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坦克在黑夜中不适宜成为首批初战的部队,首先它的视线受阻,容易受到守军敢死队的近距离爆破,而且它要么看不见,要么就不得不使用车灯,那个光束会成为阵地上反坦克火力的集中点。

“让所有战车准备,压上去!”

贺岛次郎面色阴沉,中国人的阵地命名就在奔溃的边沿,可是不管他们的士兵怎么冲锋,始终不能突破阵地前方一百五十米的距离。

“呼呼呼……”

突进阵地的一百多缅甸人已经全死光了,王宁蹲在战壕里面喘气,他的身上全是鲜血。

“营长,你怎么了?”

直属小队的弟兄伤亡不少,一个弟兄蹲在王宁身边,着急的问着。

“鬼子的,我没事。”

“去二线阵地,告诉罗达,如果鬼子的坦克再压过来,我肯定守不住,要靠他了。”

王宁摆着手,让这个弟兄赶紧去后面找援兵。

“营长,我们来了!”

一连长带着弟兄们进入阵地,阵地上火力陡然再度密集起来。

“告诉你们营长,鬼子的坦克敢过来,我肯定会开火。”

罗达点点头,坦克在黑夜里面除了挡子弹,没有什么别的作用,到时候只要发射照明弹,坦克就会成为战防炮的活靶子。

阵地上,前面的篝火在战火中慢慢的被炸散了,变成零星的火光,阵地上只有枪口焰,对于守阵地的弟兄们非常不利。

“照明弹!”

王宁趴在战壕上,汤姆森和手枪再次压满子弹。

“啾啾啾……”

随着尖啸声,照明弹升上空中,惨白的光线覆盖整个战场,战场再次变的清晰起来。

“哒哒哒……”

“咚咚咚……”

“砰、砰、砰……”

这片光明为战壕里面的士兵指引了方向,战壕前面进攻的日军和缅甸人惨了,他们在照明弹下躲无可躲,被子弹成片的扫倒在地上。

“呜呜呜……”

“咚咚咚……”

随着大地的震动,日军的坦克再次出现,进入照明弹的覆盖范围,他们现在也不用车灯了,照明弹的作用对于攻守双方都是公平的。

“战防炮准备!”

二线战壕,罗达举着望远镜大喊着,他始终在关注前面的战事,坦克真的出现了。

“咚咚咚……”

鬼子的坦克开始朝着照明弹下的阵地倾泻着子弹,压得阵地上的弟兄们不停的低头躲避。

“噗噗噗……”

当然,也有更多的弟兄直接中弹,倒在了战壕里。

“轰、轰……”

几发榴弹在原野上爆炸,是枪榴弹发射的穿甲弹,鬼子坦克学聪明了,他们就停在三百米左右,用火力压制守军阵地,掩护步兵进攻。

“营长,鬼子的坦克太远了,够不着!”

几个发射榴弹的弟兄大喊着,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枪榴弹的准确射击范围只有一百五十米,超过了这个数,那就只能靠蒙了,而很显然,除了两百米,连蒙都的靠老天。

“啾啾啾……”

趁着这个机会,鬼子的机枪手疯狂的扣动歪把子的扳机,压制着阵地前沿,阵地上防守的弟兄们一时抬不起头来,只有掩体里的几挺机枪在射击,吸引着鬼子的火力。

鬼子这些敢死队员距离防线本来就不远,在机枪的掩护下,这些人疯狂的朝上爬,离防线越来越近。

“轰、轰……”

阵地上还在射击的工事引来了鬼子坦克炮的直瞄炮击,一个工事被炮弹直接命中,整个工事发生爆炸,一个火力支撑点没了。

“别管坦克,弄他们的步兵。”

王宁大喊着,不停的看向后面,他只希望罗达快点开炮,让自己的弟兄多活一点下来。

“上、上、上……”

坦克的射击声中,攥着大量手榴弹的日军士兵借着枪炮声的掩护,朝着防线不断匍匐前进,此刻也顾不得糊了满身的污泥,他们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阵地上不断吐着火舌的战壕。

“瞄准了就开炮!”

二线阵地上,罗达大喊着,四门战防炮都推到了炮位上,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屁股后面和侧面不停有鬼子运动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鬼子不知道守军有战防炮的存在,他们居然把坦克当成固定火力点,进行火力投射,没有移动开来。

“我们一旦开炮,鬼子的坦克肯定会动起来,所以打固定靶的机会只有一次,明白吗?”

罗达叮嘱着炮手,他们不是专业的炮兵,只是在基地里面训练过而已,可是现在突击队也找不到专业的炮兵,只能让他们临时客串了。

“准备完毕!”

随着炮弹塞进炮膛,弟兄们一个大喊着报告。

“两门一组,开炮!”

罗达大喊着,然后举起了望远镜,看着照明弹下不停疯狂提供火力支援的坦克。

“轰、轰……”

战防炮的穿甲弹带着围焰划过夜空,准确的击中鬼子的坦克;爆炸声震耳欲聋,正在朝着黑暗之中吐着火舌的鬼子坦克顿时被炸成了火球,漫天散落着各种零部件。

“战防炮!”

“动起来!”

鬼子的三辆坦克,一下被击毁了两辆,身下的一辆坦克里面,车长疯狂的大喊着,命令驾驶员迅速移动。

“装填,继续瞄准!”

“注意提前量计算!”

罗达很兴奋,他们被临时当做炮兵,总算是没有白费自己在基地浪费的那么多炮弹。

“轰、轰、轰……”

这下鬼子的坦克就不好受了,左冲右突,它根本不敢停,至于火力支援,他现在只能用机枪扫射,而且在运动中,机枪的弹道根本不好控制。

“当、当、当……”

就这么短暂的功夫,敌人已经爬到了近五十米的距离,手雷在钢盔上、地上磕响,直奔战壕而来,敌人终于攻进了危险的白刃战距离。

“轰、轰……”

手雷的爆炸中,弹片和漫天的碎石泥沙簌簌的飘落在战壕里。

“轰、轰……”

“杀死给给!”

鬼子扔出手榴弹就像是信号一般,大量的手榴弹爆炸了,泥沙和弹片飞舞着,鬼子呐喊着发动冲锋。

“扫射!”

“手榴弹!”

连排长大喊着,手中的汤姆森放平,疯狂的扣动扳机。

“轰、轰……”

“哒哒哒……”

“突突突……”

机枪、汤姆森和卡宾枪的轻声陡然激烈起来,至于步枪手,他们把枪放在面前,一个个手雷飞舞着直奔前面的区域。

“噗噗噗……”

“轰、轰、轰……”

子弹呼啸而过,手雷不停的爆炸,阵地前面惨叫声都被掩盖了下去。

“噗噗噗……”

一波又一波的敌人大叫着就摔倒在战壕前面,他们端着步枪,最近的距离战壕不足二十米。

“咚咚咚……”

激烈的枪声中,照明弹的能量在不停消耗,随着照明弹的光芒渐渐熄灭,鬼子的坦克没了,阵地前面只剩下了惨叫声,敌人终于退了下去。

“照明弹!”

王宁嗓音已经嘶哑,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向空了的弹匣压子弹了。

“轰、轰、轰……”

“鬼子炮击,进掩体!”

炮弹再次落在阵地上,王宁大喊着,抱着枪疯狂的跑向阵地,这就是黑夜的不好,视线眼中缺乏,鬼子一旦退出照明弹区域,他们就可以躲起来,等待炮击之后再来一次。

“突突突……”

“砰、砰、砰……”

阵地上的弟兄们一整夜都在躲炮和射击中渡过,他们已经变得麻木,只是依靠本能扣动扳机,躲避着飞过来的子弹。

“哒哒哒……”

随着天边亮起鱼肚白,无名村附近的枪声终于变得稀疏,天渐渐的亮了起来。

“团长,你怎么来了?”

天刚亮,冯锷带着自己的直属小队直奔西北面而来,昨天晚上这里的枪炮声响了一个晚上,不停送进村里的伤员说明了这里战况的惨烈。

“怎么搞的?”

冯锷看着眼前的王宁,有点不相信这是自己一直信任的军官,他现在一点都不像一个军官,满身的血污,浑身的硝烟,一副经历恶战的模样。

“我没啥事,都是鬼子的血。”

王宁蹲了起来,指着阵地前面和阵地里面,这就是他的答案。

“怎么?鬼子冲进来了?还有白刃战?”

冯锷很惊讶,自从装备美式枪械之后,除非是他们愿意,否则在如此强大的火力下,他们已经很少和鬼子进行白刃战了。

“是缅甸人。”

王宁苦笑着,他已经不想多说了。

“我的天啊!”

冯锷现在不用拿望远镜,只凭肉眼看过去,阵地前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尸体,鬼子的和缅甸人的,重叠的尸体铺满了整个阵地前方。

“你的伤亡怎么样?”

冯锷几次想说点什么,可是他都憋了回去,最终冒出来这么一句。

“二连长阵亡了,排长死了三个,还有很多班长和副班长,也没能挺过去;我现在还有半个营的弟兄。”

这个数字还是他十分钟前得到的,送回去的伤兵不知道多少能活下来,所以王宁并没有把他们算进来,因为那些弟兄现在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兄弟,伤亡有点太大了,这才刚刚开始啊!”

冯锷叹息一声,阵地前面的敌人虽然死的是他们的几倍,可这是敌后,敌人每时每刻都在补充,而他们没有援兵,没有补充,需要在这里坚守很久。

“阵地还在我们手里。”

王宁地下头。

“是啊!阵地还在!”

“我让一营和三营各抽调一个排过来,你和弟兄们去后面休息一下,白天你们不用打了!”

冯锷叹息着,看着王宁的疲惫,他决定让自己的老兄弟好好休息一下。

“团长,不用,我还能坚持。”

王宁固执的摇着头。

“别犟了,我带着警卫连接手阵地,加上闵飞和张川增援的两个排,阵地不会有问题的,晚上就该轮到你们了!”

冯拍拍王宁的肩膀,让他放心下去修整。

“八嘎!”

日军前沿指挥部,贺岛次郎没办法压制自己的怒火,昨天晚上,他孤注一掷的攻击中国人的阵地,结果战死了超过三千人,阵地依然在中国人的手里,而那还是晚上,盟军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这都攻不下来,让他白天怎么攻?

“阁下,大佐阁下电报!”

鬼子的通讯兵不合时宜的报告着,递上一份电报。

“真是愧对大佐阁下的信任啊!”

贺岛次郎看完电报,低瞎了头,因为电报中大佐阁下并没有责骂他,而是告诉他,新的援兵正在路上,下午就会抵达,让他务必快速的歼灭这里的敌人。

“阁下,这里,工兵部队已经清理出了三条安全通道,这边可以进攻了!”

当然,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他们的工兵部队在河岸边清理了一天一夜,终于清理了三条通道出来,接下来就可以架桥了。

“让各条战线保持压力,白天不进行大规模进攻,等晚上!”

贺岛次郎看着河边,一个计划逐渐的在脑海中成型。

“砰、砰……”

“噗噗……”

“啊!”

阵地前方,鬼子老兵把自己当成死人,不时的挪动着,混进了战场边沿的尸堆,然后举起步枪,冷枪不断响起,几个倒霉的弟兄中弹,惨叫着倒在地上。

“鬼子狙击手,都小心点。”

“所有神枪手,全部上阵地,把鬼子狙击手找出来,干死!”

营连长大喊着,头缩在战壕边沿,不停的晃动着,找寻着鬼子狙击手的位置。

“我不参加,这个环境,正是锻炼你们的时候,看你们的本事了,不准使用枪榴弹!”

西北面,冯锷看着两个倒霉的弟兄,他们一个肩膀中弹,一个钢盔被割裂,头皮划破,正在卫生兵的帮助下紧急处理。

“让工兵准备浮桥,晚上架桥。”

日军前线指挥部,简单的早饭指挥,贺岛次郎缓缓的开口。

“阁下,今天晚上更换主攻方向吗?”

参谋军官试探性的问道,原野上一马平川,这还攻不进去,而进攻有河道阻碍的方向,那不是更困难吗?

“不,防卫军和两个中队的士兵,仍然主攻这里,这边,让岛田、中村中队带领一个大队的防卫军从这里偷袭,我就不信他们在这里有这么多兵力,只要攻破他们的防线,攻进了村庄,那就好办了!”

贺岛次郎摇着头,表示自己并没有更换主攻方向的打算,只是晚上又多了一条可以偷袭的路线,而且还是从来没有进攻过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