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他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魔教弟子,喜欢与这些奇禽猛兽为伍,史三松有灵驹,安怀远有祖牛,一个比一个牛拜。

祖牛飞奔过来,一头朝着洛影寒等人撞去!

力大无穷,若是以前的洛影寒,怕是应付不来。

不过此刻,洛影寒的功力,已经无比地深厚了。

轻揽两位佳人的腰肢,飞到另外一边,轻描淡写,将祖牛的攻击化解掉。

祖牛这一撞,将他们方才所站的巨石,撞得碎成无数片!

发出“轰”地一声。

洛影寒瞬间明白了,这九层高塔原来并不是安怀远、彭子京他们击倒的。

而是祖牛撞倒的!

刚才那“轰”地一声,便是它一撞所发!

三只利角,每一只都长达半丈,闪着冷冷幽光,坚硬无比!

身子庞大,飞奔迅捷,加上长角锋利,这样的神兽,谁不能抵挡!

安怀远抚须笑道:“姓洛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死在这三只利角上的江湖好汉,不知道有多少呢!祖牛有个特点,一旦认准了对手,就会如影随形,不将其杀死,绝不罢休,嘿嘿嘿。”

两人笑得阴损腹黑,有祖牛在,他们大可以坐观好戏。

洛影寒使出绝妙轻功,镜湖飞渡,巧妙应对,不跟它硬碰硬!

洛影寒道:“江湖上发生连番惨案,都是你们犯下的吧?”

安怀远笑道:“你就快要死了,还有心思了解这些?”

洛影寒道:“唉,看在我快要死了的份上,你就跟我说道说道吧。”

安怀远道:“不说你也应该猜得到,咱们魔教弟子重临中原,岂能无声无息而返呢?”

洛影寒假装不敌,显出狼狈的样子,每次祖牛撞过来的时候,他都故意慢上几拍,在安怀远他们看来,洛影寒只不过是运气好,这才侥幸躲过,再捱得片刻,他将被祖牛撞得肠穿肚烂!

洛影寒道:“江湖上无头公案,到头来全算在了我的头上,你说可气不可气?”

安怀远道:“这就对不住了,姓洛的,谁叫你如日中天,声名远播呢!”

若说近半年来,江湖上名声最响的人是谁?那就是洛影寒了!

洛影寒道:“难道不是你们有心嫁祸?”

安怀远道:“有心嫁祸也好,无心插柳也好,有什么区别呢?中原的武林人士,又有几个分得清是非曲直?”

听他这样讲,洛影寒竟有同感。

是非曲直,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江湖之中,趋吉避利之徒太多了,利字当头,谁还管什么是非曲直。

一听说他得了切梦刀,多少人争着来抢?

明明是魔教的弟子在杀人,多少人想都不想,就把这些血债,推到了洛影寒头上?

洛影寒见差不多了,将两位佳人放下,挡在她们前面。

祖牛连撞十几下,都没有成功,见洛影寒停下,急忙使出了全身力气,气吞山河,撞了过来!

只见洛影寒撮唇作哨,“律”地一声,声音胜过安怀远不知多少倍!

祖牛奔到洛影寒面前丈余的地方,立刻刹住了脚!

四蹄深深插进了土里,拖起四道深痕,由于惯性,祖牛一直奔到洛影寒面前,这才停住!

它的三只利角,已经凑到了洛影寒面前,可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它已经停止了攻击!

这……

安怀远、彭子京面面相觑,冷汗涔涔。

不可思议啊,祖牛竟然不再攻击洛影寒!

安怀远惊呆了,等他清醒过来,立刻撮唇作哨,“律”地一声,想要唤醒祖牛心中的杀气!

可是,他连吹四下,祖牛仍然站立不动。

更叫人不敢相信的是,洛影寒伸手,轻抚祖牛的三只利角,他的嘴角,噙起一丝温和的笑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祖牛是他家的宠物!

“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彭子京问道。

安怀远道:“我也不知道,祖牛认准了的对手,一定要将其杀死,才会罢手……怎么看这情形,他跟姓洛的,是老相识啊。”

彭子京道:“那……不好。”

他反应很快,立刻想到了这当中的关键之处。

只见祖牛调过头来,水桶一般大的双目,凶光毕露,四蹄放飞,朝着彭子京、安怀远两人冲了过去!

洛影寒笑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彭子京、安怀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是他们驯服的猛兽,到头来,竟然会与他们为敌!

说这些已经没用,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来躲避祖牛的攻击!

两人分散开来,洛影寒与祖牛一番“交流”,祖牛认准了他们就是敌人,追着他们索命。

安怀远、彭子京都是四品中境,还远不及洛影寒的造诣,只躲了四个回合,就已经明显招架不住了。

祖牛发出攻击,可不是简单的冲撞,它有了灵性,一样可以找到对手的弱点。就实力来论,祖牛的实力,要远在灵驹之上。

洛影寒刚才躲得巧妙,彭、安两人就够呛了。

两人很快就险象环生,心中一慌乱,实力也就打了折扣,反而祖牛越战越勇,就在第七回的冲撞上面,安怀远的身法慢了点儿,被祖牛第三只角撞了个正着,不用说,肠穿肚烂。

祖牛昂首,安怀远高高地“挂”在了角上,鲜血流了一地!

彭子京心痛至极,叫道:“老怀!”

安怀远四肢抖动了片刻,就断了气。

彭子京跟安怀远同是魔教的长老,交情颇深,这回带着祖牛而来,本来信心满满,胜券在握,撞倒九层高塔之后,他们以为洛影寒已死,不料洛影寒不但没死,反而还能叫祖牛反水,倒戈相向。

安怀远惨死,彭子京心想:“看来,我这条贱命也要撂在这里了。”

刚才祖牛以一敌二,他们两人都还有机会得以喘息,如今安怀远死了,祖牛专攻彭子京一个人,以彭子京的武功,又能敌得过几回?

彭子京将鬼头刀横在胸前,力灌刀身,想跟祖牛拼命。

他想得清楚,与其畏畏缩缩死在对方角上,还不如放手一搏,就算不幸战死,也要光彩得多。

便在祖牛全力攻击的当口,不远处的树林里面,一人飞身而至!

人未至,箫声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