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雏男,拽什么拽!”见华子生没有理自己,那女子不由得低声骂了一句,而后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女子以为自己声音压得很低了,其实华子生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他的听力和目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只不过他懒得计较这些。

独自走出了后门,华子生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后门一般没人经过,大多时候,只有店里的工作人员备货或处理垃圾的时候会从这里经过。

虽然这里的空气对他来说非常浑浊,但他也渐渐习惯了这个世界空气里独有的气味,比起店里的场景他还是比较喜欢在这呆着。

“喂。”清冷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华子生微闭着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只是有些懒散地问道:“张队也来这种地方?”

他实在没有想到张诗韵这种女人竟然会来这种场所,因为张诗韵给自己的印象实在太深,所以他才对张诗韵这等“正经人”来这种地方感到惊讶。

“你什么意思?”张诗韵快步绕到华子生身前。

“没什么意思,就那个意思。”华子生打了个哈欠,随意的说道。

在知道自己没法从张诗韵那里得到赵元轩的资料之后,华子生便不觉得自己和张诗韵还会有什么交际,所以在这里遇见还是挺让他意外的。

“你还想要这个吗?”张诗韵从挎包中拿出一叠纸,在华子生面前晃了晃。

瞥见赵元轩的照片后,华子生几乎下意识的想要接过这叠纸,然而张诗韵却像是做好准备似的,在华子生抬手那一下,她很快的就把那叠纸藏在了背后,并向后撤了几步。

“额,张队……”

“怎么,想要吗?就是不给你。”张诗韵在成功耍了华子生之后,心里莫名的就感觉很开心。

“不是,我是想说,张队你真可爱。”华子生其实就想看看张诗韵准备做什么,没想到看到她这么调皮的一面。

看着华子生脸上的笑容,张诗韵瞬间感觉脸蛋火辣辣的,于是瞪了华子生一眼,“你还想要不要这份资料了?”

“你给我我就要。”

华子生有想过,实在得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他来说这只是达成目的的一个捷径而已。

“喂,能不能别说的这么轻松,你早上的态度呢?”对于华子生的反应,张诗韵实在有些不忿。

“张队这是想和我吃饭?还是谈人生?”

华子生不知道张诗韵说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毕竟他早上也只是问了一句而已,并没有在意张诗韵有没有相关的资料。

如果要说态度的话,华子生觉得自己请张诗韵吃饭和谈人生的时候态度倒是挺端正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端正的态度会让张诗韵直接暴走。

嘭!

张诗韵几步上前,一脚踩在华子生腿间的椅子上,脸色涨红的说道:“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要我给你可以,但你需要教我功夫。”

她没想到这货竟然又提起了早上的事情,不过她自知自己打不赢这家伙,所以仍然努力的保持着理智。

“我可以说我不会功夫吗?”华子生苦笑着说道,他现在很想说“可惜你穿的不是裙子”之类的话,但他也知道那样只会让眼前这个女人再次暴走而已。

他之所以没有躲闪和防御,是因为张诗韵这一脚并没有带着杀气,他对杀气的感知可是极为敏感的,只不过张诗韵脚架在这里他总觉得下身某处凉飕飕的。

“我不管,资料给你了,你必须教我。”将手中的那叠纸砸到华子生身上,张诗韵就挪开了脚往店里走去。

“那个,我住在桂园区一单元三零六。”华子生转过头说了句。

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任性,条件还没谈成就溜了,跟个小孩子似的,所以他才会报出自己的住址。毕竟他可不想白拿别人的好处,又不想为了教张诗韵功夫主动去找她。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张诗韵正因为她刚刚的举动感到无地自容,从她通红的脸就能看出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家伙面前情绪波动总是那么大。她很庆幸自己没有穿裙子,不然又被那家伙给看光了。

目送张诗韵进店,华子生便翻阅起这叠资料。

“赵元轩……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完资料后,华子生低声自语。

资料上记录,赵元轩是赵家的嫡系独生子,如果是独生子,按理说就算再差劲,家族也不会不待见。

此外,华子生还发现,赵元轩十八岁之前的记录都没有,至于是什么原因便无从得知了……

另一边,张诗韵已经来到了同学包下的包厢。她想不通为什么聚会要选酒吧这种地方,即便爱扶酒吧确实比其他场所适合用来聚会。

“小荨,你少喝点。”张诗韵看到身旁带着醉意的苏雨荨,皱着眉头说道。

“没事,我没醉。”苏雨荨朝张诗韵笑了笑,又抱着酒瓶子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张诗韵没有喝酒,虽然可能会很扫兴,但是她却并不在意,她的目光一直都在苏雨荨身上。

不过在场的人对于张诗韵的行为也没有说什么,就算有几个女人有些不满也没说出来,她们还是分得清状况的。

如果她们说张诗韵一句,恐怕就会出现以向阳带头的几个人反过来批评她们,毕竟张诗韵和苏雨荨在班上很受欢迎是真的,而且苏雨荨很积极的参与了进来,对于不沾酒的张诗韵她们还真没法说什么。

不过总会有几个不安分的人,坐在苏雨荨左手边的眼镜男子正悄然的准备将手放在苏雨荨白嫩的大腿上。

实在是因为苏雨荨今天穿的超短裤以及黑色丝袜很让他兴奋,对于暗恋了苏雨荨整整三年的他如何能把持得住,所以见到苏雨荨坐在自己身边他便没法压制住自己的积压很久的邪念。

“赵无畏,请你自重。”张诗韵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不过她声音并没有太大声,其他人并没有听到。

赵无畏的手也因为张诗韵的话如触电般缩了回去,没有得逞,整个过程他的目光都没有经过张诗韵这边。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些同学都变成了什么样,但看到这个曾经在班上畏畏缩缩,没有丝毫存在感的人竟然想趁机占苏雨荨的便宜,这让张诗韵感到厌恶的同时又对同学们的变化感到心凉。

傍晚十一点,众人还没有玩尽兴,所以准备去KTV继续玩,不过张诗韵却回绝了。

“真不去了吗?”向阳问道。

“嗯,小荨喝醉了,我带她回去。”张诗韵扶着苏雨荨,歉意地说道。

“这么晚了,我先送你们回去。”向阳继续说道。

“不用了,我们打车回去。”

“你们两个女孩大晚上的很危险,还是我送你们吧。”向阳坚持着自己的话。

张诗韵面露难色,她实在不想和这个曾经对自己死缠烂打的家伙有太多联系,最重要的是她依旧能感觉到这家伙似乎还没有死心。

就算是自己的错觉,张诗韵也不想和向阳有太多瓜葛,这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

就在张诗韵在思考怎么回绝向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如福音般从不远处传来。

“张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