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盛夏,知了叫的心烦,苗苗早就带着双喜偷偷溜出去玩儿了,也难为果果却还能耐下性子写字。

窗外,秋麦露出一个欣慰的笑,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也寻了一张纸,铺开来练习写字。

鸽子飞到秋麦的窗前,咕咕的叫着。

这不是她和凌决通讯的那只鸽子,这是莫老幺的鸽子,从卫国飞回来的。

卫国乱了!

看完信,秋麦却是欢喜不已。

莫老幺的信中带来了几个重要消息,其一,连婉容平安,他们现在已经取得了小部分的优势。

其二,莫老幺居然有张春花的消息,他信中提及,张春花在卫国,只没有细说,但至少秋麦知道她是平安的,这个消息也能让为张春花忧心的老祖奶奶放心一些。

至于第三个消息,秋麦才更是欢喜,那个该是她舅舅的人,也就是卫国太子连翊居然还活着,而且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活在卫国人眼皮子底下。

他的事迹,不说每一个卫国人,连秋麦这个慕国乡野之人也都知道。

半月后,秋家迎来了贵客,这是一对模样极为出众的兄妹。

纵马而来,一路风尘仆仆。

守门的李阿福还能认出马背上风姿卓绝的男子,可当他看到与之同行的女子时,却是看呆了。

仿若天仙一般的女子,穿着干练的衣袍,同男子一起骑着马儿,肆意潇洒。

这样出彩一双兄妹出现在面前,秋麦竟然有一种老母亲满怀欣慰的感觉。

“年公子,年姑娘。”秋麦欢喜的迎客。

那仿若天仙的女子翻身下马,嘴角带笑的瞧着秋麦,“小表妹,我们要回赶卫国,顺路过来看看你,怎的还被你叫了一声姑娘,你这是不准备认我这个表姐?”

秋麦一愣,咧嘴笑开,原来他们也都知道了。

缘分妙不可言啊!

当年路上的一段巧遇,对于女扮男装的年家姑娘,秋麦羡慕过她的高贵,羡慕过她的潇洒,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们居然是表姐妹。

半个月前莫老幺就传讯回来,说起卫国皇太子连翊,就是卫国第一商户大族年氏家族的当家人年羽。

他的传说,秋麦是早早就听过的,建酒厂时去买石料,自然也见识过了。

安北县的石家村,穷山窝子变成了金窝子,那时的年羽,还是少年时。

秋麦笑着将两人迎进屋里,“自然不会,表哥、表姐远道而来,我欢喜不已。”

“我就说,你果然是知道的,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和一般的小姑娘不一样,姑母将你教的真好。”年雪儿欢快的拉着秋麦的手,秋麦这两年长高不少,两个小姐妹站在一块儿,花儿一样的年华,花儿一样的容貌,笑得像花儿一样。

年岐和年雪儿兄妹来的匆忙,秋麦将兄妹两迎进屋里,就让人去叫了苗苗和果果过来,又吩咐了双云她娘去准备饭食。

“别准备了,我们待不了多久,卫国之事,你多少也知道,我父亲已经先一步赶回大岩城,眼下卫国大乱,姑姑已经先一步陷入了纷争,我们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年岐却拒绝了,他说得在理,秋麦也是理解的。

年岐和年雪儿踏马而来,又纵马离去。

“我可真是惦记着你的麻辣火锅。”临别,年雪儿还恋恋不忘的拉着秋麦的手,她可真是太喜欢这个小表妹了。

“那便等下一次,我一定备上香喷喷的麻辣火锅,管够。”秋麦知道,此一别,再相聚却又不知何时,只那时,必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秋麦带着苗苗和果果送别。

“大年哥哥,小年姐姐,你们要早点儿来家里吃麻辣火锅哦!”

两个小家伙虽然不知道,远去的是他们的表兄表姐,却是真心的亲近两人。

……

卫国乱,慕国同样乱,每一天都会有大变化。

……

又哭了一夜的秋乔终于走出了房门,她的目光和高空上的日头一般毒辣。

……

“双喜回来了。”双坠风风火火的从院子外跑进来,身后还跟这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

“姑娘……二姑娘她……二姑娘她被坏人抓走了……被一个骑着大马的坏人抓走了。”双喜揉着眼睛抽抽搭搭的哭泣着,等说完,直接放声嚎啕大哭起来了。

秋麦还没说话,双坠已经急慌慌的叫出声了,“什么,谁,谁把二姑娘抓走了。”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是一个骑着大马的坏人。”双喜今年只有六岁,平日里跟在苗苗身后,多是陪伴她的。

“双坠,你带双喜去洗把脸,别哭了,这事儿不能让老祖奶奶知道。”秋麦吩咐了双坠一句,又道:“我去找苗苗,你让你奶奶去陪着老祖奶奶,等双云和你娘回来,让她们先在屋里等消息。”

本来只以为是两个小丫头出去玩,忘了回家吃饭的时间,双坠和双云还有他们娘都出去寻,却没想苗苗居然被人带走了。

对方骑着马,那必定是有备而来,双云他们凭着两条腿乱跑出去,自然也是找不到人的。

马厩里养着一匹枣红色的马儿,个头不算高大,却很是精壮,是凌决去年秋日送给秋麦的生辰礼物。

秋麦抓起练武用惯的长棍,拉了马儿出来,翻身上马,素日里穿惯了简便的裤子,骑马时却是不用再去换装。

……

“小山哥,这快到了吧?”

重重的车轴发出咯吱的声响,不知道里面装了何物。

马车前室坐着两个年岁相差不多的青年,看着大约二十出头,两人都是身着精练的短打,一人眉眼灵活嘴角带笑,另一人稳重不少,却也眸带光亮。

那眉眼灵活的青年东张西望,好奇的打量着沿途的风景。

另外一个较为稳重的青年便是被眉眼灵活的青年称作小山哥的人,他偏头望着马车下平坦宽阔的马路出神,好似没有听到问话。

“这路竟然是比青州过来时的路还要宽敞,也平坦了不少,却不知这十里堡是个什么地方,能出了你和老大这么两个人物。”

眉眼灵活的青年走一路望一路,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老大在我们那儿,那可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我也只是个小虾米。”被称作小山哥的青年终于应了他一句,又道:“我出去的那一年,这路可没这么好,十里堡穷乡僻壤,常常有人在青黄不接时吃不上饭饿死。”

“我们那里也一样,每年到秋收的时候就怕发水,一淹就什么都没了,年年都饿死人。”眉眼灵活的青年语气低沉了下来,他抬头看着天空。

“阿平,想家了吧!”小山拍了拍眉眼灵活的青年的肩头,目光同样看向前方。

近了,他想念多年的家乡就在眼前了。

“想,不过我还要跟着你和老大建功立业,等我功成名就再归去,我父母会为我骄傲的。”阿平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灿烂而自信的笑。

马车负重前行,一路慢慢悠悠的,等待的人却还是没有追上来。

阿平往身后探头,“咱们马车走的够慢了,这都半天了,老大该是追上来了呀。”

从安北县到五柳镇,又往十里堡方向前行,他们驾的是马车,载了重货,还有两个青年,速度不快,若是骑马,很快是能追上的。

阿平正奇怪呢,就听到哒哒的马蹄声。

“嘿,你一说起,这不就来了嘛……”小山推了一下阿平,说道。

这年头,马儿是多么珍贵稀少的东西啊,能听见马蹄,必定是老大追上来了。

阿平又探头往后看,却发觉不对,“不是老大,这马蹄声是从前方传来的。”

小山愣了一下,笑了,“看来是我离开的太久了,还能在这条道上遇上骑马的,想我在十里堡活了十几年,可是连马粪都没见过。”

阿平也笑,“还别说,这马儿跑起来很带劲,是匹好马。”

两人这边说着,就见一匹棕色大马飞驰而来,骑马的人身着蓝布衣袍,身材高大,头戴斗笠,看不清面容,他一手捏鞭绳,另一手上捏着缰绳,还抱着个小姑娘。

相向行驶,相遇也不过一瞬间,等大马与马车错开,跑出一段距离,阿平才推了一把小山,说道:“小山哥,我瞧着,那马儿上用的马鞍和马蹄铁像是卫**队的。”

小山是没发现这一点的,他知道阿平的观察力好,夸赞道:“好小子,眼神够好的,这地儿邻近卫国,倒是有可能撞上卫国人,只是卫国的将士跑到我十里堡来作何?”

十里堡不过一个穷乡村子,怕也只是路过,小山虽有疑惑,却也没多想。

又小半个时辰后,身后方传来了马蹄声响,阿平探着脑袋往后看,等看到由远及近骑马而来的男人,才高兴的挥了挥手,大喊道:“老大……”

男人三十些许,身材高大,模样斯文,留了短须,看着倒有些像个文人。

马儿走到马车近前停下,男人翻身下马,小山和阿平这才看到马上还有个小女孩。

“咦,这小丫头不是先前那人抱着的那个吗?”阿平眼神好,观察仔细,一眼就认出来。

“你们也遇上了那个卫国人?”男人将马背上的小女孩抱下来,放进马车,顺口问阿平和小山。

“还真是卫国人啊,他从十里堡的方向过来的,阿平认出了那马匹的马鞍和马蹄,我还当只是巧合。”小山回答了男人的话。

“是卫国人错不了,我把他绑了,让人关起来了,这小丫头我们先带着,是从十里堡过来的,等到了去韩老爷子那儿问问,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会被个卫国人劫了去。”

“我们十里堡的,不能吧?”小山惊讶的看看昏睡过去的小丫头,六七岁的年纪,生得白白净净的,像是个大家小姐。

小山摇摇头,不敢相信,“大哥,怕是弄错了吧,你瞧瞧这姑娘的穿着打扮,咱十里堡哪怕是里正家的姑娘,也没这派头啊。”

“是十里堡的错不了,我骑马路过,这丫头朝我呼救,被那卫国人敲晕的。”

“嘿嘿,这丫头的模样真的很好,粉雕玉琢的,比京里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还要漂亮。”阿平掀了马车帘子瞅了瞅睡在马车里的小女孩。

小山拉了他一把,把马鞭塞在他手上,说道:“你好好赶车,别议论人家小姑娘了。”

说着,又从马车里翻了一张毯子出来,替小女孩盖上。

小山是个细心的,替小女孩将毯子盖上,还轻轻的掖了掖,嘴里嘀咕道:“这模样看着倒是有点儿眼熟。”

话才落音,迎面飞来一个拳头,力道之大,打的他猝不及防,一个踉跄,跌出了车厢,摔在了阿平背上。

“怎么啦……”阿平一把扶住小山,一手拽住缰绳让马儿停下。

小山捂着被拳头打的血红泛青慢慢肿起来的眼睛,他一脸委屈的跳下马车,看向勒马回头的男人。

“老大,他打我……”

不过六七岁的小丫头,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一拳挥出,再伸手,抓了车厢里的一根棍子,轻轻一跃,已经踏出了马车,站在了原本小山和阿平坐的赶车的位置。

“小贼,敢暗算我。”小姑娘手握棍子,一双眸子瞪得溜溜圆,与面前的三个男人对峙,丝毫不露怯意。

……

秋麦骑着马下东山,一路往村口跑,刚跑没多远,就遇上急匆匆跑来的一个汉子。

秋麦隔了老远就喊话道:“吴二叔,看见我家苗苗了吗?”

汉子跑的有点儿急,听见有人喊,停了一下步子,才认出骑马而来的秋麦,赶忙说道:“看见了,看见了,我就是来给你报信的,我刚刚在那边遇上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他提着苗苗往那边去了。”

吴二叔指的是秋家老宅的方向。

秋麦凝眉,从苗苗被抓走,到双喜哭哭啼啼回来报信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这会儿怎么会有人带着苗苗往秋家老宅的方向。

“谢了啊,吴二叔……”不管怎么样,苗苗没被带出村子是好事儿,秋麦向吴二叔道了谢,又扬鞭往秋家院子去。

“你别慌,慢点儿,我去给你叫里正。”受了秋家的大恩惠,村子里的热心人总是很多,吴二叔在后面招呼着秋麦,又往里正家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