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面对诸葛昂的反问,花朝似懂非懂,但也听明白了其中的某一层意思,那就是——这大鸟,其实才是个厉害的角儿!不过,凤凰厉害与否并非现下他们的要紧事儿,现下要紧的事情是,他们得向陈之轩和诸葛昂确认他们是否真的已经破解了这道题。

于是锦官看向陈之轩,开口道:“这最后一道考题你们出的是‘本我’两个字,难道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那般简单,只是为了让我们寻找到自己本来的来历?”

此话一出,诸葛昂和陈之轩有些讶异,随即又恢复了正经。陈之轩郑重开口道:“既然这般问,看来是已经有所答案了!”

“此话是何解?”锦官严肃起来,神情之中却又有一丝微恙,似乎很是紧张。

“不妨你先说说你们寻找到的答案,我再来断定你们是否真的破题了!”这般故作神秘,弄得锦官倒有些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了,但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说出来。

“花朝说,我乃司辰天转世,可是真的?”

“哈哈哈……”未等陈之轩说话,诸葛昂率先笑了起来,走到锦官身旁,“小子,你……”

面对诸葛昂的欲言又止,锦官的表情瞬间松弛了下去,叹道:“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是那么厉害的人的转世嘛,吓死我了!”

“说什么呢你!”锦官还沉浸在万幸的情绪之中,突然后脑勺就被用力打了一下,诸葛昂的那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响起:“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可真是一点没有阿辰的气质!”

锦官惊恐的看着诸葛昂,指着自己的鼻头确认道:“所以我真的是……?”

“不然呢?”

“天渊阁任何事情都不会是平白无故就出现的,既然你们能够得到这个答案,那就不会是假的,至于怎么样得到的,那都不重要了!”陈之轩打断诸葛昂和锦官的打闹,郑重其事地说着,然后又看向花朝他们说道:“你们呢?”

“我们?”朽兮指着自己,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宋元也跟着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花朝看了看他俩后,迟疑着要不要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但她这般心思又怎么逃得过陈之轩的眼睛。

“花朝姑娘,你呢?”

“我?”花朝心想,若是把自己的来历说了出来,会不会被他们给轰出天渊阁,毕竟自己这个身份吧,貌似有些见不得人,因为以前,司辰天是把她藏起来的。以前在天渊阁的时候,她统共就被两个人见过,一个是司辰天,另一个就是诸葛昂,而那时,诸葛昂和自己似乎处得不是很友好,所以万一这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要算以前的账,那凭借自己的实力,铁定是弄不过人家的。

花朝在心里盘算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冲着他们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你刚才不还在说题解了吗?你还说什么山茶爷爷让你来皇城修炼啥的,你老是交代,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一旁的锦官毫不客气地戳穿了花朝想要隐瞒的小心思,迎来的是花朝的怒视。

“臭小子,你不说话你会死呀!”

“我又没说错!”锦官满脸委屈。

“你不要拉我下水啊!”花朝更加委屈,“你知不知道,诸葛昂和我的以前有仇啊!”

“什么仇?”

“夺夫之仇!”

“什么?”一听这话,锦官吓得大声叫了出来:“你抢了他男人!!!”

“小声点!”花朝一把捂住锦官的嘴,然后把他拖到一旁制止住他,小声告诉他:“那个男人,就是司辰天,也就是你!”

锦官听她这么说,一脸懵逼地看着她那张一本正经的了脸,伸手试探性地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愈加疑惑了。

“你不是总是做一个梦吗,梦里有个女子为你挡箭死了!”

“对呀!”

“那女子就是我!也可以说是我以前!”

“哈?”

“简单讲就是,我和你之间渊源颇深,早在万年前花渊谷就已经注定了。那时候你是花渊谷谷主,不小心被人算计死了,然后转世成了司辰天,结果又因为魔族又死了,然后就转世成了现在的你!”

“哦!”锦官似懂非懂,又问道:“那你呢?”

“我命比较好,一直没死成,但万年前你在花渊谷死的时候,我也受了重伤,然后就被当时山茶爷爷的父亲带回了卜谷山重新修炼,待到我有所成之后,就一直在寻找花渊的转世,后来找到了天渊阁,找到了司辰天,也就是你的前世,后来就发生了我们梦中的事情,我又没死成,受了重伤,被山茶爷爷带回了卜谷山,记忆被凤凰封印在了凤羽符中……”

花朝尽量言简意赅地把她从凤羽符中得到的信息给锦官说了一下,但锦官还是有些糊涂,来龙去脉他是了解了个大概,但这和诸葛昂有什么关系呢?锦官看着花朝,追问道:“可这还是没说清楚你和诸葛昂之间的夺夫之仇是怎么来的啊?”

“额……”花朝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迟疑了一下,说道:“按凤羽符里面的记忆,我总觉得诸葛昂以前对你的前世,也就是司辰天有什么非分之想,以至于我突然出现在司辰天身边的时候,他颇为不爽,所以我猜想,他可能是担心我抢走司辰天,所以才那样对我!”

锦官听完她这不着调的描述,用力戳了一下她的脑袋:“花朝啊花朝,你脑子里面能不能有点儿正常人的想法!”

花朝疑惑,“我这想法不正常吗?”

锦官不想搭理她,摇着头说道:“得了得了,懒得跟你屁话了,咱们还是过去说清楚吧!”

“我不!”

“为啥?”

“我怕他报复我!”

“有啥可怕的,你说那事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那是你乱想!”

“怎么可能!你是不知道以前他对我多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