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2月27日,正月十五,京武一改往日的冷清,逐渐热闹起来。

宗师宴,一直以来的传统,可以说是全华国的喜事,尤其是此次京武,两名宗师一起办宴,这些年更是少有。

全国各地的宗师,只要没事,一般都会前来凑凑热闹,有的还会拖家带口过来沾沾喜气。

哪怕魔武,一直以来以京武为竞争对手,今日也是派李长生前来代为祝贺。

当李长生走进京武时,是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个不愿意。

以前不愿意来,是因为自己半废了,有个苏展在这里,来了就是自讨苦吃。

现在不愿意来,是因为钱嵘。

他突破时闹得那么多,还自封什么剑祖,他当剑祖了,把他长生剑放在哪里了?

当然,李长生还是有自知之明,现在自己只是个假八品,精神力有着极大的缺陷,真打起来真未必是钱嵘对手。

等着,等我突破,让你看看谁才是剑祖!

李长生暗自发狠,决定这次回去就闭关,精神力不突破千赫,绝不出关!

在李长生踏入京武的那一刻,钱嵘就已经知道了,也直接出去迎接。

他自从踏上剑道后,对剑客的存在即为敏感,而对于李长生,他也不会陌生。

六品斩八品,哪怕是他,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他走出一条剑道,可不会认为,只要他的道,才是对的。

他和李长生,走的是两条不一样的剑道,说不上谁优谁劣,只是他暂时领先罢了。

苏北此时正和苏展等一群宗师收拾着蛟龙肉,太丢脸了,之前荒天帝煮汤时犹如砍瓜切菜毫不费劲,可轮到他们一群人,竟是连一块肉都切不碎。

下方,大量能源石不断燃烧,释放出炽热火焰,上面,一位位宗师出手,天地之力不断使出,切割着蛟龙肉。

教育部王部长八品的实力,此刻也是叹了口气。

“我们一大群人,烤一块肉都烤了半天,真是丢脸啊。

苏北,你这真是会吊我们胃口,弄这么一块龙肉在面前,能看不能吃,简直是煎熬。”

他们也不能说毫无进展,只是按他们的速度,今天想吃上龙肉,怕是难了。

“呵,一群老废物,连一块肉都切不碎,一把年纪白活了啊。”

就在这时,一声嘲笑传出,南云月从后面走了过来,随手砍出,直接将肉切得整整齐齐。

绝巅妖兽肉身虽然强大,但南云月堪称绝巅之下第一人,实力就算一些弱绝巅都可一战,更何况一块肉。

几位宗师此刻也只能尴尬笑着,南云月看着年轻实际上已经是九十岁老太太了,他们其实每个人都比南云月要小,但这时候也不好意思怎么辩解了。

没办法,实力不如人,就是这样。

倒是苏北毫无别扭,他还是个年轻人呢,他自信南云月在她这个年纪没他这实力。

“南部长,你刚从京都地窟出来么,下面怎么样了?”

南云月点点头,一边出手加速火烤,一边解释道:“基本稳定下来了,万蛇窟实力还是不够,出其不意灭了白虎城和极西之地的苍鹰城后,剩下几座王城也联手了。

不过那蛇王实力也是强大,一人独占四品九品不落下风,甚至拼着受伤还反杀两人。

不过万蛇窟似乎并不是代表万妖王庭的意思,万妖王庭几位真王亲自到达御海山,想强行闯入京都地窟收拾叛乱,还和张涛他们交过手。”

苏北没想到这短短十多天京都地窟竟是变化这么大,本来就没多少九品,这次一战下去怕是陨落过半了吧。

还有御海山上,竟然又爆发真王战斗了。

“张部长他没事吧?”

苏北虽然对张涛实力有信心,可万妖王庭,貌似那个万妖王已经是帝级存在吧,实力可不弱。

南云月倒是毫不在意,随口说道:“那老阴逼能有什么事,精着呢,万妖王庭也不是想要开战,来的几人实力也就一般,简单过了两手见人类不肯退让,也就撤了。

不过真王离开了,另一处妖族禁地诡秘森林出手了,五名九品妖兽出手,万蛇窟再无活路。

为首的蛇王最后靠着拼死一搏带走两名九品妖兽和一名九品城主,自身也被杀了,他死了,万蛇窟在地窟报复下,彻底覆灭。”

苏北等人仿佛听故事一般,南云月说的简单,但实际上这十几天京都地窟怕不是到处都是大战。

万蛇窟那蛇王原本的打算是趁妖植妖命两脉反应过来之前,将王城灭个干净,到时候诡秘森林就算出手,也最多就是五五开。

可惜没想到地窟联合的那么迅速,万蛇窟也是迎来覆灭。

不过蛇王实力也是真的强,这前前后后死在他手里的九品人数,怕是都快两位数了。

“南部长,那现在京都地窟还有九品么?”

一旁,白老想到什么,开口问道。

京都地窟原本就算是一城一九品的局面了,可这一战下来,还能剩下几人,那些王城,怕不是都成了八品最大了。

南云月也是可惜说道:“是啊,也就是天南地窟开启在即,不好发动大战,要不然,我和林龙两人都可以将剩下几人团灭了。”

她是真的可惜,也是真的想出手。

可惜时机不对啊。

“就算现在这样,京都地窟也是废了。”

苏北点点头,又得意看向白老,邀功到:“白老,学生我在校期间计灭九品,平定一窟,这功劳,你可得给我记上,就记在京武的校史上。”

白老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京都地窟可也说是京武征战九十年的大敌,这一刻彻底失去威胁了,白老松了口气后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京武从创立开始就是为了抵抗京都地窟,哪怕三十年前那一战,京武付出了两名九品过半宗师的代价、整个华国付出近三分之一宗师的代价,也仅仅是换来三十年的脆弱和平。

可是现在,京都地窟竟是毁在了内乱上,想一想,简直是造化弄人啊。

“走走走,今天你我不醉不归,也该松口气、也该好好庆祝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