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咳咳!”

林熙趴着的身体,翻了个个,在陈天齐那一击到来时,林熙身上的护甲符算是立功了。

因为那一击不带破盾属性,正好算是与护甲符同归已经,不过剩下的冲击力,林熙却是一点不落的吃下了。

他觉得自己肋骨都断了七八根,不过好在他是坐着挨了这一击,一路的翻滚让他卸了不少力,也没撞树来个二次伤害。

挣扎着起来的林熙,先是摸出一张气血符打在了赵世平身上,这是目前阶段他掌握的唯一能治疗的灵符了,又是一张聚阴符打在陆芊芊身上。

“嘤咛!”一声,陆芊芊竟然醒了过来。

这让林熙都没想到,于是直接拿出那块让陆芊芊附身的灵玉牌,直接施法,捏碎打在了陆芊芊身上。

然后不管恢复中的陆芊芊,又是一张雷击符打在了陈天齐身上。

陈天齐毫无抵抗的被雷击符劈的在地上滚了两圈,林熙这才放心!

做完这一切的林熙,才摇摇晃晃的向赵世平走去,他准备给赵世平输些灵气,不管什么情况,先护住心脉,只要回到柳州城,那么还有得救。

“公子小心!”还没走到赵世平的身边,就听到陆芊芊急切的呼喊!

努力转过头来的林熙只看见了空中悬浮的魂盘,射出一道绿光,冲进了自己的脑海。

林熙只有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爱是一道光,绿的心发慌么?

随后林熙就觉得脑海一阵刺痛,眼皮也落了下来,这最后这一瞬间,林熙看到了原本应该本自己劈死的陈天齐不知道什么时候倚着树根坐了起来,全是血污的脸上挂着微笑,非常非常的诡异,但是却出其的有几分幸福之色。

似乎还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冲向了那碧绿的魂盘,然后……剩下的就是一片黑暗!

……

“哈哈哈哈,高兴,高兴啊!”

“恭喜了,没看出你艳福不浅啊!”

“这杯一定得喝,你们说是吧?哈哈!”

林熙顿时感到脑子里一片昏沉,使劲摇了摇头,眼前的光线也亮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他吓了一跳。

他正在自己婚礼的现场,而此时他正在敬酒,面前嘻嘻哈哈的都是自己的同学。

不可能啊?难道自己被魂盘打死了,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而时间只过去了几个小时,嗯,接亲,酒席开始,喝到现在这个情况,算一算差不多一个小时是一年。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好像有些失败啊,早知道就一直莽下去,说不定第一次历练就死回来了了,那说不定自己还能赶上接亲破门。

就算是没死也起码爽了一把,游戏嘛,就是要爽,而自己却因为惜命猥琐了六年,结果还是逃不过一个死。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一定要骚起来!

不过现在也挺好,还是现代社会适合自己,看看这婚礼现场,看看这大屏,看看这音响,看看……咦,竟然还有两个服务员在打架,好可笑,酒店竟然没人管,也没人录下来发个朋友圈,DY之类的。

那我拍好了,刚去摸手机的林熙,手瞬间被人拉住了,“你们别这样,大喜的日子林熙喝太多了不好,不然过会儿洞房找不到了怎么办?”

“哈哈!”那人说完四周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好了,现在他已经喝多了,这杯我代了,你们自己尽兴,我先扶他过去休息一会儿,不然晚上咱们闹洞房的时候,他就是一条死鱼,你们闹什么?”

“好!”酒桌上的宾客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我结婚谁替我喝酒?不过脑子还真的混乱呢,自己应该是真的喝多了,仔细看了看说话的人,“哦,老秦啊,我当时谁呢。行,我没醉,就是头晕,你先扶我躲起来,对了晨晨呢?”

“换敬酒服去了,哪个想到你还没开始敬酒,就被他们两杯灌倒?”秦宇才笑了笑,打趣道。

“行,我也过去!这边你看着,哦,对了,看到那边没有,两个服务员打架,到现在都没人管,我去看看,我结婚他们怎么能这样呢?酒店经理在哪呢?”林熙虽然头晕,但是仍然不忘打架的那两个服务员。

秦宇才一把拉住了他,“你别去了,他们两个捡到了一个宝物,然后都说自己的才打起来了,你还是找到晨晨敬酒先,这事交给我好了,我回头判给其中一个就好。”

林熙听了笑骂道:“还他妈宝物?金项链吧!哈哈,你判锤子,交给警察叔叔就行了,行,交给你了,我先过去了!”

头脑晕眩的林熙,下意识的忽略了一切异常,他要这期待已久的婚礼,圆圆满满的,他还要见见自己六年,不,六小时没见的父母。

婚礼一切顺利,婚后的生活也和和美美的,就是楼下两只小狗因为争地盘,总是打架,让他经常睡不着。

给物业反映了,物业也解决了好几次,但是那两只小狗还是成夜成夜的打,两年过去了,小狗依旧,林熙只好搬家了。

搬家后生活变得不是那么美好了,因为他的女儿总是打架,只要一没拉住就和其他小孩打,而且总是拉住小区另一家的孩子打。

光是赔礼道歉都快把人家门槛踩破了,为了女儿的教育,自己都快秃顶了,自己的妻子一如既往的温柔孝顺,但是就是从来不管自己的女儿。

而且他也好奇,自己的女儿,一个女孩子,怎么老是揪着人家男孩子打,最可气的是两个孩子,还分到了一个班,老师天天来家访,但是就是不给他们分班。

一转眼,自己的女儿已经十几岁了,和她妈妈一样温柔,美丽,大方,善良,除了殴打邻居那个小孩。

林熙觉得这样不行,需要和女儿好好谈谈了,一个大姑娘了,这样成何体统,也不怕别人笑话,于是在饭后,把女儿拉到了书房。

“女儿啊,你一直是我的骄傲,但是爸爸想给你提点建议,不知道可以么?”林熙斟酌了下语言,毕竟已经是青春期的孩子,可得把握个度。

哪知自己的女儿,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露出一个期待已久的目光,说道:“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林熙的心瞬间愧疚了起来,他现在才想起来,自己虽然为女儿操碎了心,但是好像真的一句话都没说过,这么十几年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林熙还没道歉,自己的女儿紧接着问道:“我是谁?”

“我女儿啊!”林熙很是奇怪,难道她已经开始恨我了?

“那我叫什么?”

女儿的这句话把林熙问愣住了,对啊,自己的女儿叫声什么?盼盼,娜娜,娇娇,宁宁,似乎都不对?那叫什么呢?

女儿就这样看着他,并没有催促。

林熙沉思了一会儿,后来竟然释然了,“呵呵,叫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你是我的女儿。”

然后让林熙恐惧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女儿听完,怒气冲冲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竟然将自己的母亲从被窝一把拽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顿爆锤。

边打还边说,“我想打你已经很久了!”

让林熙惊讶的是,自己的妻子不但没防守,也没出声,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就这样笑盈盈的被自己的女儿锤着。

微笑着问道:“哎呀,你都起床了呢?是不是要上学了?我现在就给你做饭去,不好意思,是妈妈睡过头了。”

说完就径直走向了厨房,眼前发生的一切好似不存在一般。

林熙就这样看着,不知所措,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直到女儿给了他一个“你是否明白了的眼神?”,林熙才幡然醒悟,家庭和谐最重要,然后连忙跑到厨房,一把搂住妻子的腰。

“对不起啊,女儿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个孩子,回头我好好和她谈谈,现在我们刚吃过晚饭,她上学是明天的事,你先睡觉吧!”

林熙说完,自己的妻子转过头来,微笑的看着他的眼睛,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说道:“晚安,亲爱的,早点休息哦,明天还要早起,那我先睡觉了。”然后回到房间去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也一如既往的牵动着林熙的心神。

而看到这一切的女儿崩溃了,“啊!~!”一阵刺破耳膜的尖叫,然后拿起家里的花瓶,椅子,桌子,沙发,冰箱什么的,都往地上砸。

林熙很好奇自己的女儿力量怎么这么大,以后举重肯定是世界冠军,但是并没有制止,他的内心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孩,需要发泄。

林熙就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边砸东西,一边怒吼:“第几次了?啊!第几次了!你是猪嘛?去死,去死,给我死!!!”

而这一切林熙都平静的看在眼里,也没去制止,就好像她说的似的,这一切都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唉……”

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叹息,像是四面八方,也像是从虚空中,似乎又感觉是从心底。

然后整个空间开始破碎,一点一点从屋顶开始化为虚无,就连卧房林熙已经去休息的妻子也化作了虚无,目光所及,只有林熙和自己的女儿还依然存在。

但是随后自己的女儿也破碎开来,破碎的女儿变成了一个身穿红色霓裳的绝美女子,身上散发出阵阵魅惑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