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衣衣脸上挂着小窃喜,直接奔向了副驾驶。

韩泽林开了车门,坐上去,接着回头,衣衣直接不客气的上了副驾驶,韩泽林握在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在衣衣准备系上安全带的时候,韩泽林指了指后座。

“你坐后面吧,这边是我要放脚的位置。”

放脚?看着韩泽林的腿,虽然长,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显然这个位置不想要衣衣坐,她连忙点头。

笑嘻嘻的说:“好的,谢谢韩总。”

这样的笑脸,反而让韩泽林有些觉得自己太过于小气了,衣衣麻利的转身到了后座。

韩泽林启动了车子。

“其实我们的莫经理,很需要有一个人关心的,那个...”

“嗯~韩总,不要说破别人的小秘密好吧,求求你了。”

后视镜衣衣一副委屈的神色,求着韩泽林不要说这场暗恋的话语,不要戳破,尽显可爱,瞬间觉得哪里都不如秦雾笙的衣衣,竟然还能够凑活的看的过去。

韩泽林点头,驱车到了韩氏集团。

衣衣跟在韩泽林的身后。

径直往楼层走了上去,门口的保安已经去检查大楼是否还有人的存在,衣衣转头从另一个地方进去,等着韩泽林上楼把合同发完。

想要赶紧回到医院找秦雾笙的时候,这次不能在丢下她了。

刚刚除了办公室,整个办公楼的电瞬间断掉,完全漆黑一片。

“停电了?”

韩泽林看着自己手机的电量显示,已经没有多少电量了,接着刚想要往楼梯方向走去,却发现了楼层的大门紧锁。

用手推了几下,完全不见任何动静:“被锁上了?”

“啊!”

一声尖叫声音传来,好像是工作区位置的人。

韩泽林疑惑,这大晚上的有谁在加班工作呢?当下寻着声音过去,发现是衣衣,手机微弱的灯光照射在那张脸上,现在的她坐在自己的工作位一脸愁容。

“你?不是拿上包就回去了吗?”

韩泽林问着衣衣。

衣衣一脸抱歉的说:“韩总,我,那个我发现莫经理上我准备的一些资料,虽然在下周才交上去,但是我想着反正我已经来到公司了,便想要将它昨晚,但是没有想到这时候会突然停电。

哎呀,我辛辛苦苦做的。”

一脸后悔的神情,看起来十分的珍惜自己的工作,韩泽林走了下去。

“没事,下周要的等下周在做吧,莫经理不会怪你的。”

听着皮鞋踩在地面发出的哒哒声音,衣衣转头,脸上露出了一脸得逞的笑容。

“好吧,你也只能这样的,我先回家吧。”

一脸乖乖女的形象,拿上了自己的包,心中默念,接着转头赶紧朝着楼梯间的方位跑去。

韩泽林放在另一道楼梯上的手,因为一个黑影快速跑向了自己,当下被撞击到,瞬间一个满怀撞进了韩泽林的怀中。

“啊,对不起对不起,韩总,没偶遇伤到你吧。”

韩泽林条反射的一把推开了衣衣,反而自己没有什么事情,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衣衣却惊叫连连,询问自己有没有什么事情。

双手在黑暗中胡乱的拍打在自己的胸膛上面。

韩泽林只能皱着脸,伸手抓住胡乱拍打在自己身上的衣衣。

“我没事,你还好吧?”

虽然是很排斥衣衣对自己身体的触摸,但是还是绅士的抓住衣衣的手,稳住了她的重心,一面二次摔倒。

“韩总,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的手机瞬间手电就不亮了,才撞倒了你。”

“没事没事!”

“韩总你真的没有事情吗?吓死我了。”

衣衣一副确实被吓到的神情,韩泽林往后站了站。

“没事,我身体好。”

冷静的话语传出来,衣衣低头去摸索自己的手机,窗户外微弱的路灯,勉强能够看见屋内,但是地板下,漆黑一片,完全看不见在什么地方。

韩泽林只看见衣衣整颗头埋进了地下,无奈拿出自己的手机,最后一点电量,打开了手电筒。

“我帮你照着吧,别碰到了墙角。”

简单的一句安慰话语出来,只看见趴在地上寻找自己手机的衣衣,身形一颤一颤的,韩泽林瞬间有些手足无措,不清楚这是发生了些什么。

看着颤抖的双肩动作,几分钟过去了,还伴随着哽咽的声音,韩泽林一脸奇怪的同时,还是要作为上司去询问一下。

“你这是怎么了?”

果不其然,回应韩泽林的声音也带着一股哭腔。

“从来没有人问我甚至关心我,韩总你真好。”

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衣衣抬起了她的那张脸,双眼含泪,看上去楚楚可怜,似乎真的因为韩泽林的一句话,触动了内心的柔软。

当下情绪没有控制住,直接子啊韩泽林的面前哭泣了起来。

而韩泽林从小就被韩启初培养成了商业精英,若是商场的事件,完全都在他的范围掌控之中,但是小女孩哭,他没有学过。

就连秦雾笙,他也没有能力哄好,可是现在偌大的公司大楼。

只有韩泽林跟一个秘书员工,现在她哭,他总不能转身就走,加上这道门也锁上了。

只能咬牙。

“那个,莫经理的秘书,你要不先不哭了?”

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衣衣哭声更加的大声了些,果然女人在男人面前哭泣,还是有最大的优势的。

按下韩泽林略显的有些手忙脚乱,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一个女孩,只能傻眼的看着衣衣。

本以为这段时间,这个女人会一直哭。

当厌烦劲还没有上来之前,衣衣就格外有把握的不哭了,一脸傻笑的迎上韩泽林脸,然而含泪而笑。

真是非常的有分寸,在男人觉得自己的有些厌烦的时候,柔弱的脸紧接着藏在了自己的笑容下。

眼睛里面含着的却是坚强的泪水。

“韩总对不起啊,我一时间没有忍住,因为你是第一个关心我的人,我有点感动,一时间也没有控制好,对不起韩总,让你看见笑话了。”

韩泽林哑言,但是衣衣的话语,无一不透露着好像除了自己,她就不会得到别人关心了,即便之前对待秦雾笙,看来应该是莫经理指使的,眼前衣衣是多好的一个努力青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