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郭玄武话音未落,就听“噗!”的一声轻响,左手发出的那道罡气被銮车中射出的罡气撞了个正着,两股罡气全部消散在了空中,双方势均力敌。

郭玄武脚下的蚩尤魔刀突然一颤,他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水灵对蚩尤魔刀的控制已经被截断了,郭玄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晓霓仙就像是一颗出了膛的子弹一般,眨眼间便射到了韩霸的近前!

然而她还是慢了一步,之前与蚩尤魔刀一同射出的那道白光已经覆盖在了韩霸的身上。

原来那是一件宝甲!

只见韩霸全身都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金光,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噗!”

晓霓仙一头撞在了宝甲上,居然连道裂纹都没有出现!

不过那件宝甲也不是完全没有变样,晓霓仙的这一撞,就连一座山峰都能穿它个两头通气,力道之大无以伦比,只见宝甲被撞的地方瞬间向下凹陷了下去,震得韩霸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而却是保住了性命。

身在空中御刀飞行的郭玄武此刻也不好受,蚩尤魔刀乃是上古神器,具有灵性,想要驾驭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见他脚踩着魔刀,在空中不断的翻着跟头,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就像只被苍蝇拍追赶着的苍蝇似的,到处乱飞,一看就是个初学者。

“走啦!再让他多蹦跶两天吧……”郭玄武拖着长音,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正在乱军丛中杀得兴起的两名蒙面女子立刻腾空而起,如同两颗流星一般紧紧地追了上去,后面还紧跟着一道绿色的线芒。

銮车内响起了水灵的怒斥:“两个贱畜!胆敢跟我抢男人!早晚有一天我非把了你们的皮不可!”

城北六安堡的宅子里,郭玄武握着黝黑阴森的蚩尤魔刀,目光有些呆滞。

良久,他轻叹了一声道:“这柄魔刀虽是上古神器,但戾气实在是太重了,光是握着它,心中便有一股杀气在翻腾,要是拿着它杀人,恐怕持刀者不自觉的就会变成嗜杀魔王,不杀完最后一人就绝不会停手的!”

“相公!正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嘛,这很正常的!”白空灵随口说道。

蓝月儿则撅着小嘴道:“主公!你干嘛不让我们放开手脚打个痛快?不然韩霸那头肥猪早就死翘翘了!”

“可不是嘛!其实我只要轻轻一弹,一个‘虚无洞灭’放出来,就算再多一倍的兵马也不够我杀的!”

“就是!要是我放出魔焰,一眨眼就能把他们全都化成灰!”

郭玄武白了他们一眼道:“你们都当我是个白痴是吗?那些老百姓怎么办?还有小海,还有那些大臣们,他们怎么办?连他们也一起杀吗!”

蓝月儿和白空灵全都闭上了嘴,谁也不敢再吭声了。

晓霓仙在空中划了两个圈,一脸郁闷的说道:“车里的那只狐狸精还真有点门道!居然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了一件护身宝甲,就连我都打不穿,实在是太可恶了!”

“唉!或许是韩霸命不该绝吧!我们四个联手都杀不了他,这也是天意,夫复何言……”

郭玄武曲指弹了一下刀身,发出了一阵尖锐的翁鸣,如同凄厉的鬼叫一般……

是夜,银月如盘,繁星满天。

永安城北一条偏僻的山路上,一辆破旧的马车正在缓缓而行,或许马车实在是太破了,不停地发出刺耳的吱嘎声,划破了静谧的夜空,远在数里之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马车在一座山丘上停了下来,走下了三道身影,一男两女,两名女子全都是大腹便便,一看就知道是个孕妇,而且就快足月临盆了。

蓝月儿双颊微红,轻抚着突出的大肚子,两眼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无奈的笑道:“唉,假如这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白空灵则吃吃笑道:“蓝大姐还真是有勇气!人家才不要这个样子呢!整个身材都变了形,而且行走坐卧都不方便,听说还会无缘无故的恶心干呕呢!”

郭玄武嘿嘿一笑,对两人的话不置可否,在山丘上缓缓的散着步,就像是深夜出来赏月似的。

时间不大,百米外突然传来了一声脚踩枯叶的声音,虽然极其的轻微,而且距离也远,但在三人的耳朵里却如同打雷似的。

“小鱼来了,还是两条!”郭玄武一乐。

白空灵先是眉头一皱,继而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不屑的说道:“这两个家伙的武功实在是不像样,也就跟我的坛主是一个级别!依奴家看,咱们应该放长线钓大鱼,引出幕后的主使者。”

郭玄武诡异的一笑道:“那我就先走开,你们这出戏要演得逼真一点,千万别穿梆吓跑了他。”

蓝月儿羞涩的说道:“咱们姐妹自然会卖力演出的,就算穿梆了,也不怕他跑了。”

郭玄武转身大步走到了马车前,跳上了车辕,故意大声说道:“两位娘子!我先把马车赶到前面去,再回头陪你们走一段,省得还要走回来!”

说完他一抖丝缰,吱嘎吱嘎的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白空灵略微思忖了一下,大声娇笑道:“姐姐!我们自打怀胎以来,全都变了口味,都喜欢吃酸的!俗话说酸儿辣女,应该都是男孩儿,要真是那样,相公不知道要多高兴呢!”

蓝月儿也极为配合,哼了一声道:“自古以来都是母以子为贵!要是咱们姐妹俩真的生了男孩,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咱们可以联手整治其他的小妾,要那些不生蛋的母鸡们全都卷铺盖滚回娘家去!”

“就是!到时候家里可就是咱们姐妹俩的天下了!咯咯咯咯……”

“两位夫人好有雅兴啊!这么晚了还出来赏月?”

白空灵的笑声还没停,身后突然响起了阴阴的笑声。

两人同时嘴角一翘,继而装出了受惊的样子,慌忙转身,就见两名黑衣蒙面人就站在十米开外,如同幽灵一般。

“啊!你们……”

蓝月儿与白空灵同时惊呼出声,紧接着两道指风便射在了她们胸前的穴道上。

“噗通!噗通!”蓝月儿和白空灵双双倒了下去。

蓝月儿开始给自己加戏:“哎哟!痛死人家了!人家肚子里的小家伙怎么开始跳舞了……踢得肚子好痛……”

两名蒙面人仔细的从头到脚看着她们,就像是欣赏着两件艺术品似的。

蓝月儿对白空灵传音入密道:“白妹子!你看我演得像不像?我听说受到惊吓动了胎气就是这个样子的!”

“嗯嗯!像极了!你可以去骗鬼了!咯咯咯咯……”

这时一名蒙面人笑着骂道:“戒色师弟!你每次性子都这么急!孕妇动了胎气可不太好,应该尽量的让她们心平气和,最好是心情愉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胎盘,那才是上等货!”

戒色嘎嘎笑道:“戒名师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越来越得心应手,而且还上瘾了!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

“他们两个居然还是出家人?这下有门了……”白空灵和蓝月儿同时一乐,各自施展出了本门的灵念力功法,窥视起了他们的脑海。

戒名就是一愣,脱口道:“我特么怎么知道?”

戒色摇头笑道:“师兄!万恶淫为首,我既然法号戒色,那就只能杀人了,这还不简单?”

戒名翻了翻白眼道:“你既然戒色,那就由我来干这万恶之首的事吧!难得碰上这么漂亮的货色,你趁着她们爽上天的时候再动手,咱们各取所需,互不耽误!”

戒名说着话便开始脱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