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邓布利多没有要回避或者要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

“你已经猜到了?”

林恩在来这里之前,就想好要把这件事摊开了讲清楚。

既然已经交了投名状,之后还又准备大刀阔斧对霍格沃茨进行改革,还需要获得邓布利多的支持。

那大家就需要“坦诚公布”的聊一次。

“在那次从阿布罗斯回去以后,我就拿着那个所谓的伦嘉德家族的家徽质问了奇拉,他最后告诉了我,他的老主人是谁。

我的魔法史成绩很好,这你是知道的,在我已经提前察觉到和我一起在阿布罗斯的那位福克斯教授不正常的情况下,又得知了我真正的身世,所以我很自然的联想到了你。毕竟邓布利多教授,在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之前,你在这里担任的就是变形课教授不是吗?”

被林恩拆穿了自己的曾经的伪装,邓布利多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恼羞成怒,他像是十分感叹。

“你很聪明林恩,真的很聪明,你猜的没有错,当时的福克斯确实是我假扮的,他那时其实还在爱尔兰那里瞎晃,一点儿也不知道我可耻的盗用了他的身份,去博取他最喜欢的学生的信任。”

林恩看着邓布利多,目光认真的问道。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教授。”

“你是指哪一件事?”邓布利多没有避讳的和他的眼睛对视道。

“你在那里对我说的,和所隐瞒的。”

邓布利多十指交叉,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他缓缓的说道。

“你是我那位老朋友仅剩的一个后人了,无论出于什么样的身份,我都理应对你保持加倍的关注。在奇拉把你带到阿布罗斯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你会去那里,所以我就专门在那里等着你。

那里其实是多给你了一条选择,林恩,我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对你没有任何的恶意。

伏地魔根本就没有死,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事情,他太危险了,甚至要超过了曾经的盖特勒,毕竟盖勒特是有理智的,而伏地魔到后面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

所以之后的魔法界还会非常危险,为了打败他,我甚至无法保证自己最后还能不能活的下去,就更没有能力保证你的安全。

麻瓜的生活你体验过,巫师的生活你同样也经历过,在阿布罗斯那个地方我引导你过两次,都是希望你能放弃找回魔力。你在麻瓜界还有一笔丰厚的遗产,虽然用不了魔法,却远离了危险,以后也可以安稳的生活一辈子,我那位老友的血脉也能安全的流传下来。

当然,我只是把两条道路摆在你的面前让你选择,曾经的失败告诉我,永远不要去替自己的学生去选择他的道路,因为那样很有可能会把他推向深渊。

但你在去教堂前的那番话,让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即使没有魔法,我也能听的出来林恩,你那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说真的。

或许留着魔法界,你会遭遇到危险,但和那些危险相比,魔法对于你来说无疑更加重要。

至于后来我为什么要让罗齐尔去撒那个谎……”

邓布利多郑重的看着林恩。

“我不知道那条道路是对的,但却肯定圣徒们他们所坚信的理念一定是错误的,麻瓜和巫师之间确实是有无法避免的矛盾,但如果想要依靠武力和征服去解决这些矛盾,无疑是最错误的方式。

所以,既然你决定想要继续留在魔法界,在你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判断之前,我不想让你被圣徒们的思想给带偏了。我那时就知道身世的事情是瞒不了你的,不让罗齐尔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不要过早的接触他们,让他们对你产生什么错误的引导。”

就像邓布利多无法看穿林恩的谎言一样,林恩现在也无法判断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但这些都不重要,两人“坦诚公布”要的不一定是个结果,而是一个态度,一个以后我们都互相是对方的自己人的态度。

林恩将杯子中已经变得温热的红茶喝完,随后他从自己的长袍口袋中掏出一叠羊皮纸。

“我想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教授。”他将羊皮纸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推到了邓布利多的身前。

“别人可能很难对我的思想进行什么改变,因为正巧,我也对改变其他人的思想很感兴趣。这些是我研究了麻瓜历史的教育发展,又综合了各国的教育模式之后,对霍格沃茨未来改革的一些设想,你可以看看是否具有可行性。”

邓布利多明显有些惊讶。

他本以为林恩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专门质问他之前在阿布罗斯里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在最后竟然给他一份霍格沃茨改革草案。

邓布利多先是面带微笑的看向了第一张羊皮纸,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随着继续往后翻羊皮纸,他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一直翻到最后他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林恩。

“我不得不在次改变我对你的看法了,林恩,你的这些想法真的很……不一般。”

邓布利多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最后只能这样说道。

“对未成年巫师的思想教育。”他翻出了其中一张羊皮纸。

“你能着重和我讲一讲这个吗?”

“思想教育的意思很简单教授。”林恩向他解释道,“就是我们要告诉学生们,在魔法界做什么是对的,做什么又是错的。

打个比方,就像在学校中如果有一个学生对另一个学生骂出了泥巴种这个脏词,他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但霍格沃茨中没有人会向他解释这样骂为什么是错的,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父母就是这样教育他们的,可是这样不对,就需要另一个教育者来教育他这为什么错,而不是只有单纯的告诉他你错了,要接受惩罚。这样最终他不仅不会觉得自己有错会改,反而会更加的变本加厉相信父母教给他的,那些错误的观念,因为根本没有人告诉他究竟什么才是对的。

而思想教育的作用就是这样,它要帮助小巫师们树立一个正确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