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萧烟送走了腻腻歪歪的两人,沈嘉安态度瞬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特别殷勤的搂着时斯的腰。

“路上小心。”

等车离开以后,萧烟就发现自家小朋友趴在窗台上笑。

紫葡萄似的明亮眸子弯成月牙,亮晶晶的,“妈妈,我看到他们啵啵啵了哎。”

萧烟:“……”

她就知道准没好事。

这小崽子学会了以后,该不会要去强吻上次那雪白干净的小男孩吧?!!!

萧烟已经做好了再次被请家长的准备。

果不其然,第二天她就又受到了来自幼儿园的邀请。

萧烟满头黑线的去了学校。

发现这次不是她想象中的事,而是……陆边边打架了!

萧烟吓得半死。

小玲老师吓得也不轻,踩着高跟鞋跟萧烟一起往教导处走,“边边妈妈你别急,边边肯定会没事的。”

萧烟脚步匆忙,一边走一边说,“我怕对方孩子有事。”

小玲老师:“……”

等他们到了教导处。

教导主任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正在教训几个小萝卜头。

这是临市最大的学校,分幼儿园区跟小学区,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学生也多。

萧烟没想到,陆边边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敢去招惹二年级的学生,还把人家给打了一顿。

粉雕玉琢头发自来卷的陆边边,长得像个精致的娃娃,如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格外可怜。

但他依旧凶的像头小狮子,对着那个高年级的小胖子龇牙咧嘴。

小胖子看起来更惨,脸肿了,嘴角还有血,脸成了猪头,正在嗷嗷大哭。

萧烟看到他脸上有伤,顿时心疼了,“边边。”

陆边边迈着小短腿扑进她怀里,“妈妈。”

萧烟看着他的伤,心疼的眼都红了,她家小宝贝平时再皮,她跟陆子野都没舍得打过他。

陆边边连忙用小手顺着她的背,“妈妈不哭,我没事没事。”

小玲老师又震惊了。

教导主任看萧烟很好欺负的样子,小胖子又是自己的儿子?顿时冷场热讽。

“陆边边妈妈,你家孩子才多大点?就敢动手打高年级的学长了?”

萧烟皱眉问,“是谁先动的手?”

教导主任:“当然是……”

“是赵宽先动手打我,陆边边才打他的。”

萧烟望过去,角落里站着雪白纤瘦的小少年,睫毛很长很黑?皮肤白的近乎病态。

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

教导主任一时语塞?瞬间不占上风。

他嚣张惯了,“就算是他先动的手?陆边边也不能还手啊,打人是不对的?你看陆边边把我儿……把赵宽同学打成什么样子了!”

小玲老师皱皱眉头,这什么歪理。

萧烟都直接听笑了。

她放开小崽子,站起身来?温柔水灵的姑娘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所以当她下一秒伸腿踹教导主任一脚时?大家都没反应过来。

她穿着带跟的浅色凉鞋?踹一脚疼的教导主任嗷嗷叫。

教导主任挥手就要打过来?“你有病吗!!!”

小家伙顿时炸毛起来,活脱脱像只小狮子。

“你敢动我妈妈一下?我咬死你!”

那个角落里的小少年终于动了?他也跑过来挡在萧烟面前。

萧烟低头揉揉两个孩子的头?笑的温软无害?“我打你?你倒是别还手啊。”

教导主任气的吐血,“你你你……你给我等着。”

办公室的门被踹开。

男人身形修长?迈着长腿走进来,精致野性的脸上带着慵懒的笑,神情冰冷。

“让谁等着呢?”

陆子野听到了这件事?也连忙从公司赶过来。

刚进门就听到让自家老婆等着。

“陆边边带你妈妈出去,我来解决。”

陆子野说完?就低眸看到自家儿子的脸,脸色交了变。

他讥讽的笑了一声,“真出息。”

陆边边小手捂住脸,往萧烟怀里钻。

丢死人了。

他拉着小少年跟萧烟就往门外走。

门还没关上,就看到陆子野一脚踹在小胖子屁股上,“我儿子是你能打的?”

小玲老师:呜呜呜这家人好暴力。

萧烟去给买创可贴。

陆边边坐在长椅上,小腿晃来晃去。

偏头冲着沉默的少年笑,“哥哥,你怎么这么弱啊,谁都能欺负你。”

秦寂绷着脸不说话。

看到他脸上的伤,目光有些复杂,他问,“脸疼不疼?”

陆边边眨眨卷翘的睫毛,娇滴滴的说道,“可疼了,哥哥给我吹吹好不好?”

少年别过脸,“一会儿你妈妈给你吹。”

陆边边可怜的吸吸鼻子,“人家明明是因为你才受的伤。”

秦寂看了他一眼,原本那么漂亮的小脸变成这样,的确让他有些难受。

他沉默了会,伸手摸了一把陆边边软乎乎的小卷毛。

“以后别这样了,我不值得。”

他低头凑过去,给小崽崽吹了吹伤口。

陆边边眯着眼睛,一脸享受。

“哥哥好弱,我还指望你保护我呢,以后还是我来保护你吧。”

“……”

-

萧烟跟陆子野一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陆边边一个人坐着。

萧烟:“那小朋友呢,我给他买了奶茶。”

陆边边:“哥哥害羞,就跑了。”

萧烟:“……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陆边边仰着小脸,笑嘻嘻的,“我哪有。”

陆子野别提多嫌弃了,“顶着小猪脸,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陆边边:“妈妈!!!你看我粑粑!!”

陆子野:“看什么看,今天是老子跟你妈妈的结婚纪念日,结果跑来看你这小兔崽子打架。”

陆边边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陆子野摸了摸怀中的硬盒子,问,“烟烟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陆边边:“粑粑我想吃鸡腿。”

“吃你个头,闭嘴。”

陆子野扭过头,温柔似水,“吃蛋糕?”

萧烟摇头。

“那甜筒?甜甜圈?”

萧烟看小崽子流口水的模样,“就吃鸡腿吧。”

陆子野咬牙,“……行。”

他有些无奈,“你们在这儿等我。”

萧烟在他走后,发现他的手机在自己包里,“走吧,跟爸爸送手机。”

她牵着儿子的手,刚走近,就看到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枚戒指。

别扭的问店员,“这戒指,能帮我塞进鸡腿里吗?”

店员:“……”

-

故事的最后,爱意揉杂其中,安抚了岁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