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月阁没有与零一战队纠缠,这次交锋很快结束,双方也很快分散开,诡异的是竟然都不想追着对方继续打。

危机缓解,但也只是暂时。

明月阁必然还在暗处监视他们,如果被佟年发现恒刀一剑真的失去控制无法参战,那才是危机开始。

刘绛卿松了口气,迂回到队伍里思索了下,对鲁云茜说:“茜茜,摘掉耳机放松一下。”

鲁云茜听到他的话蓦地明白过来,立刻将耳机摘下放在键盘上方,神情变得从容,用手理了理飘落到脸侧的发丝,深吸一口气后又重新戴好了耳机。

就在放下耳机的时候,她手指刚好碰到键盘上方接线旋钮位置,轻轻滑动了那个看似只是保护皮圈的旋钮。

身后裁判并未发现这个动作有什么异常,所有注意力都在鲁云茜的屏幕上。

屏幕里,站在原地待机的恒刀一剑突然动了起来,和队友们一起快速退回到自家阵地里,似乎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现在怎么打?不能按照原来方案进行了吧?”周珂虽然不知情,但也察觉到了队伍里微妙的氛围。

“他不在了吗?”晴川平静地问着,仿佛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

“不在了。”鲁云茜回答的语气里听不出失落感,和晴川几乎同样平静,让刘绛卿有些惊讶。

“你有什么计划?”晴川问。

“和原定计划一样直接开团,刚才出了点意外,现在没事了。”鲁云茜说。

“你要和林远志打?”

刘绛卿忍不住声调上扬,不可置信地看向鲁云茜。因为他知道刚才可绝对不是“出了点意外”,也绝不是“没事”。那个能碾压林远志的恒刀一剑此刻已经不在了,你上?扛得住吗?!

“嗯。”鲁云茜镇定地答道。

“我去盯林远志吧,佟年交给老刘,我看他刚才打得挺不错的。”

李优意外的也劝阻了句,刘绛卿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就按照之前的安排,不用争了,再改别的计划肯定会让对面找到破绽。”鲁云茜恢复了指挥时的语气,安排起众人分工:“我走树冠中路,房东大人南路,晴川姐,李优哥哥,你们走树冠北路,周珂,你走下面,摸到林远志时候告诉我。”

“是。”

“收到。”

“明白。”

“……好。”

四人应答后操作各自角色朝地图散去,鲁云茜按了下W键,游戏中的恒刀一剑应声走了一步,和普通游戏角色行为一模一样,心里顿时空落落的。

——重新开始吧!

明月阁在交战后看似后撤,实际又分了两个大组从自家阵地绕地图边缘朝零一战队包围了过去,准备埋伏一波。因为佟年发现当两队分开后,零一战队的人走的太急太果断,一地脚印也撤的太利索,全然不像有后手的样子。与其说他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战术,更像为了掩盖某人失误而做的虚张声势。

零一战队撤的如此慌乱,此刻必然是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虽然趁人之危说出来不光彩,但在比赛上却是极好的机会,佟年当然不会放过。

天将明照样和下弦一组,主攻击。冬下、剑客熹微和战士依山观影一组,主堵截。两队人行动迅速,转眼已跨过中场,接近了刚刚分散开的零一战队。

“零一战队分了上下两路,队形过于分散,好像还没察觉到明月阁打了个回马枪,形势有点危险啊!明月阁开始缩短两方距离,准备偷袭抓单了,我觉得他们得手几率非常大!”黄东升看似担忧地提了一句,实际却相当兴奋,因为他看好整齐划一的明月阁战队。

“零一战队刚才应该是遇到了意外,一招佯攻逼退了明月阁,但是明月阁又很快重整旗鼓动了起来。看来佟年已经发现刚才是佯攻,决定再打零一战队一个措手不及。噢!天将明先一步接近了恒刀一剑,晚来天欲雪和江晚照都没发现!难道他仍然要将恒刀一剑视为自己的对手?!

……果然是恒刀一剑!恒刀一剑在先前失误中已经掉了一半血量,如果天将明这次偷袭得手,明月阁很有可能先灭对方主力!”

张忠文激烈讲解着,紧张地观察双方势态,几乎把黄东升和其他几个搭档忘到了一边。不过在这样的激战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比赛画面上,谁也无暇顾及其他人,Gigi和卓宇升自然也是如此,都在自顾自地有一嘴没一嘴说着,彼此互不搭话。

天将明这次的出手非常果断,虽然上次交手在他心里仍有余悸,但也激起了这个少年想要反杀对方的**。只一瞬,他已经贴上了恒刀一剑后背,没有脚步声,没有身影,甚至连头上红色ID都没让对方察觉,角度和时机把握得异常精准。

鲁云茜发现天将明时迅速后撤一步,但这个反应给的略晚,背袭伤害吃满。紧接着一杆红枪也追了过来,断了她后退的路,必须面对天将明连续打下的其他招式。

李优晴川还在别处,周珂走得慢,想爬上树冠也得一段时间,离她最近最有可能给到支援的就是刘绛卿。但鲁云茜却丝毫没有想向刘绛卿求援的意思,飞速敲着键盘上的按键,右手舞动鼠标,和哥哥一样开始一挑二。

……

这一次交手的开局和当初救援下弦时非常相似,都是以偷袭开始,然后进入二打一的局势。不过天将明这回出手比刚才有自信的多,而且游刃有余,几乎发挥出了苦训时的最佳状态。

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攻击性没刚刚强悍逼人,反应速度截然两个状态,有了渐渐落下风的趋势。如果不是都坐在一个舞台上打比赛,林远志甚至会怀疑对面换了人来打。

恒刀一剑状态不是差,而是奇差。

差到原本想一起压制恒刀一剑的下弦都觉得自己很多余。

听指挥,冬下和熹微已经缠住了晚来天欲雪和江晚照,依山观影在搜索一地脚印的踪迹,只要天将明能在后面两三分钟里开个爆发秒掉恒刀一剑,明月阁在这场比赛就算赢了一半。

天将明也是这么想的。

恒刀一剑后撤,俩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就在这时天将明贪魔金武突然脱手而出,像红色十字回旋镖一样直飞向恒刀一剑头部,尾迹拖出一条绿色的光影。

“……叠,叠招?”

黄东升吃惊地长大了嘴,他看出这招并不是刺客基本技能,应该是叠招,却无法判断是哪两个刺客技能产生了如此奇怪的飞斩技能。

“是十字绞杀和……爆天钉!”

卓宇升大喊了出来,恒刀一剑如果吃到这一击绝杀叠招,不死也要血量濒危。但下一秒,所有人都发出了更大的震惊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