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伯特:“……”

齐昊满心乱麻,见寒荞还没心没肺的笑,登时气的想打人,他没好气的轻敲了寒荞的额头一下,道:“你怎么就还能笑得出来呢!?”

寒荞眨了眨眼,目光落在那些针剂上,吐了吐舌头,对伯特伸出了手:“东西给我吧。”

“这都没用了,你还要来做什么?”伯特心塞道。

“我想印证一件事。”

伯特将东西给寒荞之后,就对年轻人道:“这个方案行不通了,你跟我来书房,我们来商量一下其他两个方案的可执行率,哪个成功率比较高。”

年轻人一点儿都没有方案失败后的颓丧,反而双眼充满了斗志的跟着伯特去书房商讨治疗方案去了。

房间里空下来,桃李和肖聪终于可以走进来了,他们脸上皆是一脸的担忧和紧迫,寒荞却把玩着手里的针剂。

“你要针剂做什么?”桃李不明所以的坐到了寒荞身边,就要伸手去哪寒荞手里的针剂:“这玩意儿已经没用了,救不了命,拿来做什么?!”

寒荞巧妙的躲开了桃李收,打开针剂的瓶口,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诶!?”齐昊想伸手阻拦,却没能快过寒荞的手,只能紧张的去掰寒荞的嘴,道:“你怎么什么都往嘴里灌,快吐出来!”

寒荞舔了舔唇,口中的海腥味印证了她的猜测,这东西就是货真价实的海水。

寒荞拍了拍齐昊的手背,道:“没事,没毒。”

桃李和肖聪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眼里看出了担忧,桃李直接掰过了寒荞的脑袋,问道:“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或者在印证什么?”

寒荞顿了顿,才道:“姐,求别揭老底~”

桃李:“那我也尝尝。”

桃李说着,动作迅速的将另外一瓶倒进自己嘴里。

由于桃李动作太快,那瓶针剂又没在寒荞手上,所以等寒荞想出手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齐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吞下了两瓶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并且其中一瓶,还是从自己手中抢走的……

桃李咂摸了咂摸:“是海水。”

肖聪被桃李的一通骚操作弄的刚回过神,闻言心中的担忧没了,疑惑漫上心头:“荞体内取出来的东西,怎么会变成海水?”

寒荞:“……”

“好了,不就是海水吗,没准有人看教授那么宝贝这东西,跟他开了个玩笑呢,走,咱们去找教授分析一下,到底谁有嫌疑做这么无聊的事儿。”桃李说着,拽了肖聪就往外走,边走还边对荞使眼色。

寒荞受到桃李传来的讯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还十分贴心的将门带上了。

寒荞坐在地毯上,被齐昊用力的拥着,良久之后,齐昊开口道:“我可以知道真相吗?”

寒荞的身体一僵,随即她无所谓的放松了身体,靠在齐昊怀里,声音轻缓道:“当然可以。”

“我怀疑,我体内的血,早就被那个叫凝的人给换了,也正是因为她帮我换了血,我才能从深海爬回来,拥有不死的小强体质,还机缘巧合的拥有了一身毒血,她用了特殊的方法,用海水替换了我体内的失去活性的血液,并在其中注入了某种物质,来确保这具身体的活性。”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具身体五年前都死在深海了。”寒荞小心翼翼的看着齐昊,一旦发现对方不对,就转移话题。

齐昊勉强稳住心神,道:“我觉得你这个假设不成立。”

寒荞:“???”

“首先,你昨天流出的鲜血是红色,我不是色盲,我看的很清楚,你体内流出的血液是红色的,就算我会看错,医院也不可能出错,如果检测出你的血是海水,这么破三观的事,医院不可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寒荞一噎,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

“不说这个,你还疼不疼?这次药效能维持多久?”齐昊心疼的帮寒荞擦掉额角的冷汗,将人抱到了床上道。

寒荞:“……”她现在是巅峰时期,别说走路,就是飞檐走壁她都可以手到擒来,这弄的跟她断腿了似的,她……好像还挺爽的……

“怎么了?还疼的厉害?”

“没有,已经不疼了。”寒荞笑道:“我感觉,伯特的这颗药,要比上一颗的药效长很多,最起码能扛到明天……”

“你笑的很假。”齐昊低声盖住了寒荞的双眼。

寒荞:“……”她笑的十分真诚,哪里假了!?

寒荞心里十分不服,她虽然在齐昊面前演技为零,但刚才那话真的是她的心里话,齐昊说她不真诚就有点儿无理取闹了。

齐昊心一沉在沉,他低声道:“你的表情与话语确实很真诚,我也相信你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

齐昊的话,让寒荞的心也渐渐沉下去,她眨了眨眼,眼睫毛刷过齐昊的手心,齐昊的声音都忍不住抖了抖,不过还是坚定的继续说了下去。

“你的眼神,在和我说再见,你在向我道别,为什么?”

齐昊能够清晰的看到寒荞眼底的眷恋与不舍,那种看一眼少一眼的眼神,让齐昊脆弱的神经又绷紧了几分。

寒荞的眼睫颤了颤,她抿紧了嘴唇,齐昊见状,放开了盖在她双眼上的双手,但是这双眼睛,却怎么也不肯再与他对视,甚至不敢在他脸上停留了。

齐昊心里发苦:“你想说什么?”

寒荞眼睫微垂,唇角微微颤抖,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终,齐昊低头吻在了她的唇角,她这才缓缓合上双眼,一直颤抖的手也缓缓平息了微颤。

齐昊安抚性质的吻,并没有持续多久,确定人情绪稳定下来后,他稍稍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声音暗哑道:“荞儿,别骗我,若是你骗我,我真的无法承受,我会疯,荞儿……”

齐昊这些天,精神一直被反复折磨,他真的很累,不想费心去分辨谎言,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他已经没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