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梦境里,有人在唤她回国。

然后她就见到了小时候救的那个漂亮小男孩,她不知道他是谁,但她想回国找找看。

于是便顺着这个话题,苏子情将当初发生救江榭的事情,事无巨细地全部说给他听。

此时的江榭才知道,他一直都误认错了人,原来苏子情才是当年救他的人。

一时间百感交集。

江榭倒也没有将认错人的责任推给紫芙,本就是他自以为的,从来就没有向紫芙求证过,自己认错了也怨不得旁人。

自此一事后,苏子情成了江榭的救命恩人。

出于报答恩人的心思,江榭和苏子情相比以前接触地更加频繁。

苏子情在绘画和音乐的见解上,经常让他赞叹不已,隐隐有了几分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意。

而这一切,在一次苏子情的画作在s大校内得奖,江榭为她庆祝后,彼此的知己关系被彻底打破。

酒后乱性。

在醉酒庆祝后,发生在了江榭的身上。

当时的江榭整个人都是懵的,坐在床上,盯着雪白床单上那一簇血色,有些出神。

苏子情没有说让他负责,只是沉默着自顾自地穿好衣服。

只是这样的苏子情,让江榭愧疚更深。

于是,没过多久,苏子情就成了江榭名正言顺的女朋友,甚至还带回家见了家长。

秦雪看不上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女人,儿子之前的女朋友再不济也是个企业的独生女,这眼光简直是越找越差。

不过秦雪再不满,也没有当着江榭的面说出来,只是对苏子情的态度冷淡了些。

秦雪再如何看不上她,苏子情也不在乎。

反正江榭就是个踏板,她的目标是陆止聿。以后江家的所有人,都会被陆止聿逼得自杀。

在此之前,她要尽快让陆止聿注意到她。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江榭被江沐勒令去参加一个酒会,她作为江榭的女伴,要陪他一起去。

在酒会上,她见到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陆止聿就像是一束最耀眼的光,站在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男人一身剪裁合身的高定西装,随手端着一杯酒,唇边挂着淡笑。

五官俊美而深邃,在大厅吊灯的靡丽灯光下,姿态神情自如,贵气浑然天成,更显得醉人心魄。

再加上他出众的能力和不菲的身家,在场的女人无一不为其倾倒。

即便知道他有了家室又如何?

这样的男人,就不该为一个女人而停留。

只是陆止聿风评和他为人一样,在外一点不近女色。

这么些年,除了他那个突然娶的老婆,竟然没有任何女人能近了他的身。

s市上流圈子的千金们既失落又骄傲。

失落于不能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发生一段风流韵事,同样也骄傲于她们看上的男人与其他男人不一样。

洁身自好,贵气又迷人。

……

酒会中心的陆止聿,笑着和身边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手中的酒一滴也没喝。

脸上虽在笑,可眼底是纯然的冷漠和警惕。

说了一会儿,陆止聿借口推脱去了洗手间。

将酒杯放下的时候,假装失手把酒杯碰倒在了桌面上。

酒液迅速渗进桌面铺着的软布上,洇晕开来。

陆止聿没管它,转身走进一旁的洗手间里洗了手。

苏子情从来了酒会后,就一直将注意力放在陆止聿身上。

见他去了洗手间,也迅速找了个借口,从江榭身边离开,直奔洗手间的方向。

苏子情走得快了,刚走到拐角处,陆止聿就从里面走出来。

眼见迎面就要撞上,陆止聿习惯性地往旁边撤开一步。

没想到陆止聿会这么避嫌,苏子情急中生智,假装没站稳,将手里拎着的小皮包扔在了他的身上。

皮包啪嗒一声摔在地上,陆止聿果然停了下来。

陆止聿没有替她将捡起来,只是视线极冷漠地看了过来。

苏子情捂着脸,故作娇柔地不好意思笑了笑,“抱歉,刚刚没有站稳,包包脱了手。”

说话间,苏子情走过来,拾起落在地上的皮包,弯腰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在陆止聿面前显露出自己雪白胸口的事业线。

捡起皮包,随后又朝着陆止聿伸出手,“你好,我是江榭的女朋友,能认识你一下吗?”

眼眸弯弯,其中的勾引之意不言而喻。

陆止聿本以为这是刚刚酒会上想给他下毒的,听她说完这几句没营养的话,直接转身走人。

没想到陆止聿竟然对“江榭的女朋友”会无动于衷,让她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可把苏子情给气得不行。

不过她没有泄气,现在陆止聿对她无动于衷,无非就是还没认清事实。

等到陆止聿明白过来江榭现在真正爱的人是她,而他的现任妻子于他而言没有任何价值后,就会主动回来找她。

苏子情本想到那时候再拿乔一番,可一想到陆止聿的性情不定,又松了心思。

心里暗暗决定,只要陆止聿求娶她,她就立刻答应!

怀着这样的想法,苏子情再回到酒会上,亲昵地挽住江榭的胳膊,往他身上更靠近了几分。

本想在陆止聿面前,好好展示她和江榭多么恩爱。有她在身边,江榭是多么幸福。

却没想到,她摆弄了半天,连陆止聿的影儿都没见到。

直到听到别人的交谈,才知道陆止聿早就离开了酒会。

这个消息,又将苏子情给气地脸色涨红,胸口起伏不定。

-

深夜一点。

医院。

陆止聿今夜有些睡不着,开了车出来,不由自主就将车开到这里。

在车上顿了两秒,这才拉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家私人医院的最高一层,被他全部封锁,走在空荡的医院长廊上,静悄悄的。

一直走到紫芙的病房前,陆止聿轻轻推开门。

即便知道里面躺着的女人没有醒过来,陆止聿还是下意识放轻了动作。

没有开灯,循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几许微亮的月光,慢慢走了过去。

床上女人已经足足睡了三个月,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

按照医生的话来说,也许明天就会醒,也许永远也不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