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心神大乱的虞鸢跑到大厅时,急切的问正在吃饭的客人:“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女孩跑出去?”说着她手里还在比划着身高。

被打断吃饭的客人不耐烦的挥手:“没看见。”

虞鸢果断去问下一个人,一连好几个都是没见过,她心中的不安被放大,孟晓月能跑到哪里去呢,外面那般危险,容不得她细细思量,虞鸢跑了出去。

本想跟着虞鸢一同出去找人的南离被秦萧儿一把抓住。

“你现在拦我干吗?”南离也担心不已,都怪他没看好孩子。

秦萧儿现在算是最冷静的一个,没有被孩子丢了这件事冲昏头脑。

“你现在赶紧画张孟晓月的画像,这样去外面找人时也能快些。”秦萧儿的提议是有用的,不然就和别人说丢了孩子,谁知道自己到底见没见过啊。

见到的那个是不是丢了的孩子。

有了画像就好辨认一些。

“你赶紧画啊,我先去帮虞鸢找人。”秦萧儿自己也不闲着,她和南离说完,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外面跑去。

来到一楼大厅本还想问一下客栈老板有没有看见的,结果她下来是就没看见客栈老板的身影,只好先出去找了。

大街上本就没多少人,虞鸢追上去询问她们有没有看见孟晓月。

却被那些人避之不及的躲开了,她们不想和陌生人接触,谁知道是不是没病的人。

有的人听虞鸢是为了找小孩子的,也会回答。

可惜答案都不是好消息,全都是没见过、不知道的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拖下去,虞鸢更加的着急了,时间越长就越是不知道孟晓月会跑去哪里。

短时间内还有个范围。

她追上面前的人:“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小女孩?”虞鸢描述着孟晓月的装着,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没见过,你家孩子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这慌乱的年头,要是时间长的话,我劝你还是放弃吧。”那人喋喋不休,自认为好心的劝说着。

后半句虞鸢却是听不下去的:“我会找到她的。”她不再和那人废话。

转身去找另外的人问,大喊着孟晓月的名字。

苦涩涌上心头,虞鸢觉得压抑难受的厉害。

要不是她非要和孟晓月说这些,是不是她就不会跑掉了。

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中,没有一个人是孟晓月。

她颓败的顺着街边的台阶坐了下去,黯然伤神,孟晓月到底会去哪里?

人来人往的脚步乱了她的心神,模糊了她的视线,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当初墨许安走丢时的那条街道。

她还记得当时着急的自己,无助绝望,找不到人时的不安和担忧一点点的充斥着她的心,虞鸢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种感觉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那时的墨许安才三岁,对周遭的一切都抱有好奇之心,看顾他的人一不留神,孩子就不见了。

等众人反应过来再去找时,周围都找遍了也没找到。

她当时人都绝望了,害怕孩子是被人拐走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不知道会被卖到那里去,受多少苦。

幸好最后是被墨君炎找回来了,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

现如今孟晓月也不见了,可他们还有多少个两天可以在这里找孩子?

如果她被坏人抓走的话,会遭受怎样的对待?

虞鸢不敢深想,她怕孟晓月会有个什么不测,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导致的。

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孟晓月,你在哪?”

听的到她声音的话,有个回答好嘛。

叫着她的名字,却再也没有回应令人陷入无边的痛苦。

找人的虞鸢陷入悲伤的情绪中,秦萧儿那边也是没有什么进展,在房间画肖像的南离,下笔越发的急,最后几笔潦草收场,就出来找人了。

他和虞鸢找人的方式不同,不是在大街上问行人。

而是顺着店铺去问,不少老板他都是接触过的人,都会告诉他。

店铺是固定在这里的,孟晓月要是路过,老板说不定见过会有印象的,这样就好找的多。

他还有肖像,老板们记下来,要是之后见过也能告诉他。

虽说办法是好的,偏偏就是没有人见过孟晓月,办法再好也无用。

秦萧儿越是找不到人越着急,不应该啊,要是孟晓月跑出来,这附近的人应该都是见过的才是,怎么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另一边悲痛大哭的虞鸢,知道哭是没用的,但是她情绪翻涌上来了,一下子也控制不住自己,但她明白不能颓废哭下去。

她在街上大喊着孟晓月的名字,声音沙哑,泪流不止。

“孟晓月,你在哪里啊?”

“你出来好不好,不要乱跑了,我们回家!”虞鸢找不到方向般四面叫喊着。

茫然又无措。

听到的人都会被她的悲伤感染。

荒年之际,多少人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

大家活的都不容易,但不妨碍她们能有一份共情能力。

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悲伤大哭的模样落在她们的眼里,看着心中也是不忍的。

一位大娘走到虞鸢的身边,善心的递给她一方手帕:“别哭了,仔细眼睛。”

接过帕子的虞鸢,声音还在抽泣:“谢谢,谢谢你的帕子。”她的吐字并不清晰。

大娘叹息着轻摇了摇头:“你孩子不见了是吗?”

“我的孩子还在外地,我老了过不去她那边,他想回来接我,但我不让。”说着大娘的声音也哽咽了,这里是住了一辈子的地方,虽然乱了,但她不想走。

不想离开家乡,更不想去孩子身边给她添乱,让她来接自己冒着风险。

虞鸢呜咽着回答不上来。

大娘很快控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只要知道彼此安好,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她问道:“你家孩子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多大了,我要是见到了我就告诉你,你住哪里?”

面对这些问题,虞鸢克制住自己的悲伤,努力的平复心情,让自己的语言听起来清楚的回答了大娘的问题,顺便感谢她对自己的帮助。

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走进,也和虞鸢说着自己会帮忙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