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一十三章反击

“师姐,他们走了吗?”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柴飞从密室之中走出来问道。

“走了。”包蕊说道,“你不好好养伤,出来做什么?”

“师父留下的丹药效果很好,我吃了之后,稍微一运功,身上的伤势便是已经好了八成,出来走走不成问题。”柴飞说道,“倒是那几个杀手是什么人?”

“他们也没什么头绪,不过跟我们有仇的人并不多,你也能够猜到是谁。”包蕊说道。

“是申家吗?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沉不住气.”柴飞说道。

“哼,别说这些,我且问问你,为何这么莽撞的冲了出来?”包蕊问道,“你明明看到这是两个不弱于你的杀手,为何还如此莽撞?若是我晚出来一些时日,其后果可想而知,你就等着师父回来责罚吧。”

“哎呀,师姐,我错了,不该一时逞能的。”柴飞听闻,连忙上前央求,之前他犯过一次事,已经被罚制宝一个月了,若是这事又被知道了,那么又是给他安排上了两个月,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算过来,时间也快到了,你与那郭琳的决斗,就在这两个月了,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有师父帮你,就一定没有问题了吗?”包蕊说道。

“不是,师姐。”柴飞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也很着急啊,不光制宝术没有什么进展,就是修炼上也是毫无寸进,之前见到那郭琳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开阳初期的修炼者了,而我还差这么多,怎么能安稳的下来。”

“师父已经给你安排了修炼课程,你只要静下心来按部就班的就可以了。”包蕊说道,“如果你能沉住气,像我一样,沉心修炼,修为早就上去了,何必在此歇斯底里。”

“可是,我也努力了,修为就是上不去,我不甘心啊。”柴飞说道,“我三番两次外出,就是想要磨练一下自己的战斗经验,因为我知道光靠这一点时间,我是根本达不到那个层次的,因此就必须想一个完全更为有效的办法,即便不能够完败,但是最起码也能博得一次惨胜也好。”柴飞这般说道,不由得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处境。”包蕊见状连忙上前安慰,“再继续努力便是了,一个男人怎么能哭那。”

“让他哭就行了,自己不努力,还在这里博同情,有什么用吗?”就在两人交谈到这里的时候,周鹜天的身形悄然出现在一旁的座椅上,不动声色的插话道。

“师父!”包蕊和柴飞连忙凑了过来。

“你回去。”周鹜天一摆手,元气涌动,将柴飞顿时按在了原地,“别给我凑这么近。”

“师弟也是一时心急,没有办法,师父你不要生气。”包蕊见状连忙劝说道。

“你不用为他说话,他这个心态我是明白的很。”周鹜天说道,“平时努力不够,到头来,弄点小动作,搏点同情,好像自己做了很多一样,然后企图蒙混过关,即便最后失败了,别人也不会过多的说些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柴飞连忙解释道。

“行了,你若想一心求道的话,这些小心思是万般不能有的,尤其是这些自己骗自己的心思,或许能够骗得了别人,也或许能够安慰自己,但是最终还是害了自己。”周鹜天说道。

“师父,我知错了。”柴飞低着头说道。

“去吧。”周鹜天摆摆手说道。

“是。”柴飞慢慢走近密室之中,其中的决心也是有所改变。

“师父,你这说的会不会有些太伤他的自尊了。”在柴飞走后,包蕊连忙上前说道。

“会吗?不,显然不会有这样一个问题,而且你不要忘了,在这个修仙者的世界里面,自尊必须有相应的实力所匹配,否则狗屁不是!”周鹜天说道,“这一点如果你弄不明白的话,那么日后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完全是寸步难行,毕竟,人的**是无穷无尽,若想那些人顶住自己的贪欲,那么要么这是个已然觉悟大道之人,要么就是求生欲大过了贪欲,仅此而已。”

“好吧,师父我明白了,日后我会注意的。”包蕊说道,“可是那些杀手的问题怎么解决,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剩下的你看着办便是,不用过问我。”周鹜天说道,“我刚好路过此地,听闻了此事,所以过来帮你们改善下阵法,不至于此类的事情再次发生了,用不了多久我就会离开,你们还要自我多保重了。”

“嗯,师父。”包蕊点点头应道。

“我要见申家族长,商议商议生意上的事情。”在申家门前,楚家族长气势汹汹的带着一群人堵在了申家门前,正与申家的一队守卫对峙。

“不好意思,楚族长,我们族长正在闭关修炼,现在不方便会客,有什么事情,我将代你转达。”之前负责此时的那个大胡子申落说道。

“既然族长不方便会客,那我们进去等着如何?”楚家族长说道,“早晚得闭关结束,不是吗?”

“奥?楚家族长竟然有这么好的兴致,就是不知道坐不坐得住了?”大胡子申落笑道。

“怎么会,我想申家如此好客,五湖四海皆知,怎么会为难与我们,何况我们楚家漂泊无依,到哪里都能落脚,不像申家这般家大业大,坊市全城上下到处都有产业。”

“你什么意思?”大胡子申落一听,冷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反正我楚家就靠打打猎而已,到哪里都能过活,只是申家不得不依靠这些产业,跑也跑不了,所以信誉肯定十分的高,才是。”楚家族长说道。

“你们楚家有这个能力吗?”大胡子申落冷笑道。

“当然没有啊,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更不敢跟申家这庞然大物对抗,因此今天只是单纯的过来做客而已。”楚家族长说道。

“这么重的客,我申家可容不下,还是请回吧。”大胡子申落说道。

“这话的意思是,昨晚的事情,申家已经认了吗?”楚家族长说道。

“昨晚?昨晚有什么事情,又与我楚家有什么关系?”大胡子申落说道,语气上没有丝毫的波动,话说的也是滴水不漏,显然也是久经历练之人。

“没什么,就是很奇怪而已,既然与申家没有关系,那我们便是告退了。”楚家族长一摆手,头也不回的领着人就走了。

“老大,这事就这么算了?这小小楚家竟然逼到了咱们的头上来了?若是就让他们这么回去了,岂不是等于让人当众打了我们的脸了。”就在楚家众人离开后,一同围在门前的申家中有人问道。

“哼,你以为楚家敢找上门来,就单凭这几个人和一些藏在咱们坊市里伺机破坏的人吗?”大胡子申落冷声道。

“您是说,他们背后有人撑腰?难道是其他的几个家族?”那人略有所思的说道。

“这次恐怕是城外的势力插手进来了。”大胡子申落说道,“我早就知道这个楚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祖上出过不少的厉害人物,怎么可能在外没有什么朋友,还以为他们这些朋友早就散了,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可是即便如此,以我们申家在云曲城的分量,恐怕还没有人敢轻易的动我们吧。”那人仍然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们太高估申家了,别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胡子申落说道,“我要去找家主再商量商量这件事情,如果这件事情牵扯了外面的势力,我得劝家主早些脱身才是。”

“您也太高估那些人了。”申家那人说道,“我想我们申家大可以直面这些事情,完全可以压住这一切。”

“你想的太天真了。”大胡子申落摆摆手说道,径直往族中议事堂走去。

“族长,咱们怎么办?”此番跟着楚家族长一起的一个族人问道。

“哼,自然是不能够就这么算了,既然他们跟我们玩阴的,那么我们也不必客气。”楚家族长说道,“他们申家家大业大,我们要是就这么认了,那以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日子还怎么过。”

“我明白了,反正他们会怀疑是我们干的,索性今晚给他们来点猛药。”那族人点了点头。

“不错,你小子开窍了,日后前途无量。”楚家族长满意的点了点头。

“族长,族长,刚才那位差人送来一个饕餮袋过来。”就在楚家族长率众回去的时候,两个长老连忙捧着一个饕餮袋赶了过来。

“哦?!快召集族人议事。”楚家族长连忙接过饕餮袋往里面一探查顿时脸色惊变,紧紧捧着饕餮袋,三步并作两步的往议事堂赶去。

楚家议事厅,一众在族中有着身份和地位以及实力不弱的族人皆是列席而坐,同时不少在外游猎的小队也是被紧急的召集了回来。

大厅之中,众人端坐其中,虽然等了很久,但是一点没有着急的意思,皆是静静的坐在这里,等着族长的意思。

“诸位,昨晚的事情大家想必都知道了。”终于,楚家族中缓过神来说道,“昨晚的事情不用查,我也知道是哪一家做的,所以今天我带人去拜访了一下申家,不过我们似乎被小瞧了。”

“小瞧我们?!好大的威风。”“就是,脑子是不是让驴踢了。”

楚家族长的话一出,底下的族人立刻议论纷纷,原本不少人已经从之前前往申家的族人那里知道了申家的态度,而此番经过族长的亲口确认,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

“虽然我打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不过之前与我们合作的朋友显然比我们更生气,已经给我们提出了解决的办法。”楚家摆摆手示意众人肃静,随后将饕餮袋放到了众人面前一抖,瞬间上千件魂器将大厅堆得满满当当的。

“这——”“这、这——”楚家众人见状也是震惊住了,久久无法回神。

“申家,怕是要完了。”席上的楚老看了看,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就在暗杀发生的第三天,云曲城之中再次陷入一阵嘈杂之中,而这一次的嘈杂,不仅仅是局限于楚家的坊市之中,而是遍布于整个云曲城之中所有佣兵出没的地方,或者说有人需要魂器的地方。

显然,这一次的动作并不是为了生意,而是为了打击申家的产业而已,为的是短时间内以廉价的价格,将云曲城的魂器市场填饱,而让申家的生意变得艰难直至破产,毕竟魂器不像是丹药,会被很快的消耗,而是一件长久耐用品,一旦手中有了一件趁手的魂器之后,那么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去再入手一件新的,除非实力提升魂器跟不上自己的等级,或者魂器损坏了。

因此,这一招可谓是釜底抽薪,是真的要彻底将申家置于死地,这也是为什么楚老会叹气申家要完了。

只是,这样的做法在申家看来并没有什么意思,毕竟申家家大业大,根本不会受到这样一点扰动的影响,即便知道是楚家在操纵这件事情,但是也并没有引起他们的重视,毕竟想要喂饱云曲城的魂器市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申家,也不过在云曲城占了五六成的市场份额而已,因此虽然知道楚家在跟申家作对,但是也没有考虑到这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上去,只当楚家在发泄而已,并没有在意,生意正常经营,一切照旧。

第一天过去之后,申家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因为魂器毕竟是昂贵的耐用品,很多人仍然是选择那些长期以来名声比较好的,固定的坊市店铺去购买,因此,楚家的这番动作,只是在和信商会的坊市范围内有所变化,而在此之外的那些零散兜售的魂器则是无人问津,毕竟如果卖了东西就跑了,那么可就是亏大发了。

不过即便如此,到了晚上申家的族人还是聚集起来,开始讨论这件事情的影响。

“家主,我们这次真的是遇到麻烦了,我建议去楚家与之商讨一下,通过一些利益交换,争取其背后的势力的原谅。”

“开什么玩笑,堂堂申家就没有向别人低过头,应当是那楚家向我们低头道歉才对。”一个申家的年轻的族人相当不满的说道,“我提议对楚家采取一些措施,让他们知道这云曲城还不是一个楚家能够翻了天的。”

此人名叫申流,乃是申家之中激进派的代表,一直不满于对待楚家的态度,认为应该在这件事情上更加的强硬一些。

“你没遇见过,不代表没有,你们不用低头的原因是老一辈人低头换来的。”申落冷声说道,“现在到了该低头的时候了,那就该低头了。”

“不管怎样,我持相反看法。”这个族人皱了皱眉头说道,虽然他对于申落的话和做法相当的不满,但是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申落属于申家对外管事,属于族内与外部的连接之人,地位非常之高,即便修为不如他也不是他能够随意冒犯的。

“申落,你对待楚家这件事情上太懦弱了,这不像是你的做事风格。”一个长老皱了皱眉头说道,“之前对待楚家找上门来的事情上,做的有些失当,使申家的威严受到影响,这一点不应该。”

这长老这般说着,周围一些激进的族人也是附和着议论。

“楚家自然算不上什么,如果不把他们逼急了的话。”申落说道,“但是那两个小孩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绝对不是我们申家能够惹得起的,前天的事情显然已经冒犯到他们了,继续下去绝对没有什么好结果。”

“两个小孩而已,你反应也太激烈了,别忘了申家已经在云曲城百年有余,绝不是那些外面的势力能够任意摆布的。”长老继续说道,“楚家的动作让申家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若是长此以往下去,申家只会被逐渐蚕食,不复存在,应该强硬出击,彻底打消楚家的念头,也让他们后面作祟的人知道,得罪我们是什么后果。”

“两个小孩?靠着两个小孩就能干掉我们开阳级的杀手,您是在开玩笑吧。”申落相当不满的说道。

“也许是楚家,毕竟——”长老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话,但是终究还是咽了下去,随即将话题转移开,“只要别逼急了就行了。”

“都已经杀到人家的门口了,还不算把人逼急了,那怎么才算把人逼急了?”申落厉声问道。

“只要没死人,就算不把人逼急了。”长老同样厉声的回答道,“在楚家这件事情上,你根本不适合参与进来,我提议在这件事情上换一个主事人。”

“你——”申落刚想辩驳,但是却被长老的话噎了回去,他跟楚家确实有一些关系,这点关系虽然现在只有几个人知道,但是长老既然搬出来这件事情,显然想要以此为威胁。

“开什么玩笑,申落执掌外事多年,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件事情而剥夺掉他的职责?”几个申落这一派的长老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反驳道。

“那就要看看他自己的意思了。”那长老毫不理会其他人,将问题继续转向给申落。

“只要能够有利于申家,我自然无所谓。”申落说道,“不知道打算推荐谁来负责这件事情。”

“他。”长老说着指了指刚才最先跟申落争议的那个年轻人。

“你倒是给你孙子谋了个好差事。”申落一派的一个长老冷嘲热讽道,“就不怕别人说你任人唯亲?”

“只要能够有利于申家事情,我自然不会理会那些。”那长老说道,“如果不是身居此位,我自然会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现在推举一个能够代表我想法人,不过分吧。”说着,长老还看了申落一眼。

“自然,我没有异议。”申落摇摇头,耸了耸肩膀说道,虽然他是对外的主事人,这件事情让出去之后,自己的权利会有所减少,但是实际上他也是巴不得将这件事情让出去,因为这件事情太难做了,而且结果并不会太好。

不过,申落也只是考虑到了这方面而已,至于更糟糕的方向也是没有怎么考虑,毕竟他也受申家的影响,对于申家的实力还是有着一定的自信的。

“既然申落都没有异议,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吧,从明天开始,楚家的一系列的事情交给申流去做,申落今晚就将此事交接完成,不要再生茬子,不过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到时候别怪家法无情了。”见到诸位长老即将因为此事吵起来,一直不说话的族长申廷喝止了纠纷,并将事情安排了下来。

“是。”一众长老虽然心中不满,但是既然族长说话了,就意味这事情已经拍定了,也不再争吵。随后一众族人撇过此事,对申家的其他业务进行了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