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但是,慕少凌的双手,紧紧攀住她的腰。

他是故意的……

念穆抿了抿唇,这样的距离,很容易出事,她的嗓子发烫,艰难地开口:“慕总,您松手,我得起来,您才能……”

她说着,双手要拨开慕少凌的双手。

虽然不舍得她离开,但慕少凌此时还是松开手,免得逼得太过,她更加逃避。

毕竟念穆这些年别的本事增进了不少,逃避的本能更加厉害。

她是他的,即使要耐着性子,他都要得到她的一切。

慕少凌松开手,念穆感觉腰间的力量一松,送了一口气,手掌撑着床,就要起来。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

司曜走进来,看见念穆附在慕少凌的身上,夸张地惊呼一声,“哎呀,抱歉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了二位的好事?”

念穆听见司曜的话,脸色通红,动作利索地站起来,深呼吸一下,看着背对着他们的司曜,她无奈解释道:“裴医生,刚才是我不小心摔着了,慕总接住我,事情不是你想的你那样。”

司曜没有转过身来,而是朝着身后摆手,表示道:“明白明白,你们是要继续吗?要不然我先出去?”

“裴医生!”念穆感觉到他话语里待着的笑容,她又羞又无奈,“我已经站起来了。”

司曜缓缓转过身,看着两人的衣衫尚好,清了清嗓子,朝着在缓缓坐起来的慕少凌眨了眨眼睛,“抱歉啊兄弟,不知道你在办正事。”

“裴医生!”念穆听着司曜那调侃的话语,脸色更红。

司曜知道念穆害羞了,不再逗弄她,摆了摆手,正式道:“好了,我说正事,今天下午到现在,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慕少凌坐在床上,抬起打着石膏的腿,慢慢往上挪。

司曜看着石膏上面的涂鸦,眼前一亮,故意上前做检查,“啧啧啧,你三个孩子的画功不错啊,看看这些五颜六色的,可真好看。”

慕少凌拿起一旁的被子,直接盖住。

司曜见他黑着一张脸,收起笑容继续说着正事,“那个,你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话,明天办理出院吧?”

“这么快就可以出院了?”念穆愕然,她以为,慕少凌还要住院观察几天。

司曜点头,想起之前对念穆撒的谎,他得圆回来,“虽然说是有出血,但是看起来也不严重,明天再做个脑部ct,没有问题的话就回家休养吧,主要是他这个没有继续出血,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问题,现在医院病房紧缺,所以得腾出一个出来。”

“腾出病房?”慕少凌眯着眼睛,他还想着在医院享受念穆的照顾呢。

“是的,疼病房,是给一个政客吧,他预约了手术,所以院长就让我过来跟你商量,毕竟这个楼层,就你的病最轻了。”司曜无奈解释,看得出来,慕少凌很享受念穆的照顾。

但是院长那边也不是好糊弄的,要是他亲自来谈,露馅了怎么办?

所以,司曜连夜赶回医院来。

慕少凌没有说话,冷漠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司曜心里发寒,看了一眼念穆,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念教授,虽然说慕总出院了,但是还是需要有人照顾的,所以往后的几天,麻烦你来照顾了,毕竟他腿脚还不方便。”

“我知道了。”念穆答应下来,看着慕少凌这个样子,心里有些疑惑。

能出院,他不应该高兴吗?怎么还黑着一张脸,阴沉沉的?

毕竟在医院处理工作也不方便,而且印象当中,慕少凌是很不喜欢医院的……

司曜拍了拍手,念穆答应照顾他,那应该没什么事了,这挺好的,他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们……工作了,先出去,对了今晚工作得不要太晚,你还是个病人。”

慕少凌默默把床的护栏给拉上来。

念穆看着司曜离开病房并且带上门,她看了一眼慕少凌,看见他拿起床头柜的文件,立刻懂了意思,把小桌子给他架上。

慕少凌看着她,叹息一声,说道:“念穆,别走了。”

念穆的动作一顿,垂下眼眸,手指不安地抓着小桌子的边缘,“慕总……”

“我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很喜欢你,但是你不能接受的话,那就当我别说,你要是离开了,我跟孩子们都会伤心难过,他们已经把你当成重要的家人,我也是,也不止。”

“慕总,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你好好养好身体吧。”念穆松开手,把他的笔记本电脑放到桌子上,“您放心,在您康复之前,我不会离开。”

慕少凌看着她低垂的眼眸,刚才因为害羞而挂在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才那幕,好似幻想。

总有些话,能让她快速清醒过来,比如说,他喜欢她的这种话。

念穆把电脑放到他的桌子上以后,便转身走到沙发处坐下,继续翻译文件。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翻文件的声音,还有敲打键盘的声音。

另外一边。

慕家老宅。

慕老爷子吃过饭后,拉着三个曾孙儿来到书房。

三个孩子乖巧地坐在红木椅上,因为天冷,红木椅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垫子,上面还有流苏,贪玩的淘淘手指忍不住地去扣着流苏,一边扣着,一边问道:“太爷爷,你想知道什么八卦?”

慕老爷子瞪着眼睛吹着胡子,“你这个小孩子,怎么说话像个老大人一样?”

“那不都是跟太爷爷您学的吗?”淘淘笑嘻嘻地跳下红木椅子,走到他的身边,趴在他的大腿上,“太爷爷,你是不是想知道爸爸跟姐姐的事情?”

“是啊,你能告诉我吗?”慕老爷子捏着他圆乎乎的脸,问道。

“太爷爷,你还是亲自问爸爸吧,我们都不了解情况。”淘淘笑眯眯说道。

“什么?你们都不了解?”慕老爷子皱了皱眉头,孩子们更是跟他们生活的,还以为他们都了解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