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荒郊野岭之中,一抹诡异的绿光扑朔。

“你确定母夜叉的坟在那儿么……

那边怎么绿森森的?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看到绿光的一瞬间,小胖子脸都绿了。

这他娘的,怕不是遇到妖怪了。

他拉了拉背心司机的衣角,胆怯道。

“怕什么?

你就安心跟在我后边,我看什么鬼东西敢来找你的麻烦。

我猜那绿光,是山羊胡老头的手电打在树叶上,反射.出来的颜色,应该没啥大问题。”

背心司机明显也有点儿心里发怵,但是他身为队伍的顶梁柱,这个时候他如果露出怯色,那其他人肯定直接就崩溃了。

所以他强装镇定。带着我们大步走了过去。

背心司机拿自己的军用匕首开路,拨开重重的草堆,艰难向那边走去。

遍地都是杂草和藤蔓,也不知道山羊胡和瓜皮帽,平时是怎么来上坟的。

走到地形平坦处以后,背心司机把手电打过去,果然在前方发现了一个小土坡模样的东西,孤零零地耸立着。

这就是母夜叉的坟了吧,我鼓起太阳穴将目光投了过去,看坟堆上泥土的颜色,的确是座老坟。

看来,瓜皮帽先前说的没有错,他老婆的确已经去世多年。

小土坡前,竖着一座象牙白色的石碑,我用手摸了摸石碑的质地,入手细腻温润,是一块很好的石料。

山羊胡杀了自己的女儿,却又买下这块石料,给自己女儿送终,真有些又当婊子又立牌坊的味道。

我将手电筒打在石碑上。

登时看到一张阴森恐怖的怪脸。

青面獠牙,如深渊厉鬼。

如此紧张的氛围下,我吓得差点将自己的手电给丢到地上。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这张怪脸,不过是印在石碑上的遗照……

照片的主人,自然就是母夜叉。她的脸长得实在太过磕碜,白天看都有些骇人,如此漆黑的环境,又是黑白照,被强光一照,当真像是地狱里跑出来的罗刹。

我忍着心中的恐惧,再度将手电筒迎了上去,打在人脸上,细看之下,果然发现碑上之人,和瓜皮帽给我们看的遗照一模一样。

他老婆已经入土多年,那我们先前看到的那个母夜叉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一时间有些捉摸不住。

“我操!我操!这是什么?”

我正在愣神,忽然感觉腰部一阵强力袭来,猝不及防下,我被这股巨力拽得栽倒在地上,脑袋和墓碑狠狠磕了一下。

我的脸,几乎正贴在母夜叉的遗照上,不光和母夜叉来了个阴阳两隔的热吻,鼻梁骨都差点撞断了。

我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扶着石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开了血槽的匕首从我的袖口滑落,被我握在手里,几乎是一瞬之间,我就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但睁大眼睛扫了一圈,只看到我们六人一个个人仰马翻,摔的东倒西歪,根本没看到半个敌人的影子。

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是那狗日的小胖子,不知看到了什么东西,被吓的栽倒在了地上,腰间缠着的绳子顺势将我们其余几个人也给绊倒了。

“他娘的,我说小胖子,你能不能老实一点,今天晚上。就他娘的你事多。”

纹身男又气又怒,忍不住骂骂咧咧道。

哪知他话音还未落,就听到小胖子发出杀猪般的吼叫声,双手抱头跪在地上,将脑袋埋在土里,一副被吓得失了魂的模样。

小胖子到底看到什么东西了?

真见着鬼了不成……

我反握匕首,将金属部分藏在手掌之下,不让其余五个人看到我匕首上的寒芒,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我悄无声息的来到小胖子先前站着的地方,他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坟墓后半截的全貌。

这一看不打紧,瞬间给我吓得头皮发麻,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难怪之前我会捕捉到微弱的莹莹绿光……

那绿色的光芒,居然是一团团鬼火,附着在一根根森森白骨上,肆意燃烧。

鬼火,又名磷火,是骨头中的磷元素,在常温下自然时发出的火光。

尸体,我见过很多……

人的残骸,我同样也见过很多……

但让我恐惧的是,这些骨头的出处……

这些骨头,全部都是母夜叉的遗骨残骸。

之所以我会如此笃定,那是因为母夜叉所在的坟墓正后方,不知被谁刨开一个大洞,硬生生的将母夜叉埋在地下的腐木棺材从地上拽了出来……

又在棺材上破开一个大口子,将她在棺材内的遗体遗骸全部给扒拉了出来。

这具骸骨,已经有些年头,身上的衣物和皮肉都腐化成了粉末,只剩下一根根腐朽不堪的枯骨。

这些骨头架子的颜色惨白,在鬼火的映衬下,正散发着一种异样的美感。

属于死亡的美感。

究竟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居然把一个死了几十年的死人坟给刨了?

刨了也就算了,还将遗体残骸从棺材里拽出来,把骨头扔的到处都是。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刨坟者掘坟的目的,我感觉不是为了开棺摸金,更像是出于泄愤。

这个人会不会是冲着瓜皮帽来的?

其余人此刻,也都陷入震惊之中。

我正好趁着这个当口,将手机掏了出来。

这么长时间都没来得及跟观众互动,我扫一眼弹幕,想看看水友们在说些什么。

兔兔可爱多吃兔兔:

"呜呜呜!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惩罚我。

不要让我看这种东西了好吗,我待会儿还怎么睡觉啊?"

帅八方:"我操,这骨头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明’器?亮晶晶的都能当照明灯来用了。

求某宝同款款型。"

重金求骨:"主播主播,待会儿你趁人不注意,捡两根骨头装到包里……

回来的话我给你钱,重金收购。

这种够年纪又没有完全腐朽的骨头,可是千金难求的‘药引子’,用来壮阳,那效果简直是杠杠的。

尤其是这种冒绿火的骨头,里边含有大量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调个高汤煮它个三天三夜,那味道,绝了!

主播你放心大胆的带回来,我给你开的价格,绝对包你满意。”

驴大胆:

"我操,楼上的兄弟,你有点重口味啊。

要不要来我这儿的乐隐山公墓验验货,陵园里上了年纪的骨头多的是。只要给钱,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咱们加个好友线下联系。

顺便提一嘴,我跟你说主播,你这次遇到行家了。

这个掘墓人的技巧,简直比我祖师爷还要专业。

我祖师爷当年可是跟着孙殿英盗过老佛爷墓的大行家。

但我看他打盗洞,都未必有眼前这个人打的好。

这么小口径的盗洞,就能精准的将棺材整个儿给拖拽出来。

这一眼定棺位的功力,还有打盗洞的手艺,简直是开宗立派级别的。

你看着盗洞打的,每一铲子都恰到好处,一点多余的泥土都没挖到,简直就是艺术品。

不过这种大宗师,不带着团伙去秦岭万重大山里摸明器,跑这种山沟沟里掘一个村姑的土棺材,也太掉价了吧。"

我看了一眼弹幕,瞬间觉得恶寒无比。

我本来以为驴大胆就是弹幕的下限了,没想到那个叫重金求骨的,更能刷新三观,居然想让我捡几根人骨头回去给他泡汤喝,简直是变态出了新境界。

我二话不说,就将这个变态拉到黑名单了,给他一个永久禁言的套餐。

禁言功能是我升级成为铜牌主播后开启的,但我一直没有用过,这名叫做重金求骨的水友,很光荣的成为我的第一位小黑屋住户。

我又看了一下弹幕,今晚很多老朋友似乎都不在,比如猫眼天尊夜游神,还有我的便宜师傅刘半仙。现在时间已经11点多了,估计今晚是遇不到这两个人了。

我将手机揣进兜里,将被吓傻了的众人给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