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最终,在郭嘉以名望与实办两方面的软硬兼施下,蒯越在与荆州官府沟通后,还是接受了扬州当面提出的条件。

对开荆州来说,现在刚跟孙坚交恶,为了围剿孙坚,荆州的兵力都被调动了起来,却最终还是让他给逃了,接下来,将要面对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孙坚军的复仇了。

这个时候,若是再跟扬州交恶的话,就算刘表愿意,荆州官场上的文武官员也不会容许他这么干啦。

而对于扬州来说,既然有人帮自己把这数十万人的迁徙的开销给解决了,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为了让扬州军尽快的离开,荆州方面也是豁出去了,一面派人去江夏通知黄祖,让他给扬州军方形,同时还派出了大量的船只,来帮刘枫把人运到长江上去。

到了长江,再由扬州留在长江上的船只,把人和物资运回柴桑。

有了荆州方面的援手,民众的迁徙行动一下子就快了起来,靠着汉水的便利,只三天的时间,就运走了近七万人了。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五十来万人就能够全部转运完成了,这个速度,跟原本计划比起来,快了近一半不止。

又是几天后,停留在宛城的民众,也全部转账到了新野城,至此,迁徙的任务可以算是完成一半了。

在留下太史慈的部队继续在新野驻扎,直到人员全部运走后,再将新野城移交给荆州。

刘枫带着郭嘉等人,在特战营的护卫下,登上了南归的舰船。

船队领过襄阳附近时,却见码头上有一大群人聚集在那,有一条小船从码头上开出,向着刘枫的船队划了过来。

“主公,黄将军传来消息,荆州方面派了使者过来,说是荆州刘使君想与主公见一面!”

这时,从船队前方有传信兵过来向刘枫请示道。

“刘表要见我?”

刘枫有些疑惑,以前在洛阳的时候都没有见过面,今天见面是为了哪般?怎么先前没有一点消息呢?

“让他过来吧。”

虽然想不明白,不过见上一面到也无妨。

“荆州牧府吏曹从事伊籍伊机伯,见过刘使君!”

刘枫的座船是一艘三层高的楼船,由于逐远舰和先锋号都留在长江上负责转运民众与物资,所以便把原来最大的那艘船作为他现在的旗舰。

“原来是机伯先生,不知机伯先生此来,所为何事?”

刘枫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此次前来,乃是奉了我家使君之令,前来与使君商议一件事情,就是我家使君感念使君为了驱逐国贼董卓,解救了众多的洛阳百姓,又同是宗室,所以想与使君见一见,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伊籍小心翼翼的问道。

眼前的这位,可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主,虽然看起来还算和气,可那股战场上养成的铁血气质,还不是他一个文弱书生能够承受得住的。

“景升公想要与我见面,到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不你们安排在哪见面呢?”

刘枫沉吟了一下,这才问道。

“我家使君说,想请使君去襄阳城歇歇脚,不知可否方便?”

伊籍小心的问道。

刘枫斜瞟了他一眼,无可置否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没有得到刘枫的回应,伊籍心里有些不自在起来,尴尬的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哦,机伯兄,你也知道,我家主公事务繁忙,又有众多人员随行,进城也确实不太方便。

当然,若是在码头上,人员又非常复杂,安全上也不太好掌控。

要不这样吧,要不,我们就让出一艘船来,就停在江边上,我们双方就在船上见上一面,不知你意下如何?”

见场面上有些冷场,这时郭嘉开口建议道。

“嗯,郭先生的提议到也合情理,不过,我得要回去与我家使君商议一下。”

虽然郭嘉的提议,跟己方预想中的有些差异,不过,有了答复总比没答复好的多。有了答复,自己的出使也就不算失败。

“那是自然,那就期待你们的答复啦!”

郭嘉站起身来,笑着把伊籍送了出去。

很快,荆州方面便有了回复,并将会面用的船只准备好,经过双方侍卫的检查之后,在船的两头搭上了跳板。

……

“景升公,幸会幸会!”

“俨之贤侄!”

船舱中,刘枫与刘表各自带着主要臣僚,在这里碰头了。

“景升公,按说你是长辈,我应该去拜会你才对,现在却还要你到这船上来,实在是罪过!”

刘枫先向刘表行了一礼。

“贤侄,你这话就不对啦!你身为朝廷的前将军,为了社稷四处讨敌平叛,四处奔波,事物繁忙。

不像我,无所事事的,出来走动一下,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刘表哈哈的笑道,伸出双手将刘枫扶了起来。

随后又将跟随而来的荆州官员向刘枫介绍了一遍,同样,刘枫也将自己的属下也向他介绍了一下。

“俨之贤侄,你我同为宗室,不知你对孙坚私藏玉玺之事,有何看法?”

船舱的一间单独的舱室内,刘枫与刘表二人相对而坐。

由于这里是在船上,双方的时间都很紧凑,也就没有了太多的拐弯抹角的试探。一番寒暄过后,刘表首先向刘枫问道。

“玉玺乃是皇宫中的御用至于,非诸侯可以私藏之物,但凡有得到者,都应该将它交回朝廷才对!”

对于这一点,刘枫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含服。

“贤侄说的不错,就算朝廷现在再没落,那也是刘氏的天下,作为刘氏子孙,我们就有维护我刘氏天下的责任!

刘氏子孙如何那是我们刘氏自己的事,外人想要插足,就是不容许!”

“景升公说得是,只是,孙文台乃是一员悍将,要说沙场拼杀,他是一员好手,可要他私藏朝廷重器,他应该没有这个野心吧,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不误会,现在谁又说得清呢!再说了,当时洛阳城内起火时,那里可只有他孙坚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