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易洺没有回话,身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图骨真人自顾自的说了半晌,却不见易洺半点反应,于是试探着叫了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走了?”图骨真人眼神一阵闪烁,脸色变化,“还是藏着?”

灵识再次横扫,冷光照耀,甚至祭出了白骨飞叉,以其在周围数十丈内纵横穿梭了半晌,却依然没有发现易洺的半点踪迹。

支持白骨大殿也是需要耗费大量真元的,所以眼看找不到易洺,图骨真人眼神一眯,试探性的收回了白骨大殿。

“嗖!”

金光乍起,剑气横空!

“无耻!”

图骨真人第一时间就又祭起了白骨大殿,再次将自己罩了起来。

“无耻!有本事就现出身来,你我公平一战!”图骨真人满脸不忿,恼羞成怒,“你也是凝元中期的大修士,怎么如此不要脸面?”

易洺隐身在大殿外数十丈处的一个角落,无声无息,此时见图骨真人又祭出白骨大殿,于是也收了飞剑,换了藏身的地方。

对于图骨真人的一番软话,易洺当然是不会相信的。

杀人杀尽,做事做绝,这是易洺结仇后的一贯原则。

不过他也懒得和图骨真人继续废话,你这白骨大殿不错,不过反正我处在不败的状态,才不会和你硬拼,我就看你能撑多久。

至于先不动手,等你松懈后再一击致命的把戏,易洺也不屑用,持续消耗着图骨真人的真元,直接把他耗死,这才是王道。

“脸面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细声细气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飘然,却差点将图骨真人闪的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凝元期修士,连邪修都不如!

图骨真人面色难看,易洺的心思昭然若揭,他当然也看出来了,摆明了就是要耗死自己,所以如果自己还是留在银泉宗,最后肯定是一个十死无生的局面。

除非出现变数!

不过这个变数可等不出来,只能自己行动,看看能不能逼出这个变数来。

所以图骨真人腾空而起,顶着白骨大殿就冲出了银泉宗,然后挥手收了大殿,遁光一起,就要往东南方而去。

与此同时,银泉宗所有的门人弟子都映入了他的眼帘,所以遁光刚刚裹身,图骨真人的传音就落到了宗门里剩下的一些炼气后期的弟子耳边,“有厉害对头出现,老夫要出门一趟,宗门里后续事宜由吕飞空暂时负责!”

银泉宗众弟子愕然点头,他们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宗门大殿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他们下一刻就知道了。

因为一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剑光骤然出现,直指图骨真人。

剑光光芒之盛直追天上大日,剑气之利也跨过了数百丈距离,割的众多银泉宗弟子脸颊生疼。

“有敌人!”

“剑修!”

“好可怕的剑修!”

“诸位长老呢?”

银泉宗的弟子还在惊呼,金色剑光就已经倏忽而至,斩到了图骨真人的头顶。

“给我爆!”

又是十几枚白骨阴灵珠飞出自爆,炸散了金阳剑气。

然后图骨真人就架起遁光,倏忽远去,为了不被易洺追上,他甚至以右手捶胸,硬生生逼出了一口精血,令遁光染上了一抹血红,再次提速。

……

一道白中带着一抹淡红的遁光划破天际,犹如流星飞遁,瞬间远走,一路碰上的凝元期修士俱都纷纷避让。

“好家伙,凝元中期修士!”

“这是遇上什么急事了,竟然逼出了精血,施展血遁?”

“被人追杀?”

“追杀他的人呢?”

“对哦,那就是自家宗门正被围攻,或者是赶着救人?”

“施展血遁一路疾赶,速度倒是快了,不过到场了也是半残,去送人头吗?”

“那你说是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

连喷三口精血,一路疾飞两千里,图骨真人终于撤下了血遁,喘了一口气。

“没追上来吧?”

话音刚落,金色的剑光几乎就是贴着他的身子亮起,向着他的脖颈削来。

“啊!”

浑身真元骤然爆发,金阳剑被他暴力击飞,不过图骨真人也是一口鲜血喷出,然后遁光一裹,就要再次远遁。

不过还不等他飞遁,十几杆阵旗突兀现行,然后就是遮天蔽日的漫漫黄沙,将他堵在了阵法当中。

“啊!”

图骨真人再次大吼一声,祭出白骨大殿,合身一缩就钻了进去。

手印一掐,白骨大殿再次越涨越大,图骨真人还想重复他之前在银泉宗的手段,以白骨大殿撑破阵法,然后逃走。

不过……

易洺呵呵一笑,“之前在银泉宗是有个更大的宗门大殿阻隔,而且绝命落石阵和小地灵神阵这两座阵法也不一样,这次可没那么容易让你破阵。”

虽然都是困杀阵,不过绝命落石阵和大黑石杀阵这两门阵法都更偏向于杀伐,而小地灵神阵则在困人上更加优秀,而且阵法笼罩的范围也更大。

白骨大殿越来越大,需要消耗的真元也越来越多,不过无论图骨真人如何使力,他都发现自己破不开这座阵法了!

“你既然可以困住我,为什么还要放我离开这么远?”图骨真人怒极大喝。

“你自己要**血玩,我为什么要挡着?”易洺淡淡的回道。

“我……”

图骨真人自己**血消耗自身战力,易洺可以杀他杀的更轻松,当然不会挡着。

图骨真人无奈,脑海飞转,心思电闪,然后身处白骨大殿当中,就控制着大殿就向下落去,想要落到地面。

他刚才在天上,记得距离这里不远有一条大河,若是可以靠近大河,他还有机会逃生。

“你且等着,待我脱身逃走,我一定会杀了白蓉蓉!”图骨真人暗暗咬牙,心中发狠。

不是他不想杀了易洺,而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杀不了易洺,所以即便心中发狠立誓,也只能拿白蓉蓉当出气筒。

不过当他下降了数百丈都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落空了。

“困杀阵,颠倒四方!”图骨真人双目血红。

“过奖了,另外恭喜你,你现在距离地面更远了。”易洺笑道。

“我……”

……

半日之后,图骨真人再也撑不住白骨大殿的消耗,被易洺趁虚而入,一道剑光劈开了大殿防御,小花则犹如闪电般窜入了大殿,吸干了图骨真人的一身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