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我过了!我过了!”

一头白白胖胖的小猪崽兴奋的在浩然正气碑下起舞,它不过半米来高,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不停地扭着圆滚滚的屁股,样子十分滑稽。

“呃呃,那碑猪都能过?!”

周围的妖兽惊得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被颠覆了。虽然他们心里忿忿不平,但是在大圣的眼皮子底下,可不敢胡言乱语。

“过了浩然正气碑,便是我度天宗的弟子,无论是何种族,都可以观阅帝皇古经,学习无上秘术。来日度不详,驱诡异,度天度地,度自己。”

庄严的声音从申马口中传出,带着浩大的大圣威压,如天地真言,显化在虚空中,灿灿生辉。

一条金光大道从山巅铺展开去,接引小白猪到山上的宫殿。

接下来的半个月,度天宗开山收徒的消息传遍了半个昆仑,许多古兽都到了,比起北斗的辉煌大世,这里显得有些落后。

圣人不过三尊,圣王却是一个都没有,也可能隐没在山中,尚未出世。

其中两尊圣人还是申马的老相识,当年的再力花就是从他们手中夺来的,分别是黑猿王和牛王。

另一尊圣人则是一个头戴紫金冠的道人,面色蜡黄,他的本体是豹妖。

申马并没有为难他们,反而邀请他们入宗,他总有一天会离去,宗里的俗事自然需要人手帮忙,而且三位圣人对这片大地十分熟悉,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十分方便。

“多谢宗主邀请,我等愿意入宗。”黑猿王、牛王、道人欣然应允。

“入我宗,当谨记宗规,心怀苍生,来日踏上星空古路,博一世英名。”申马严肃道。

“是!”三圣答道。

一个月后,龙首峰上的一片空地,这里已经建设为一个占地百亩的大广场,铺地砖石用的都是金刚玉,一眼望上去,金光璀璨,无比奢华。

广场中心处,站着三十三位入宗的弟子,他们都经过了浩然正气碑的考验,虽然资质、性格各异,但从他们身上,能明显的感受到一股特殊的气息。

那就是正气,堂堂正正,浩浩荡荡。

“哧!”

申马脚踩五色祥云,从远空慢慢降临在广场的高台上,他身着辟邪神竹衣,散发着璀璨的神辉,龙威浩荡万里。

“见过宗主!”底下众妖高声大喊,特别是最先通过浩然正气碑的那头小白猪,喊得最欢了。

申马望着底下的众弟子,顿感豪情万丈。

有麋鹿、猕猴、独角兽,种族各异,数量虽少,但是一个个都拥有一股肉眼可见的朝气和斗志,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很好,朝气蓬勃,斗志昂扬,心存浩然正气,将来的世界必有尔等一席之地。

我度天宗对弟子的种族、年龄,甚至是修道资质都无任何要求,但唯独需要一股正气,你们可知为何?”申马目露精芒,看着在场众妖。

“宗主,是不是因为本宗的心法需要浩然正气才能修炼?”场中的小白猪好奇道

“确实有一式神通需要浩然正气才能修炼,但并不是主要原因。”申马四十五度角抬头望天,目露沧桑,道:

“无论修为几何,修士修到最后,修的都是一颗心,在这征途中,有种种诱惑,宝器、古经、秘术、神药,还有生与死的磨难。何以度之,唯有坚守本心,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宗的宗旨。”

“是。”众妖齐声应道。

“很好,我宗也没有什么森规戒律,只希望你们能将这里当成第二个家,互相勉励前行。”

接下来,申马将三圣、小白、洛宓妃、剑三和墨菲特的宗内职务公布出来,小白和墨菲特为左右护法,洛宓妃为副宗主,三圣为战技堂长老。

“老大,你怎么给我弄了个戒律堂长老?这玩意有啥用?宗规没几条,想找个犯戒的弟子比登天还难。”剑三不满道。

“咳咳,这可是个好职位,二人之下,万妖之上。将来宗内弟子会越来越多,你这职位管的事儿可多了。”申马解释道。

“还万妖,能凑百就不错了!方圆数十万里才选出三十几个,想凑齐万妖还不知何年何月?”剑三撇了撇嘴道。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急什么?”吹着悦耳的口哨,申马慢悠悠地往中央宫殿走去。

“哼,那群小兔崽子可别犯在我手里,不然定让你们知道戒律堂的恐怖。”剑三暗自嘀咕道。

接下来的半年,在申马的主导下,宗内一片祥和,古经、秘术都是最高端的,再加上此地浓郁的灵气,不断有弟子突破。

“我准备到帝尊的试炼地走一趟,好久没松松骨,身子都快生锈了。你们也陪我走上一趟吧。”申马笑道,近些日子,他感觉连跨大圣四重天的那种虚浮感已经淡去,需要一场磨砺来验证己身。

“好!”众人应道。

交代完宗内的事情后,申马等人降临那座残破宫殿,祭出帝尊令牌开启了小世界,踏上试炼之旅。

越过神话古碑,才发现之前在外面看到的景象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是一片辽阔的世界,呈长条状,一眼望不到头,神秘的道则掩盖了尽头处的一切。

“踏踏…”

申马踩了踩地表,发现土地无比坚硬,堪比神器,他睁开五色神眼观察了一会,惊骇道:“整个世界竟然都布满了帝纹,帝尊真是大手笔。怕是准帝想摧毁这里,都得费很大劲。”

沿着古老的痕迹,申马他们慢慢的朝里面走去,周围尽是遒劲的老树,爬满了水桶粗的老藤,不过这里很奇怪,只有树和藤木,野草和鲜花却是不见踪迹。

“木之气息。”申马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与神域附近的木之大陆相近,周围溢散着木之精华。

“唰唰…”

就在这时,缠绕在古树上的藤蔓动了,一根根如锋锐的长矛一般,穿刺而来,带着冷冽的气息。

“铿锵!”

申马体表闪过一层淡淡的金茫,藤蔓砸在他身上,发出阵阵金石撞击声,火花四溅,璀璨夺目。

“势不可挡!”

墨菲特无比凶悍,身躯骤然膨胀开来,变为百丈巨人,一拳轰出,震裂了虚空,扑来的藤蔓寸寸断裂。

他直接杀了过去,一片片古木藤蔓轰然炸碎。

然而,破灭的藤蔓林又再次复生,如同破镜重圆,而且新长出来的藤蔓气息更为恐怖,也更为坚韧,不断轰来。

一时间,成百上千根藤蔓朝墨菲特刺去,将他上下左右都包裹住了。

“吼!”

墨菲特怒了,狂暴的气息迸发开来,激荡九天。

“小石头好危险,大哥快去帮帮他!”小白面露焦急之色。

申马摇了摇头,严肃道:“他若连这点危险都解决不了,后面的路就不用走了,你们也是如此。上去跟它们打,别怂!”

“杀!”洛宓妃飞身而出,杀进藤蔓林,浑身散发着点点星芒,在她的背后,有一颗颗古星在沉浮,气势磅礴。

“小毛虫,试试三爷的辟邪…不对,草字剑诀!”剑三嗷唠一嗓子,接连劈出万重剑气,每一重都如江海汹涌,浪涛卷天,可怖而又惊人。

“呀呀呀!小白来也!”

“夕象!”

小白变为千丈长的本体,遮天蔽日,体表燃起红色的血气,滚滚如狼烟,贯穿云霄。他猛地冲了出去,就如同一座太古神山一般,顿时将一片藤蔓林炸碎。

这一刻,周围的藤蔓似乎都停止了运动,整片场域都被撼动了。

只是下一秒,藤蔓的攻势更加狂暴了,像是万剑齐发,遮天蔽日,整个空间都被挤满了。

“吼!”

“杀!”

“没什么可以把俺击退!”

嘶吼声、咆哮声、碰撞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果然如此!”这一次,申马站在原地,藤蔓并没有攻击他。

他曾在木之大陆也受过这般攻击,不过此地的藤蔓都是帝道法则演化的,攻击力也随试练者的修为变化。

“你们不要为了战斗而战斗,要感悟此地的道则变化,捕捉虚空的木之法则,并融会贯通,只有这样,那些藤蔓才会停下攻击。”申马朝场中众人喊道。

“木之法则,这个三爷在行。”剑三身上泛起淡淡的绿芒,浓郁的木之气息弥漫开来,周围的藤蔓立刻停止了攻击。

不多时,洛宓妃和墨菲特也停下了战斗,场中只剩下小白还在激战,只见他浑身上下尽是伤痕,血水滚滚而涌。

“木之法则是什么啊?好难啊!小白不会啊!”小白急的都快哭出来了,他那庞大的身躯就跟个靶子一般,扎满了一根根锋锐的藤蔓。

“申,你看?”洛宓妃一脸不忍,想上去帮助他。

“终有一天他要踏入星空,我们总不能时刻呆在他身旁吧。他也该见见血了!”申马沉声道。

两个钟过去了,周围的土地浸满了鲜血,一头千丈长的白象还在与藤蔓林搏斗,但是气息已渐渐衰弱,就快撑不住了。

“木之法则是什么啊?吼!”小白仰头问天,一脸不甘。

“你就将它当成是可以吃的灵药,这片虚空游离着诸多木之气息,你将它捕捉后感悟其中的变化,以道则的形式演化出来。”洛宓妃忍不住提醒道。

“吃!我要吃!”

这一刻,小白张开了大口,一股强大的吸力席卷八方,恐怖的气息漫延开来,似可吞天噬地,吃尽天下苍生。

“以气引神,以神成象,举手投足,巨象之力,翻江倒海,吼落星辰,摘月吞日,一念之间…”

隐约间,可听到恢弘浩大的声音从小白的体内传出,飘飘渺渺,宛若至高道音,撼人心神。

“老大,这是什么功法?怎么如此恐怖!”剑三惊骇莫名,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抖动。

“这是小白的本命神通,他的胃就如天地烘炉一般,可以阴阳为碳,万物为铜,造化为工,熔炼己身。”申马解释道。

“倒是可以与本大爷的草字剑诀相媲美,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剑三老气横秋道。

“滚蛋。”申马白了他一眼。

不多时,小白的身上就冒起淡淡的绿芒,这是木之法则在显化,藤蔓林停止攻击,渐渐恢复平静。

“我成功了!呀呀呀!”虽然被刺的遍体鳞伤,但是小白的精神头还是十分充足,一扫之前的颓废之色。

“还是小孩子心性,哎!”申马不知这性格是好是坏,摇了摇头,带着他们朝前方走去。

前面,出现了一片火域,遍地是赤土,灼热的气流扭曲了虚空,染红半天天。

刚踏上这片火域,成百上千尊火灵就冲了出来,气势滔天,轰出成千上万道焰火,烧塌了虚空。

与木之森林相似,这也是一处悟道地,悟通火之法则,才能安全走出这片地域。

过了火域,接下来是水域、土域和金域,每个地方都大同小异,但是想完全领悟五行法则并不是那么容易。

若不是帝尊当初炼制这方世界时,特意将五行本源道则显露出来,想要悟通悟透就需要跟申马在五行大陆一般,用时间去熬。

通过五域,前方出现了一片石林,没有土壤,寸草不生,全是光秃秃的山石。

申马踏入这片地界后,眼顾四方,这片石林给他很特别的感觉,仿若独立于世外,带着神秘的道韵。

石山连绵,有的似卧牛,有的如昂天嘶吼的狮王,姿态各异。一山一景,浑然天成,似有莫名的大道轨迹在其上流转,给人特别的感觉。

向前走了数十步,申马发现了一些刻图,与五行有关,不过显得很杂乱。

“金、木、水、火、土,五行合一,这是以前的试炼者在演法吗?”申马盯着一面石壁,看出了些许端倪。

他回头开口道:“你们可在此观摩前人的演法,我去前面看看。”

对于他来说,这些五行之法并没有多大意义,他已经演化出属于自己的五行神通:五色神光。

沿着古路,他慢慢朝石林深处走去,路上他看到了成百上千幅刻图,都五行之术有关。

不得不说,以前的试炼者中真不乏天赋卓绝者,创造的五行神通也是五花八门,有五行拳、五行爪、五行蹄,还有一个人创造了“五行神屁功”,这个秘术差点惊瞎了他的马眼。

“自古天庭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