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一起吃。”慕少凌看着热乎的包子,现在还热着,但是按照这个天气,没等回到家,就会凉了。

念穆为难地看了一眼周围,这里没有停车场,而自己现在停在路边也只不过是临时停车地点,不能长久停车,她摇头,发动车子道:“您先吃吧,这里不让长时间停车。”

车子已经发动,慕少凌也不好让她停下,打开装着包子的袋子,他问道:“你要吃什么馅?”

念穆以为他是要给自己留,于是说道:“都可以,您先吃就好。”

“我喂你。”慕少凌说完,拿起一个肉馅的包子,他记得以前阮白便挺喜欢这家店的肉馅包子,说是料多还真实。

念穆怔在那里,看了一眼慕少凌,他戴着一次性的手套,撕开一块包子,递到她的面前。

“吃。”慕少凌简单的一个字,像是命令,又像是一种提醒。

念穆看着路况,不敢分心,她太久没开车了,无奈之下,只好张开嘴巴。

慕少凌把包子放入她的口中。

念穆木讷地咀嚼着口中的包子,有皮有肉,而大小也跟她平时吃的习惯差不多。

她微微斜眸注意着男人。

下一秒,慕少凌做出更让她惊讶的举动。

他也撕了一块包子,塞入口中。

他用着的是刚才喂自己的手套!

念穆不禁犯难,他不是有洁癖吗?这个时候,却用着沾过她嘴唇的手套来吃着包子……

“你这是什么表情?”慕少凌见她震惊的侧眸,提醒道:“注意前面的车。”

念穆立刻目视前方,再也不敢看着慕少凌,但是脸蛋,却是不自觉地红了。

“很惊讶是吗?”慕少凌又说道。

念穆点了点头,她的确惊讶,他不是那种能够跟人共用一种物品的人。

但是慕少凌此刻算是跟她共用了一个一次性的手套,还有共同品尝一个包子……

关键是,袋子里也不止只有一个手套,也有好几个包子……

“念穆,我说过喜欢你,是真的,所以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嫌弃。”慕少凌干脆把剩下的包子塞入嘴巴里,快速咀嚼。

前面是红灯,念穆缓缓停下车来。

慕少凌又说道:“你不相信,我可以给你机会相信,在你没答应的期间,我不会对你有过分的举动,吃吧。”

说完,他又撕开了另外一个肉包子,递到念穆的嘴边。

念穆下意识地张开嘴,吃着他递过来的包子。

这样的事情,她以前也跟慕少凌经历过,只不过那时候他们的身份是互相交换的。

而且,那时候他们是夫妻,两人一起分享同一样食物,也是正常。

“慕总,您的洁癖……”念穆吞下包子,讪讪说着,手,则是不自觉地抓紧了方向盘。

“我的洁癖,对自己喜欢的人不曾存在。”慕少凌的话炽热而坦白,却也是无比真实。

除了她跟孩子,对着其他人,他有着严重的洁癖。

包括面对慕老爷子,他也是有严重的洁癖。

小的时候,老人家爱逗弄他,总喜欢把自己喝过的吃过的,分他一半。

但是他那时候就有洁癖,对于别人吃过的喝过的,自己一律不拿。

这些事情,慕老爷子也跟以前的阮白分享过,所以她知道。

念穆沉默着,此时,慕少凌又把插了吸管的豆浆递过来。

她连忙拿起来,生怕他会在自己喝过以后,也跟着喝。

慕少凌见她的动作,嘴角微微上勾,这样急着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的念穆,虽然让他恼火,但是却也有一点点可爱。

红灯转绿,念穆把豆浆放到一边,继续开车。

慕少凌见状,继续喂着她吃包子。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念穆也只好继续接受他的投喂。

两人一人一口,很快把包子给吃完。

慕少凌看着念穆把车缓缓驶入别墅的小区,夸道:“你开车挺稳的。”

“太久没开了,只能开得慢点。”念穆回到,刷了卡,继续往里面去。

慕少凌眼神一沉,若有所思地询问道:“太久是多久?三年多吗?”

念穆一怔,差点把油门当成刹车,这个三年多,准确地说出了她被恐怖岛困着的这些年。

但是,她的资料上面,没有任何跟三年多有关系的数字。

阿贝普给她伪造的个人资料里面,显示她是从小就跟着离异母亲一同到了俄国生活。

“也没有吧,主要是国内的道路不太熟悉,其实在国外,我还是经常开车的。”念穆解释道。

慕少凌点了点头,看着神情不自然的念穆,她在撒谎的时候,忘记了调整神情。

念穆开车停在别墅门口,然后按下电动锁,看着门缓缓打开,她把车开进去,没有把车停在停车场,而是顺着花园,一直开到里屋的门口边上。

实在是不能再进去了,她才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推开门。

念穆先从后备箱拿出折叠好的轮椅,展开,然后打开副驾驶的门。

慕少凌解开安全带,缓缓挪动着身体,在念穆的帮助下,坐在轮椅上,然后不满道:“应该拿拐杖的。”

“轮椅对您来说方便点。”念穆说着,把轮椅的安全带扣好,然后推着他往里屋走。

保姆听见汽车的声音,早就把铁架给放到门口,方便念穆推着轮椅走进来。

看见他们进来后,她恭敬说道:“先生,欢迎回家。”

“嗯。”慕少凌冷淡地点了点头,这里还不算是他的家,只有念穆点头答应重新跟自己在一起,这里才是家。

保姆又说道:“先生,念女士,慕老爷子过来了,就在茶室等着您们二位。”

念穆听见慕老爷子来了,微微蹙眉,老人家是知道了慕少凌受伤的事情所以才过来的?

不过也是,慕少凌受伤的事情,让孩子们知道了,肯定是瞒不住的。

“慕总,我推进进去。”念穆说道,推着轮椅往茶室走。

别墅虽然不及慕家老宅那么大,但设施却是齐全得很,就像茶室,慕少凌平时也没有时间品茶,但他还是设立了茶室,好像是为老人家专门做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