

但凡有一丝感情,他都不能割舍。

沈飞鸿继续道:“你的母亲我也没有见过,我只知道她不是大秦帝国的人。”

沈念青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那沈伯伯你知道我母亲具体是哪个国家的人吗?”

“这……”沈飞鸿言语一顿,道:“大秦帝国连年战乱,我也没有去过边境,更不知道邻国是何许。”

“我明白了。”沈念青微微点头,果然和先前妖山齐国的那群人所说的一样。

如今他的心越来越清晰,若是之前他与那九公主的合作之心还没有如此坚定,可现在看来非常有必要。

沈念青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点,追问道:“沈伯伯,我想询问你们你个问题,最近炼血魔修的情况如何?炼血魔修是不是已经消失了!”

三人都凝眉沉思。

沈飞鸿沉吟片刻后道:“嘶……你这话可神了,炼血魔修这几年确实没有消息了,奇怪的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现在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炼血魔修,你不说我还真的没有发觉。”

沈念青手中复现浮现出一个通体黝黑的玉牌,上面还写着“擒龙卫”三个大字。

如今他就可以更确定,三年前的那次弯月村屠杀,更甚至是大秦帝国发生的一切有关于炼血魔修的屠杀事件,其实都是他们在自导自演罢了。

可奇怪的是他们为何要自导自演这部戏,杀害自己的子民又有何意义?

他现在也敢肯定,离寒肯定也知晓一些情况。

沈念青开口道:“沈伯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若是炼血魔修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炼血魔修之时有心人可以编纂而成的事。”

沈飞鸿却道:“可炼血魔修所做的事确实是存在的,不像是假的。”

沈念青只是点了点头,可这不代表着他同意,只是他遇见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至少自己心中明白就足够。

沈念青又问:“沈伯伯,那你知道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沈飞鸿道:“二十年前你父亲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既没有他身死的消息,也没有他出没的痕迹,若是真的想要知晓,还得你以后自己去查看。”

随后沈飞鸿又倒了一杯酒,道:“看着你现在已经成为了六重天巅峰的修士,你的实力也会越来越强大,你若是想要了解你父亲和父亲的事情,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你就放手去干,我知道你的性子,我也就不阻拦你了。”

沈念青只是点了点头。

四人坐在桌前,而沈飞鸿却在偷偷打量着三人,眼眶竟然有些红润。

沈飞鸿忽然异常认真道:“念青,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沈念青道:“沈伯伯你说。”

沈飞鸿似乎斟酌了很久,也停顿了很久,眼中也带着不舍,可还是开了口,道:“这次你探望我后,就不要再来了,你的世界更为广阔,我若是成为你的羁绊反而会阻碍你的修炼,所以,这场酒,也算我们的告别酒了。”

沈飞鸿亲自倒了四杯酒,推到了每一个人的手前。

“父亲!”

“沈伯伯!”

沈念雪和仇潇儿都想要劝说些什么,可话语又塞在了口中。

面对着桌前的烈酒,沈念青没有接。

沈念青道:“沈伯伯,修炼一途,我追求的不是什么极境,而是顺心意,若是不能顺着我的心意,就算哪一天我成为了天上的神仙,我也不会乐意。”

沈飞鸿摇头道:“傻孩子,你的想法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你需要明白取舍,但是舍弃并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有时候虽不能见面,可感情却能把人连在一起,所谓这世间的爱恨情仇,人的缘分瓜葛,无非就是一条条丝线构成了一张网,你要顺你的心意,我也要顺我的心意!”

“能看到你成长到现在的地步,我已经非常满足了,而我剩下希望的,就是可以让你更加无拘无束地走向新的天地,你不仅属于我们,还属于更广阔的天地,更广袤的世界,你生命的精彩不只是我们这般的几百年,你有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是几万万年!”

“那时候你可以与爱人长相厮守,共寻良道,这才是我最想要看到的!”

“重情重义是你的优点,但我也不希望这成为你的局限。”

“因为不管如何,就算不能再见面,你依然是我的骄傲!”

沈飞鸿眉头一沉,又加重了语气,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样吗……”

沈念青呢喃一声,随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自认为自己的内心和情感都很坚韧,就算刀砍在背也好,亦或是剑杂在心也好,他都未曾掉过半滴泪。

可沈飞鸿这般如同父亲一般的教诲却恍若沉钟一般,次次砸在心口之上。

眼角的一滴泪也滑落而下,他忍着悲痛举起酒杯,然后重重一饮,道:“侄儿沈念青感谢沈伯伯的抚养之恩!山海轮转,此情常在!”

“潇儿过来。”沈念青叫过来潇儿,随后牵着潇儿的手来到沈飞鸿的面前,道,“今日沈伯伯和念雪姐都在,我想让伯伯和姐姐做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