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和如今的大夏国比起来,西州并不大,算下来也就只有大夏国两成大小。

自从大劫后,没了九鼎所限,大夏立国后,西州经过一番战乱逐渐一统,自封国号为大西,大西国主为西州王,倒是没敢称皇。

可能也是如此,大夏国主懒得过问西州之事,任其自生自灭。

原本大西国倒也算安定,但数十年前,这一代西州王忽然暴毙,因为储君未立,三个儿子同时在其封地内自宣为王,这才有了数十年的战乱。

不过真正让西州乱上加乱的因由,却是异种妖族的出现。

听到此处,白云楼疑惑问道:“总兵大人,异种妖族却是有何不同?”

“白公子有所不知,这也是最近数年之事,大夏国的普通妖族也不过是生灵修行所化,大半都是胎生,但这异种妖族尽皆都是卵生,而且其形千差万别,形态各异。”

“这些妖卵不知被谁人藏于西州灵气汇聚之地,可能有数十年之久了,最近数年间忽然形态迥异的妖族在西州出现,不过这些妖族修为不高,开始并没有被西州修士重视。”

“随着数年发展,这些妖族渐渐强大,竟然合力占了一地,自封万妖国。”

“等其他三国反应过来之时,万妖国已经成了气候,不过西州的修士们也同时发现了妖卵的存在。”

“对妖卵一番研究后,发现这些妖卵都吸纳了不少精纯的灵气,炼化其中的灵气可以提升修士的修为。”

“这下,整个西州的修真界不由沸腾起来,甚至发动凡间力量,让其协助搜寻妖卵,妖卵很快就成了大西国炙手可热的灵物。”

“不过也让西州更加混乱起来。”随后总兵大人的讲述,就如白云楼在西海城的所见所闻了。

随着万妖国的万妖加入抢妖卵的行列,整个西州更是乱的一塌糊涂,有些修士占了一处妖卵之地,甚至想自立山头。

有些修士带着一群手下四处劫掠,争抢妖卵,带动的整个西州几乎人心丧乱。

如此大乱之下,众多无辜州民流离失所,沦为流民,四处躲藏,以避灾劫。

一些难以为继的州民,纷纷寻到前往大夏国的商船码头,乘着大夏国的商船逃来此地。

西海总兵见这西州流民众多,就传讯上报给了大夏国主,还好如今有了传送法阵,讯息一瞬千里,倒是很快有了国主的回复。

大夏国主直接下了御旨,将这些逃难来大夏的流民赐下了大夏子民的身份,让新进的流民心底都安稳了不少。

西海总兵拿出了御旨安抚民心的同时,也让修士稍稍展现了一些手段,非常时期用术法震慑一下,效果要比言语威慑好用的多。

到了西海城后,有些州民安心在西海城定居下来,有些西州州民却还是心有余悸,希望离西海远一点,正好西海城也容不下越来越多的流民,这才在朝阳商会发布了护送任务。

听完西海城总兵的讲述,白云楼算是对西州有了不少了解,不由对总兵大人多了不少好感。

想着有朝阳商会在,这位总兵大人倒是不缺什么丹药之类的强身之物。

天眼通观瞧之时,见这总兵大人有不错的武学底子,丹田真气也颇为精纯,于是抬手取出了一块五行八卦符送给了总兵大人。

接过精致的八卦符,听闻了这玉符的功用,这位西海城的总兵顿时来了兴致,忙不迭的运起真气尝试起来,这一试顿时眉开眼笑,没想到自己一介武夫也能施展出修士们的神通,顿时对这玉符视若珍宝,赶紧贴身收藏了起来。

此间事了,白云楼起身告辞。

总兵出门相送,到了门口高声喊了一句:“路常发……”

一旁的偏房内立时传出高声回应:“来了,总头……”

音是回了,这人过了数个呼吸才跑了出来。

白云楼灵觉敏锐,不由嘴角一弯,这个路师兄方才看来喝了不少灵果酒,这随身带出来的酒气,白云楼可甚是熟悉。

转头看着白狼那有些郁闷的神情,白云楼有些了然,不由嘴角又是一扯,暗道:服了这位路师兄了,白狼做任务得的存酒都蹭着喝。

“你小子不会又喝酒了吧?”总兵大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怎么会,方才就是和狼王大人叙叙旧,总头,喊常发啥事?有事尽管吩咐。”陆常发满脸堆笑地问道。

总兵大人正色说道:“这两位也是你的师弟师妹,你带着去见那群流民,若是需要兵卒随行,尽管安排便是。”

“总头,我老路办事,你放心,准保安排的妥妥当当。”路常发将胸口拍的啪啪作响。

“那就好,这两位书院弟子也是初次出来历练,常发你修为高,若是那条路委实难行,你这当师兄的就随行一同去吧。”总兵大人点头说道。

“总头,这不妥吧,你这身边没个照应的可不行。”路常发嘴里说着,心里却暗道:这两位的修为哪里还需要我这当师兄的帮衬。

总兵大人老神在在地掏出八卦符,晃了晃,然后打入一道真气,顿时一道盾光闪现出来。

“呦呵,总头这法器整的厉害,不说一般的暗器刀剑了,就连寻常筑基期的术法都能抗一阵子了。”路常发略微感应一下,不由惊叹道。

“那是,赶紧去吧,别耽搁了行程。”总兵大人心神大畅,挥手说道。

“好嘞,云楼师弟,走,师兄带你去见见那群老弱妇孺……,不,见见我大夏子民。”说罢,转身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白云楼和紫嫣师妹相视一笑,抬步跟上,白狼有些没精打采地跟在最后面。

两人跟着路师兄快步来到西侧的高大城墙之下,确实是一群老弱妇孺,这一群聚在一起有数十人之多,成年的男子几乎没有,只有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着还有些精神。

依路师兄方才路上所言,这群流民已然在此候了两日了,也没哪位修士或商队愿意护送随行,不是不愿,而是自感很难完成护送任务。

“这群流民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一路上受了不少惊吓,就这群……这个状态,如何能穿越一片沼泽之地前往百余里外的江源城。”路常发撇了撇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