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在魔法学园附近·商店街某处的豪宅地下研究所·3号实验室内*****

张由己来到莫妮治疗叶涟梦的理性的地方,和里面貌似是被叫来帮忙的伊芙露特,互相聊了一些事情、了解完这个实验室内的情况,因为这完全就是类似vr完全潜行的,恋爱游戏的治疗方式说了些感想。

并在伊芙露特连通、莫妮控制的游戏内部,将画面放到附近水晶屏幕上时,张由己就因为那画面上、显示出的惊悚内容,而立刻颤栗的因为青梅竹马、叶涟梦那幅浑身染血的恐怖姿态。

而背后发寒惊慌的向着,貌似有种正在看什么有趣的电影,浑身散发着兴致勃勃的、那种感觉的伊芙露特,疯狂的大喊了起来,让伊芙露特半无奈的、说起了一些劝说的话。

【呵呵、契约主、总之先冷静点吧?】

【能冷静下来才怪啊?!这不是治疗涟梦理性的vr游戏吗?!那是什么?!那幕场景算什么啊?!涟梦那家伙可是提着几个女人的头、在那里狂笑啊?!说什么治疗、这完全恶化了吧?!画面整个血淋淋的啊!各种意义上的gameover了啊!】

【呵呵呵、反过来说、契约主,这说不定也是莫妮、所判断必须出现的一幕呢?】

【只有这点我能肯定,这绝对是莫妮预料之外的一幕啊!如果把莫妮比喻成,贤者或理智的化身那种感觉的人,那现在的涟梦就是专门出乎,那种智者预料外的野生的化身啊!已经几乎回归野生了啊!唉、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会这么怀念不久之前的涟梦,我今后的生活、已经完蛋了吧?毕竟画面上已经显示游戏结束了。】

伊芙露特适当听了一阵张由己的怨言,说出了劝他冷静些的话后,陷入了某种意义上的绝望的张由己,就立刻双手抱头、有些崩溃的喊出了他的想法,虽然伊芙露特感觉很有趣的、说出了一些继续调戏张由己的话。

不过随后看着起身、指着右侧那个画面全黑、显示着【gameover】,这个游戏结束的英文的水晶屏幕,已经有些崩溃寸前、失落转身准备离开的张由己的反应,伊芙露特则自觉不能欺负过头的,说出了一些挽留张由己的话。

【啊啦、契约主、真是露出了一幅、相当漂亮的死鱼眼呢,这个游戏、好像是有后续的样子,契约主现在就离开这里真的好吗?】

【哎?啊、画面真的出现变化了,游戏系统环境重置中?】

【契约主、看来这好像是、叶涟梦小姐不达到莫妮所期望的结果,就会无限重来无法停止的游戏呢,刚刚莫妮发来了一些、关于这个游戏的进程之类的报告,目前游戏的重置次数、好像正好是15530。】

【凉宫春日的无限暑假吗?!是那个永无休止的暑假吗?!这是哪门子的无限循环啊?!话说、怎么做到的啊?!】

【在契约主没有下命令、让莫妮同意我将游戏画面,转播到那个水晶屏幕上之前,游戏内部好像是、非常快的超加速状态,用超速思考之类的技能比喻、我想契约主应该更容易懂吧?另外、每次在重置游戏的时候,莫妮好像还会消除、叶涟梦小姐的记忆,将记忆还原到刚开始游戏的时候。】

【各种意义上的恐怖啊?!已经不想对那种梗吐槽了啊!话说、这种治疗方式真的有效吗?!】

张由己听完不知为何、表现的很兴致勃勃的伊芙露特的话时,他就在愣了一下后、微微振作了一点的、盯着开始变化的水晶屏幕,转身继续和伊芙露特交谈了起来。

不过伊芙露特那像是、对调戏惊慌失措的张由己,有些起兴的话,则是不禁让张由己彻底、头疼起来的吐槽了一些东西,并表达出了对这种vr游戏式的、治愈理性的方法的疑惑,虽说伊芙露特无法解答张由己的疑惑,只能对其说出大概的意见就是了。

【如果契约主是在问我的意见,那我只能回答、虽然我非常擅长摧毁、脆弱的人类的情感,但是、治愈情感这方面、我可是一窍不通,哦呀、水晶屏幕上好像弹出了一些、什么角色情报和设定呢。】

【哈?呃、这是、德古娜吧?头发的颜色和眼睛的颜色,还有她经常穿的那套服装的颜色,全都被换成了蓝色之外,其它根本没有什么变化吧?脸什么的完全一模一样啊,伊芙露特、德古娜也在这里吗?】

【不、德古娜的话,她因为被莫妮命令了、要处理什么文件的关系,现在好像在3层的某个房间,在和大量的文书工作战斗,而且是一边大哭一边战斗呢。】

【啊、嗯、这我就当做没听到,事后给她送点甜食好了,比如虫子味的布丁?】

【呵呵、契约主的兴趣也很不错呢,不过先将要喂那只吸血姬、吃什么的那点放一边,契约主、从弹出的附带照片说明的角色情报来看,这应该是莫妮模拟出的角色,名字是兰纱、设定上好像是、主人公的表姐?性格之类貌似也和、现在的德古娜相似,从我这边单独得到的一些情报来看,这好像是死亡次数最多的1个角色。】

【这是那个穿着蓝色紧身衣的枪兵的梗吗?!话说、德古娜主武器可不是枪啊!而且性别完全不同吧!莫妮是从哪知道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啊?!】

当伊芙露特回话的途中、她就因为那面水晶屏幕上,突然弹出了一些类似、游戏中的角色介绍的页面,从而转换了话题、将张由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水晶屏幕的角色介绍那里。

至于看完角色介绍的张由己,则是做出了彻底受够了的表现,对伊芙露特适当提问、并吐槽了一些关于、fate系列的某个蓝色枪兵的梗后,水晶屏幕上的画面、也在同时再次开始出现变化了。

【虽然我不明白、契约主所说的梗是什么意思,不过契约主、游戏的重置好像已经完成了,屏幕上开始出现什么变化了。】

【这应该好像是游戏加载中的画面吧,话说、这游戏的名字、竟然叫恋爱大作战,哪门子的恋爱啊?分明是惊悚吧,啊、最后的加载好像已经完成了,视角在涟梦这边啊,唔、画面里好像有在向涟梦、介绍着什么的声音,应该就是莫妮本人的声音吧。】

【呵呵、莫妮应该已经将叶涟梦小姐的记忆,退回到刚刚开始游戏的那时了吧,契约主、我们现在看到的、好像是新手教程的阶段,从莫妮那边发来情报是这样说的,不过、游戏内部明明有着、这么温馨明亮的环境,叶涟梦小姐、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会整出之前那幅恐怖的场景呢?】

【别说了、别让我想起来,各种意义上的恐怖啊。】

头疼异常吐槽完什么的张由己、听完伊芙露特的话后,他就看着水晶屏幕上、显示出来类似过场内容,以及稍后出现的、穿着原本世界里的学生校服,站在1间布置的、温馨明亮的卧室里的叶涟梦时。

张由己就和伊芙露特、一边听着从那面水晶屏幕传来的,莫妮在为叶涟梦、做着什么新手教程的声音同时,相互讨论起了一些相关的事情,并且其中张由己也因为,叶涟梦的状况也重置到,至少可以安心的程度时,他紧张的心情就一下放松了下来。

【总之、至少现在重置后的涟梦,看上去好像和平时没太大变化,至少比不久前身处那副、血淋淋的场面里时正常多了,我也算是暂时放心了吧?话说回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静观其变吗?】

【契约主如果想对莫妮下命令、更改一些游戏内容的话,可以随时由我代传、或是像之前那样,直接在脑内试着做出指令,不过我建议契约主、目前暂时还是静观其变为好,因为莫妮应该有她自己的打算吧。】

【唔嗯、只要不让涟梦的理性、继续恶化的话,我是怎么都无所谓了,话说、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莫妮对涟梦的新手教程好像已经结束了。】

【看上去是这样呢,叶涟梦小姐、看上去非常兴高采烈的开始行动了,真期待她究竟会做出什么事情呢,不过这幅景色、我从来都没见过,是契约主原本世界里的景色吗?】

【嗯、应该是擅自读取了、我的记忆的莫妮的杰作吧,现在游戏中涟梦家的位置应该是,被设定在某处的住宅楼里了吧,啊、涟梦离开家外出了,然后迅速敲起了隔壁家的门?呃、隔壁住的是谁啊?说起来、刚刚的角色介绍里,好像还有角色通常所在的位置来着?】

【准确的说、刚刚的那些角色情报是能翻页的,不过因为契约主在意什么梗的关系,页面就一直停在兰纱那里了,根本没有看其他角色的情报,不过住在叶涟梦小姐隔壁的角色,碰巧就是那位以德古娜为基础,模拟出的兰纱哟,呵呵、叶涟梦小姐、一开始就找那位兰纱小姐,真不知道她想、?!】

冷静下来的张由己、和伊芙露特简单聊了一些话题后,就因为水晶屏幕上、以第三人称视角、所显示的叶涟梦开始行动的关系,使得这2人的话题、也与之相应的改变了起来。

随后张由己和伊芙露特,2人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叶涟梦走出房间,来到隔壁不远的、住户的房门前开始敲门,不久后莫妮以德古娜为基础,模拟出的角色【兰纱】开门、出来笑脸迎接叶涟梦的时候,伊芙露特的话就因为、游戏里的叶涟梦、不知从拿出的柴刀,砍向兰纱的情景、而和张由己一起哑然无语了。

【······,喂——?!兰纱死啦?!毫无人性!话说、为什么啊?!为什么兰纱一开场、就被涟梦给宰了啊?!涟梦又是从哪得到柴刀的啊?!游戏又开始重置了啊?!】

【契约主、那好像是因为、刚刚重置前的结局,是那个以德古娜为参考、模拟出的角色兰纱,向莫妮模拟出的契约主、告白成功,并且帮助契约主、达成了后宫结局的关系,而柴刀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了,或许莫妮出了什么错?】

【各种意义上的意义不明白啊?!那种凄惨空虚的后宫我才不想要啊!话说、恐怖啊?!刚刚杀人之后、脸上沾着血的涟梦、她那个回眸一笑恐怖过头了啊!温馨的音乐、和睦的环境,一瞬间就变成阴深恐怖的杀人现场了啊!说起来、涟梦的记忆不是被重置了吗?!那她为什么还会出手啊?!】

【呵呵、或许是遵从什么野生的直觉?叶涟梦小姐真是个天才呢,不愧是被选为弓之勇者的人,契约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认你妹啊!现在我除了背后的恶寒之外,剩下的只有对涟梦的恐惧啊!说什么弓之勇者?!这分明是柴刀的恶魔啊!我不会在现实中、某天也被拿着柴刀的涟梦给砍了吧?!涟梦的理性真的能治好吧?!我现在只有越治越糟的感觉啊!】

在张由己看着那幕惊悚的场面、从恐惧中缓过神时,他就在水晶屏幕上再次显示出,游戏系统环境重置中的提示同时,彻底大喊出声的吐槽了起来。

虽然身为恶魔王的伊芙露特,以很有趣的感觉连续回答起了,已经有种想哭的感觉的张由己的话,但那些回应反倒让张由己,越来越精神恍惚、彻底不知如何是好的,开始在原地抱起了脑袋,从某种意义上、绝望的逃避起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