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咦,那是什么?”刘姨娘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冲上去把小朱氏藏在怀中的画册给夺了过去。翻开一眼,瞬间傻眼了。

“这……这是……”然后又一脸不信的看着林玥,再看看画册。这,这也太劲爆了吧?她没有想到,她竟然抢了一个烫手山芋,这下,她真的慌了。

“老爷,这……”

林阁老此刻浑身都散发着怒意,好像随时都可以爆一样。

刘姨娘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小朱氏的愤怒,她摆了摆手。

“夫人,对不起啊,我这,我不知道这是二小姐的“春图”啊!我,我这就还给你好不好?”

说着,就想扔回小朱氏的怀中。

可不知道是方向没有把握好还是用力过猛,那本画册直接就飞到了花朗月的怀中。

正在喝茶看热闹的花朗月,瞬间被飞到怀中的画册给弄蒙住了。好奇的打开一看,“噗”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要不是林玥躲避了一下,差点就碰到她的身上了。

“媳妇儿,我……这……”

“夫君,可还好看啊?”

林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眼中的冷刺让花朗月很是心惊。“不,不好看!那有娘子的好看啊!这种东西,太污人眼睛了。我才不看呢!”

说着,也不管其他,直接把画册随手抛了起来。

“啪!”

画册就这么打开着落在了林玥的面前……

林星好奇的抬眼看去……瞬间嘴巴就大张,看着已经面如土色的林玥。这,该不会也是她的杰作吧?偷偷看了一眼林婉,却见她丝毫没有异色,只是端庄优雅的坐着,面上含笑。似乎是发现了她的偷看,还对着她微微一笑。

好可怕!如果这真的是林婉做的,那么,她的下场呢?想到这里,林星的身子抖得更加的大了。

“林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花朗月的话让林阁老更加的觉得丢人,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又看着林玥。这个女儿他是抱着很大希望的,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就变了。反而是一向不被看好的大女儿,变得温婉知礼,懂礼数了。看了一眼林婉和花朗月,心中稍稍安慰了一点。

“爹爹,这,这不是我,真的不是!”

林玥到现在脑子里面都是一团浆糊,她不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为什么会被发现呢?她现在就是想要想理由,可也想不出来啊!所以急得满头大汗,却一丝的理由都想不到。

“不是你?你当我是傻的?林玥,你好好的一个官家千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失望而又痛心,林阁老瞬间苍老了很多。那是一种感觉,原本如高山一样的人,突然就想秋后落败的枯木,没有一丝的生气。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的玥儿?”

原本沉闷的空间被小朱氏的尖锐给打破,只见她冲到林婉的面前,想要把林婉抓住,却被花朗月给推开,一个不稳又摔在了地上。

“老爷,你看到了,是她,是她们做的。”

小朱氏疯狂的看着林婉,眼神就像淬了毒的剑。此刻,她打定主意,不管是不是林婉,她都要拖她下水,她要让他们一起为她的女儿陪葬。因为她知道,林玥已经没救了,可就算那样,她也要让林婉一起沉入地狱。

她不得好,那么所有人都不能得到好。

看着疯狂的小朱氏,林婉的脸色还是一成不变,始终都是温婉含蓄的。就算差点被小朱氏抓到,她还是淡定的看着她,看着林阁老。

“你没事吧?”花朗月紧张的看着她,就怕小朱氏吓到她或者伤到她。

“我没事,别紧张。”

高大的花朗月站在林婉的身前,为她撑起了一片安全的港湾。这一刻,是让人羡慕的。

林玥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原本她也有机会可以得到的,可现在,都没了!娘亲的话给了她一丝的启发,于是她马上换了一副面孔,走到中间,朝着林阁老跪了下去。

“爹爹,我真的是被逼的。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林府,我一直都在忍受,就是害怕这些事情被人知道后,我们林府的名声就全完了。”说着,就哭了起来。

“自从我发生了破庙的那件事情之后,我的整个人生都破灭了。可就算那样,我想着,我是林府的女儿,我要坚强,我不能给家族蒙羞。可是,那之后就不断的有人来骚扰我。我又不敢对你们说,我……”

停顿了一下,林玥整理了一下思绪,又接着道:“有一天,有一个人约我到了外面。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就是她,林婉,我的大姐姐!”

林玥用手指着林婉,一脸的咬牙切齿。

不管别人的眼光投在她身上多久,林婉始终安静的坐着,不言不语。

一边的花朗月想要跳起来反驳,却被林婉制止了。气得他只能用自己的桃花眼怒瞪着她,用眼神示意她小心一点说话。

“然后呢?林婉怎么你了?”

小朱氏和林玥对视了一眼,林玥咬了咬牙,继续开口。

“她竟然要求我陪不同的人,说那样才可以帮助到您。因为我的名声坏了,那么,我就必须更加努力的付出,不然,这个家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我可怜的女儿啊!”

小朱氏适时地抱住林玥大哭起来,左一句我可怜的女儿,右一句我苦命的女儿。活像是他们被人虐待了一样。

“你有什么话说?”

林阁老揉了揉眉心,看着林婉。

“我有什么话说?呵呵,我好好的坐着,一个锅也能从天上掉下来,爹爹不觉得二妹妹说的理由甚是好笑吗?”

“就是!”

花朗月气的瞪了好几眼小朱氏母亲,还有对于林阁老的怀疑。

林婉对他笑了笑,走到林玥母女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

“她们说这一切都是我害的,那么我想问,我在这个家中举步维艰,爹爹不否认吧?我从小丧母,家里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庶姨说了算。丫鬟仆从,管家妈妈那些都是听她的。试问,我何德何能能够让她们帮我?二妹妹说的破庙事件,请问,那次的事情最大的受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