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夏林想要祭炼第四只幻灵,就必须找到一种化生果的灵物。

而之前他也曾经翻阅过诸多的典籍,甚至那名堪比活字典的景颜女修,也是未能在上景宫杏楼里面,找出这种名为化生果的灵物。

“希望化生液,真的能够与化生果有关!”想到这里,夏林上前用自己的身份牌,往那则任务上一贴,如此便算是接下了那个任务。

用神识往里一扫,相关的任务发布人的信息,马上就涌入了脑海。

“玄景宫,封浩?”

夏林对这个名字有着一定的印象,原因无他,实在是此人太过于出名,其名声甚至能传到连他这个闭关十年如一日的人耳中。

黄庭谷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斗战狂封浩的名字。

此人酷爱挑战他人,早在筑基期时,就常年混迹于黄庭谷演武场,八景宫中几乎有名有姓的那些弟子,几乎都曾经被他挑战过,甚至乎夏林都收到过挑战函。

只不过当时,夏林正好在闭关,也就懒得理会此人。

回想起刚才进入空港的时候,夏林依稀记得旁边飞掠过一艘破破烂烂的凌空舟,上面所站的一道人影,似乎就是封浩。

“看来他也回到了空港中暂时休憩,如此倒也是个不错的机会,正好可以借着完成任务的机会,向封浩打听一下。”夏林如此想着,开始往空港那边走去。

此时空港里,已经停靠着不少的凌空舟,这些都是从血巢里暂时退出来的。在靠近空港西侧的区域,有一艘破破烂烂的凌空舟停靠着,旁边空出了好几个位置,但始终没有人选择停靠在此处。

当夏林来到这里时,正好看见了一道古铜色皮肤,全身肌肉虬结,体型足足有一丈高的魁梧身影,此刻正在走下船来。

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是封浩。

封浩望着走来的夏林,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转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神色大喜道:“师弟你可是来找我切磋的,没问题,这里……”

夏林眼角一跳,心道这封浩的斗战狂称号果真没交错,这都能给他想到挑战上面,眼看着他越说越离谱,便连忙将其话语打断。

“封师兄,我是看到你发布了求购化生液的任务。”

“啊哦……这样啊。”封浩的脸上,明显的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不过转而有兴奋起来,抓着夏林的肩膀,惊喜道:“真的吗,夏师弟你……这么快就得到了化生液?”

“当……然。”夏林挣脱对方的双手,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见此,这封浩搓了搓手,露出犯错般的表情,摸着自己宽大的脑门,小声道:“不好意思啊,一时太过激动,再确认一下,夏师弟你真的得到了化生液?”

这真不是封浩太过大惊小怪,而是这化生液真的太难得到了,他在冲进血巢之后,手撕了三名金丹级别的血河道门人,也未能从它们身上得到哪怕一滴化生液。

因为化生液对这些血河道鬼修来说,也是异常珍贵的东西。

不然当初那只血魔在喷出化生液的时候,也不至于露出那肉痛的表情。

闻言,夏林手腕一翻,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瓶化生液。

一瓶化生液,里面装着十滴的数量。

而这样的瓶装化生液,他足足有三瓶之多。

解除上面的封禁,一股异香立刻从里面发散出来,而闻到这股异香的封浩,表情立刻变得激动起来,转而又是一脸的纠结。

因为他的贡献点,还不足以兑换这十滴化生液。

一名金丹修士支支吾吾起来,会是什么模样?

如今夏林算是见识到了,不过听完封浩的话后,他却是摇了摇头,见封浩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后,心中不觉有些好笑。

过了一阵,他才道:“不知道封师兄,可曾听说过化生果?”

谁知封浩一听到这话,居然是忽然换上了一副极为警惕的表情,可上下打量一番夏林之后,脸上又是一阵疑惑。

“奇怪了,这看起来也不像是被夺舍过的样子。”

他喃喃自语的声音不小,让一旁的夏林都听得一清二楚。

夺舍?

“难道这化生果,还跟夺舍有关?”夏林心想若是如此,那么杏楼中找不到化生果的资料,也就理所当然起来。

在修真界中,夺舍向来是一种讳莫如深的话题。

而跟夺舍有关的典籍,自然也不会大摇大摆的摆出来,能够让一般修士知道的,只有如何应对被夺舍的反击手段。

夏林没想到化生果,居然还能跟夺舍扯上联系。

正当他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空羽的驱动声,却是又有一艘凌空舟入港停靠了,而且不选其他地方,偏偏要往封浩这艘凌空舟旁边靠。

不一会,从上面飞出一道遁光,径直朝两人飞来。

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夏林脸上露出一丝意外,来人居然是凌剑心。自从上次天火绝渊一别之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凌剑心落地后,表现得一脸惊讶,望着夏林跟封浩,很是意外的道:“夏师弟,还有封师弟,你们两个这是在?”

从凌剑心的表情来看,他跟封浩的关系似乎不错,而后来封浩的话也证明了这一点。

“哈哈,你是说夏师弟有可能被夺舍了?”凌剑心听了封浩的话之后,不知为何的哈哈大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夏林听到这话,顿时心生好奇。

凌剑心见夏林的表情,便向两人解释起来:“封师弟你可能有所不知,这位夏师弟可是剑景宫的,而且还修习了剑景宫的青莲剑典,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夏师弟修炼的居然是青莲剑典,这样一来的话,还真是不可能被夺舍了。”封浩听了,先是大叫一声,然后看了夏林一眼。

凌剑心这时向夏林道:“夏师弟,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算多,这算是修炼青莲剑典的一个好处,那就是只要炼成了本命飞剑之后,几乎不可能被夺舍。”

夏林闻言,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此。

若真的是有人想要夺舍自己,那么因为夏林有着本命飞剑的帮助,夺舍的结果要么是失败,要么就是两人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