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鲜血喷溅而出,已经失血过多,但还是喷得老远。

所有人诧异、惊呆!

但也只持续了三五秒钟的时间,众人的眼睛便狂热了起来。

刚刚畏惧公孙小刀最后的战斗力,众人都一退再退。

现在公孙小刀的脑袋已经自断,就在前方那十几二十米远的地方,众人心中那股子对荣耀向往的决心又开始骚动了。

拿到‘林昆’的脑袋,就是新三会的盟主,这是公认的规矩,不管身手如何,只看‘林昆’的脑袋在谁的手里。

有人向前挪动了半步,他身旁的人看到后,跟着向前挪动了一步,马上又有人挪动两步、三步、五步。

而距离被易容成林昆模样的公孙小刀脑袋最近的四个人。

鹿伯、佘伯、邵平、花傲玲的目光全都盯着地上的脑袋。

“依我看,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和平的解决方式。”

“我同意,硬拼对于我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没有好处。”

“都不要装了,难道你们不想得到这颗脑袋?那你们可以退出了,这脑袋是我们红红小姐的了。”

邵平冷笑了一声,手中的刀子向着公孙小刀的脑袋就挑了过来。

“凭什么给文红红,我不同意!”花傲玲过来争。

“年轻人,你不守规矩啊。”鹿伯眼底寒光一闪。

“邵平,我和鹿先生都希望和平解决,是你非要动刀子的。”佘伯手中的刀子已经向邵平砍了过来。

铛的一声,邵平手中的刀子将花傲玲的刀子弹开,马上又回身迎向了佘伯、鹿伯的两把刀子。

佘伯、鹿伯一左一右地进攻,邵平手中的单刀格挡双刀,眨眼的功夫十几刀过去了,竟丝毫不落下风。

“怪不得胆子这么大呢,有两下子,看来文会长当初果然慧眼识人,收的这个义子是个天才。”鹿伯笑着道。

“这么年轻就能有如此的造诣,确实不简单。”佘伯笑着道。

就在两个人话音刚落之际,两个人手中的刀子猛然加快的速度,力道也跟着加大了一倍不止,呼啸着就劈下来。

邵平一下子被震开,这时花傲玲一声大喝:“你们要干什么!”

其余的一群西疆的众人,已经围到了近前,他们眼眶发红,一双双眼睛就如同饿狼一般盯着地上的头颅。

“已经定下的规矩,只要谁能拿到林昆的脑袋,就将是新三会的盟主。”最前面的一个男人说道。

嗤啦!

花傲玲冲了过来,手腕上的刀子一抖,这男人的胸口就多了一道血口子,腥红的鲜血喷溅出来,血口子不长也不深,只是看起来吓人,不至于危机生命。

“识相的都给我让开,这颗脑袋属于我们花家的!”

花傲玲冷着脸道。

“凭什么啊,我们身为西疆的一员,都有机会做盟主,你身为花家的一员,竟然对我们自己人动手!”

“对,你们花家又能怎么样,凭什么我们就要听从你们的!”

“大家一起上啊!”

人群一下子开始沸腾起来,众人一起开始冲了过来。

不光是眼前的这三五十个人,一下子从林家老宅的各个方向,冲出了无数的身影,少说也有百八十个人。

花傲玲手中的刀子放倒了两个人,然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鹿伯、佘伯、邵平三个人,眉头也都皱了起来。

暂时出现的这些人还不算完呢,更有甚的是后面的大部队,密密麻麻的人从四周涌过来,他们心里头只有一个疑惑,难不成西疆道上的人今天晚上都来了?

场面彻底混乱了,花傲玲手中的刀子不敢再向人群劈过去,哪怕是一头成年的大象,面对铺天盖地的蚂蚁也会哆嗦吧。

半个小时后……

“都住手!”

人群的中央,忽然有人大喊一声。

所有的刀光剑影多停下来了,不光有刀光剑影,这其中也有手枪之类的硬货,但在这种乱斗的场景下,拿手枪的几乎都躺在地上了,一颗子弹都没射出去。

更有甚的是,这群人当中居然还有拿板砖、烧火棍之类的。

还真是混道上的英雄们不拘小节,啥玩意儿都能拿来拼命。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时忽然又有人大喊道:“脑袋不见了!”

“不见了?”

“次奥,姓林的脑袋不见了!”

大家伙这时才反应过来,打了老半天了,人命出了好几条,断胳膊短腿儿的更是不计其数,自己在这边拼命拼的这么嗨,可地上只剩下一具无头的尸体。

脑袋呢?

头颅呢?

都不见了,还拼个屁啊……

西疆道上的所有人,几乎都埋伏在林家老宅的外面。

当看到‘林昆’的脑袋掉下来的时候,全都红着眼睛冲出来。

规矩是道上上层的人物定的,只是服务于上层的那一小撮人,定规矩的人定下的规矩不利己,除非是傻。

可明知道这规矩是为上层的那些人服务,这些个挣扎在下层的众人,还是希望能从这里寻到机会,改变命运。

头破血流,厮杀震天,可这又能怎么样,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别说是拿到‘林昆’的脑袋,一个头发丝都看不到。

林家老宅外有一条巷子,巷子里有一家酒馆,多少年的老字号了,过去专门为林家服务的,几百年的老酒馆了。

当年林家辉煌的时候,也是这小酒馆最辉煌的时候,小酒馆里一年酿出来的酒,至少有三分之二是卖给了林家。

夜深之后的小酒馆一片萧条,这个时间没人来喝酒了,附近住的都是些穷老百姓,这小酒馆的装修等等虽然很一般,桌子上也总是油了吧唧看起来很脏,但酒水的价格却是很傲娇,对于普通人家的老百姓来说,逢年过节解个馋还行,天天来喝可是消费不起。

吱嘎……

酒馆的门突然开了,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服,戴着一个鸭舌帽,嘴巴上还戴着一个黑口罩。

真人一副鬼头鬼脑的模样,在屋里看了一圈儿之后,径直来到了整个小酒馆唯一的一桌客人面前。

破败的小酒馆里,这唯一的客人穿着一身亮绸子衣服,桌上摆着一个二斤装的酒坛子,两个黑漆漆的酒碗,三样简单的小菜,还有两双黑色的筷子。

砰噔。

走进来的男人将手里拎着的一个黑乎乎的包袱放到了桌上。

桌子后一身绸料的半老男人,将一张写好的支票递过来。

“不验验?”

鸭舌帽的男人疑惑了一声,手上却是不客气的接过了支票,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笑着说:“庞老板果然大气,谈好的价钱,又多给了两百万,谢了。”

“神机手江湖闻名,不会连这点信誉也没有。”半老男人微微一笑,身旁的手下将包裹收了过去。

“两百万不算多,就当是预约下一次继续合作。”

半老男人笑着说。

“庞老板这么讲究,下次只要有需要,尽管开口。”

鸭舌帽男低着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菜,小菜是很简单的,甚至那炸花生米黑乎乎的一看就是炸过火了。

盛酒的碗有些脏,不过碗里的酒所散发出的香味儿不一般。

鸭舌帽男暗暗地吞了口唾沫,藏在衣袖后的手指头抖了抖。(一零)

“这家酒馆看起来破,但他们的酒缸至少有两百年了,里面的老酒曲宝贝的很,这一碗酒绝对是你从没喝过的。”

半老男人端起了酒碗,喝了一口酒,而后又笑着对西疆第一神偷神机手说:“神机兄弟不坐下来尝尝么?”

“算了,我对酒不感兴趣。”神机手的语气很随意。

“那真是可惜,本来我还敬我们西疆的第一神偷一杯。”半老男人拿起了筷子,夹着花生米自顾地喝了起来。

“告辞!”

神机手转身就走,这时庞老板身后的手下想要动,被庞老板一个眼神制住。

“算了,庞老板敬酒,这个面子我要是不给了,以后道上的人再提起我神机手,肯定要说我不识抬举。”

咕咚!

明明是耐不住肚子里的酒虫,神机手走过来,拿起了酒碗一仰而尽,擦了擦嘴角流出一股满意的笑,庞老板没有夸大说谎,这一碗酒的确比外面的酒好喝。

“咳咳,既然庞老板这么看得起我这个下九流,那我必须也敬庞老板一碗,我先干为敬!”神机手自顾地倒满了一大碗酒,然后又是咕咚地喝了下去。

庞老板一直笑而不语,等到神机手再看过来,他笑着站了起来,“神机兄弟,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这一桌子的酒菜,本来也是为你准备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慢慢喝,人生路远,咱们有缘再见。”

庞老板带着手下走到了,神机手拱手笑道:“庞老板慢走,至于我今天为什么会这么顺利得手,我一定不把花家、文家、唐家的事给说出去。”

庞老板脚下突然一顿,脸上闪过了一抹阴鸷,但很快恢复了笑容,“神机兄弟的职业操守,我信得过。”

“庞老板慢走。”

吱嘎……

小酒馆的门关上了,神机手坐下来迫不及待地就又倒满了一碗酒,同时伸出手去抓眼前的三碟小菜,他根本就不用筷子,当他的一双手毫无顾忌地伸出来,才让人看清了玄机,他的手与常人的手不同,左右两只手都生了六根手指,并且手指又细又长。

吧嗒……

忽然,一粒儿花生米掉在了桌上,神机手微微一愣,紧跟着笑着喃喃道:“没想到这酒还挺有劲儿,这就醉了。”(零一)

吧嗒……

他伸手去捏这花生米,结果还是没拿住掉在了桌上。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很正常,可对于他神机手来说不正常,很不正常,他的这一双手不知道要比普通人敏锐多少倍。

“伙计,上酒!”

一坛子酒很快就见了底儿,神机手回过头冲柜台的方向喊道。

没有回应……

在那斑驳老旧的木质柜台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躺在地上,附近的老百姓都认识这个老头儿,小酒馆的老板,平常脾气臭的很,卖酒少一分钱都不行。

老头儿的身子底下有着一湾鲜血,这血已经凝固了。

而在老头儿尸体旁边的不远,躺着另外的一个人,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瞪大着一双眼睛,嘴巴张大,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身子底下也有一滩鲜血。

再往里面是一个小走廊,地上躺着一身旧衣服的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那是这酒馆里的学徒,酒馆老板的远房亲戚,在酒馆干了八年依旧什么都没学到。

“伙计?”

神机手喊了一声,可还是没有声音,他刚想要站起来,忽然鼻子一热,吧嗒、吧嗒的鲜血就流了下来。

小酒馆的外面,一辆黑色的轿车开走,庞老板坐在后排,拿着一张纸擦了擦手,笑着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酒馆里。

神机手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的嗓子沙哑,连喊叫声都发不出,他眼眶里的神色逐渐暗淡下来,马上就要死了。

他恨,那个该死的庞老板,自己就不该信他,做鬼也不放过他!

忽然,一只很漂亮的鞋子出现在面前,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我说梅玉少爷,你确定要救这个无耻之徒么,他可是连女生的小衣服都偷,该死!”

“我也不想管他,可昆哥都说了,要带他回去。”

昆哥?

已经垂死的神机手心中沸腾了,林昆不是已经死了么,自己刚刚提着他的脑袋来见庞老板,庞老板是西疆商界最大的老板,出了三千万买让他偷这颗脑袋。

不会错的,他神机手从来也没有出过错!

“你想死么?”

男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眼前,如此近的距离,但对于此刻的神机手而言,还是很缥缈,像是来自地狱。

他想说不,可发不出声音,浑身上下挣扎着,可只有两根手指头能微微动一动,该死的大善人庞老板,下的是剧毒!

“我可以救你,但你要记住了,你欠我们昆哥一条命。”

“林昆早就死了,笑话!”神机手在心里咆哮着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