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啊啊啊啊啊啊……”

麦卡伦蓦得挣开束缚,面甲裂开,露出狰狞如厉鬼般的面容,死死盯着投影,以及投影后面的闫宇,发出似濒死野兽般的悲鸣。

他以往的沉着,冷静,理智……

强大的心态,钢铁般的意志……

一切的一切,在闫宇如小丑般恶劣的笑容中,彻底崩溃。

四目对视。

他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注视下,蓦得双膝一软,砰一声跪在闫宇面前,额角青筋突突颤动着,一字一句的道:“求你,求你……放过他们。”

所有人沉默了。

或惊讶,或骇然,但更多却是愤怒与无奈的望着他,望着闫宇。

“不会吧?”

闫宇咬着烟蒂,歪头盯着他,含糊的道:“你们可是秩序之门,传说中的正义使者,为什么不坚持信念?”

“求求你。”

麦卡伦似傻了一般,机械的复述着这句话,表情诡异的不再愤怒或扭曲,仿佛心死如灰般,流露出呆滞,麻木……

注视他几秒,闫宇忽而打了个响指,赫拉瞬时投放影像:“这是你们秩序之门成员所在的地方,告诉他们,如果不想死,不想家人死,那就拿东西来换。”

“什么东西?”

战斗天使长库巴,本能有种不好的预感。

“人命无价嘛。”

闫宇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所以能跟人命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人命了,麦卡伦,我给你一个名单? 把上面的人全杀了? 你们秩序之门的人……我一个不动。”

飒!

投影迅速消失,同时麦卡伦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真的?”

麦卡伦身体一颤? 眼睛蓦得亮起希望的光芒。

“导弹已经引爆了。”

闫宇点了点新出的投影? 淡淡的道:“你的决定很果断,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如果再晚二十秒,机会就没有咯。”

“好? 好……我一定会……”

麦卡伦手指发颤? 慌乱的拿出手机,当看到名单上的名字和信息时,后半句话戛然而止,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库巴等人。

这个动作? 被莎娜? 摩尔和库巴看在眼里。

本能的……

心里那种莫名的感觉,猛地清晰了起来。

“我……”

“他们有机会,你们没有。”

闫宇点了点库巴,眼中泛着令人心悸的漠然:“很抱歉,我已经给你们教会机会了? 但……给你们机会,你们不中用啊。”

“你不……”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闫宇再次打断他的话? 叼着烟随意说道:“你不就是想说,教会? 上帝,教义这些东西? 已经融入人类文明? 成为其一部分了吗?

贸然毁了教会? 会造成这样啊,那样啊,那样啊,这样啊乱七八糟,奇形怪状的影响,会造成什么什么动荡……

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有本事……你就让全世界的信徒联起手来追杀我,来一个我杀一个,十个杀十个,一千万,一个亿,十个亿……互相伤害啊。”

“我杀了你啊……”

库巴面色大变,狂吼着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你这个恶魔!!!”

“恶魔?”

闫宇吐出烟蒂,战甲瞬时覆盖全身,披风能量汇聚,霎时化作两扇巨翼,带着他直入天穹:“麦卡伦,机会给你咯。”

麦卡伦捏着斧子,咬牙切齿的朝卡莉娜吼道:“快,拦住他们!!!”

莎娜和摩尔见状,瞬间拦在麦卡伦二人面前,将他们暂时拦下。

莎娜抿了抿嘴,吼道:“库巴,那个恶魔交给你了。”

“好。”

库巴低吼一声,蓦得脚下一踏,如利箭般冲天而起,提着数十米的能量剑,朝闫宇凛然斩出。

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将闫宇斩杀。

只有这样,才能挽救更多的人。

“嗯?”

闫宇低头看去,唇角泛起一抹冷笑,从后腰扯出一把流光似水的短剑,[西瑞玛之祸]嗡嗡宛若龙吟:“就凭你?”

咔嚓嚓……

战甲表面能量攒动,130%能量效率彻底爆发。

装备技能【绝杀】发动。

危险。

库巴瞳孔剧烈收缩,下意识收剑横档。

却见一抹如擎天巨柱般贯天穿地的虹光,在震耳发聩的气爆声中轰然乍现。

噗嗤……

战斗天使长,这具和双子战甲不相上下的古文明结晶,能硬抗火箭炮的战甲,摧枯拉朽般碎裂崩溃。

一条条能量回路暗淡下去,表面咔嚓迸现道道蛛网般细密的裂纹。

库巴冲势被阻,他的防御动作根本没有起到任何左右,身体好似一只蚂蚁般,被粗长的手指强行按了下去。

轰隆……

地面上,交战的麦卡伦几人连忙后撤,惊惧莫名的望着倒塌的大楼废墟,以及天空中扇动巨翼的人影,脑中一片空白。

怎么,可能?

这种恐怖的破坏力,完全不能用人类来形容……

这尼玛。

同样都是战甲,为什么他能这么强?

以闫宇这家伙的实力,恐怕想覆灭一个国家权力高层,都不过是举手之劳。

简直,恐怖如斯??

“库巴?”

莎娜和摩尔,如梦初醒的回过神,强忍着头顶的心悸,嘶声喊道:“库巴……”

尽管他们的主观意识,已经给出结果。

库巴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

但感性却让他们不得不抱着一丝希望。

万一。

万一呢?

轰隆隆……

圣光突显,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废墟推平。

二人慌忙朝地面大坑奔了过去:“库巴,库巴你不会死的……上帝会保佑你的,肯定……。”

“上帝?”

闫宇表情有些古怪,敲了敲耳侧的装置,随口道:“赫拉,给我标记森马的坐标。”

赫拉疑惑的道:“他们已经在那份名单上了,麦卡伦会处理他们吧?你现在最该做的,应该是准备拍卖会。”

“我可是人。”

闫宇摸出一支烟点燃,静静的飘在半空,目光远眺这座城市:“就算再冷静,也无法达到绝对理智的地步,所以……需要宣泄一下。”

赫拉笑着道:“宣泄?杀戮确实是个宣泄的方法。”

“杀戮?”

闫宇楞了一下,随即摇头失笑,望着周围被波及死亡的尸体,啧啧道:“我可不是杀人狂,我找森马大主教,是要向上帝祈祷呢。”

“诶?”

饶是赫拉运转速度远超现代电脑,可闫宇这种骚,操作,还是让她有短暂得卡壳。

“我杀人,放火,爆炸,威胁,暴力,犯罪……”

闫宇朝天际飞去,口中嘀咕:“我罪孽深重,所以需要找大主教忏悔一波,消除我心里的负罪感才行。”

赫拉有些憋笑:“恕我直言,闫,你这似乎叫自欺欺人。”

“emmm,人类一直在自我欺骗,不是吗?”

闫宇晃了晃手里满是裂纹的吊坠,库巴已经死了,但他的同伴还希望有奇迹,这不也是一种自欺欺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