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君烈并没有回答君无冥的话,可以说是直接忽略了,只见他神色夸张的,然后把君无冥上下的看了个遍,再次审视着君无冥,然后表情突然放松了对君无冥关心的询问道:

“哎呀哎呀,刚一起来就问这么多,怎么身体好点了吗?你现在身体什么情况?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身上毒素还有吗?有没有觉得特别虚弱?还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他这些问题问的可谓是一点诚意都没有,里面的装腔作势的语气,君无冥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君无冥并不想搭理他,君无冥紧皱着眉头,然后盯了君烈一会儿,只听君烈又继续说道:

“别这么看我啊,看得我怪不自然的,快说呀,我问了你这么多身体状况,你总要回答我一两个吧,要知道我也可是很关心你的,除了虞汀兰恐怕在关心你的就是我了吧,否则你一大清早第一眼看到的也不会是我。”

君烈说的这些话把君无冥恶心的要死,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君烈说道:

“少在这假惺惺的。你到底为什么在这儿?我问你虞汀兰呢。”

君烈挑了挑眉,没有想到君无冥竟然这么油盐不进,自己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他竟然还掐着虞汀兰不放,君烈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开始卖起惨来对男子说道:

“别这样别这样,其实我也很关心你的,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就不会醒过来,虞汀兰给你吃下的药还是我给的呢?你难道不应该先感谢我吗?

竟然对我这么凶,我现在是你的恩人,你对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吗?”

听他说了这么多却一点都没提虞汀兰的行踪,君无冥已经渐渐的知道了什么,他现在脸都已经扭曲了,他看着君烈,脸色冷厉了起来,然后淡淡的对他说道:

“这是太子府,我随时可以让人抓你。”

君烈非常配合的,往后缩了缩脖子,然后说道:“哎呀哎呀,那我还真是害怕呢,就是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喊一下,会不会有人来呢?要不你喊一声试试。”

君无冥算是发现了,今天君烈来绝对不只是调侃这么简单,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但是他却一直在这拐弯抹角,他到底想说什么?

君无冥神色并不好看,他藏在被子下的手已经攥成了拳,如果现在没有这么大的距离的话,他一定会一拳从君烈的身上打过去,君烈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

君无冥并不想听他继续多说下去,他的时间非常有限,而且他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已经快要坐不住了,只听君无冥讽刺道:

“你今天来我这不会就是为了调侃我吧,那我还真是太荣幸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最好是,把你来的目的说清楚一点,否则,就算是没有人会来抓你,我自己也会动手。”

君烈笑了,笑得那么人畜无害,又笑的那么阴森,只见他凑近君无冥,然后一字一顿道:“来告诉你,你的虞汀兰,要被我抢走了,为什么呢?”

君烈又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君无冥那双充满怨气的眼睛,状似轻松的对他说道:“因为换你的解药啊,你还真是说对了,我今天来这就是为了和你打趣,看看你的身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挺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留了,你保重。”

“哦,对了,在虞汀兰跟我走之前你最好要活着,否则你死了,他可就不和我走了,到时候这几个药拿不拿也就无所谓了,你可千万不要坏了我的好事,明白吗?”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君无冥的底线边缘徘徊,君无冥攥紧的手砸在了床榻上,他之所以没有去打君烈,就是因为他在看是君烈已经离开了,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现在的君无冥身体状态还不好,和他硬打的话自己不会吃到任何甜头,所以君无冥自然也就不会硬碰硬,他很有分寸。

君无冥这边已经清醒了,而此时另外一边穿着一身黑斗篷到黑市询问解毒办法的虞汀兰,却在中途遇到了一群追杀她的人,这些人个个武功高强。

虞汀兰只是周旋了一会儿,便周旋不下去了,改成了逃跑,她一边逃跑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听他们的语言,看起来不是本地人,他们的着装也似乎是想掩饰着什么,这一点就可以让虞汀兰知道,这些人虞汀兰一定是认识的。

否则对方就不会这么费尽心思的遮掩自己,于是她在心里已经有了人选,她死死地捏着拳头,然后在心里愤恨的说道:

“耶律兰啊耶律兰,你和我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我走到哪你要跟到哪,还真是冤家路窄。你最好是别让我知道解药在哪,否则等我拿了解药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你。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你,可你给我的是什么?是步步杀机。”

虞汀兰低低的骂了一句,然后快速的跑到了一个巷子里,这才把后面的人甩掉,她的手已经受伤了,一条胳膊低低的垂着,鲜血直直的往下淌着,还有一些难受的靠在了墙角。

然后用手掐着自己的伤口。

看着自己的伤口渐渐的变成了紫色,她在心里暗道不好,狠毒,实在是太狠毒了,竟然是带毒的。

虞汀兰又骂了一声,然后立刻扯下自己的衣服,一片袖子,把伤口的地方紧紧的抓住了,这才不让毒素蔓延,但是她却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有一些站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听见了耶律兰的声音,说起来这个声音出现的也真是及时,如果没有这个声音的话,恐怕这时候虞汀兰已经晕倒了吧,但是对耶律兰的极度愤恨让虞汀兰就清醒了。

她看着面前的人冷笑了一声,然后明嘲暗讽的说道:“好久不见,看来上一次你还是没有达到你的目的,否则这回就不会这么费尽心思了。”

也不知道耶律兰到底是听懂没听懂,反正她还是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虞汀兰,对虞汀兰说道:“你这幅样子还真是狼狈至极,能被我看到,恐怕你也是命不久矣了吧,要不要我帮你一程,中毒了你这是?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竟然和君无冥一样的命运,解药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