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乔铮只接着说道,“那个黑洞的吸力极大,我在离他还有3公里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吸力,又往前走了半公里的样子,我整个人就控制不住地飞向了它,还是我身边的那个副手,使了全力踹了我一脚,这才将我踹了出去,可他,我却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吸了进去!”

莞莞慢慢走了过去,想安慰乔叔叔,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默默的抓住他的手,吸着鼻子看着他。

乔铮扯出了一抹难看的笑容,“这5个战士的牺牲,倒是让我知道了问题的所在,如今那里已经被全部封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靠近,也避免了更多的人遭此劫难。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或许,也只是吸进去了而已呢,或许人没事儿呢?”莞莞说道。

“所以啊,我就特地过来问一问国师大人,我的那些战士们,究竟还能不能全须全眼的回来?!”

这个问题,凤昭,还真是有些回答不出来呢。

见凤昭沉默,乔铮再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回不来,是不是也代表着他们没有活路了?”

“未必,”花雀见所有人都不作答,再加上内心也很同情这里的人的遭遇,便将话往好的方向说,“听你这么形容,我觉得那个黑洞,有可能是外界连到小世界里的一个小通道,你的那些战士们或许也只是去往外界而已,他们,只是暂时联系不上你……”

“这出去容易,回来可就难了吧?”

“外界很大……”花雀只能这般说道。

“看来,我就只能给他们办理殉职的手续了~”

五个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战士呀,个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虽是上下级的关系,可彼此之间早已经建立起了革命般的友谊,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个与他是以命换命,这让他如何不愧疚难耐呀。

可是,现实究竟是怎样的情况,他心里也是知晓一些的,他知道国师大人究竟是从何出来,也知道外界究竟有多大,那些战士放在这个世界里,虽然也算是个顶个的高手了,可是,去了外头,即便是活着的,被人欺压的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这,可怎么好啊。

乔铮还是不想放弃去营救他们。

便又打探道,“这所谓的外界的通道,出去后都是往一个方向走吗?那,那5个人是不是,也能先后碰到呢?”

“不一定,暂且还不能确定那个黑洞究竟是不是点对点,也有可能,它的另一头就在虚空之中,这虚空,对人的体质来说,要求可是极高的。”花雀也不好说谎话。

“普通人达不到这样的体质,是吗?”

“嗯。即便是莞莞他们,体质也是不够的。”

“呵,说来说去,就是毫无希望了呗~”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若是点对点,通道的另一头直入另一个小世界的话,他们还是有存活的可能性的。而且,这黑洞应该是在蚩流出现之后,出现的。那,极有可能通道的另一头就是通向我们的那个小世界,那里,你这里高级,至少在实力方面确实是这样,你的人若是凑巧去了那边,也算是得了一番机遇,等哪一天修炼成果,没准还能回来看看呢。”

“等他们修炼成果,估计也得几百上千年了吧,到那个时候,关心他们的家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这话,花雀实在是接不住了,在这众多的人中,花雀,算是心地最善良的那一个,此时,他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做忏悔状。

“罢了,不说了,这其中的结果我也已经知道了,若是,”乔铮心里头很乱,稍微组织了一下言语,又接着说道,“听说你们马上就要回去了,回去之前我会将那5个人的信息都传给你们,我请求你们记住他们的容貌,若是在你们的那个世界里碰见了,麻烦你们抬抬手,帮一下他们吧。”

花雀又是第一个点头的。

凤昭也点了一下头,“这件事,就算是我对你的承诺,回去后就会让人去找他们,不论是找到还是没找到,总会想办法给你传个讯息的。”

“多谢。”乔铮弯了一下腰。

凤昭直接避过了,这一礼他可不敢接。

心中只微叹着,这些日子着实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很多事情都是意料之外的,实在是叨扰了太长时间了。看来,也确实是得早些回去,平定那边的同时,也要注意去切断,与这边的不正常的联系。

凤昭想到这里又说道,“乔铮是吧?”

“是,我是叫乔铮。”

“不知那边的情况,你这里可有影像资料?”

“有,以防万一,我当时一直都在记录,”乔铮说着话,就将自己早已带来的平板递给了凤昭。

这些日子里,凤昭入乡随俗也会用这些东西了,自己打开后,很快就找到了里面唯独的一个视频。

视频拍的格外的清晰,连在树叶上的纹路,都能瞧不清楚,画面里一片安静,连出气的声音都没听着。可见,拍视频人的素质。

视频已经被剪辑过了,只留下那些特别关键的影像,以方便后来的人看。

视频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画面中连风都没有,里面的树木直挺挺的。

突然,屏幕的空中,一只鸟儿飞过,若是不仔细看,都没瞧出这其中的异常。鸟儿飞得极快,正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向前方掠过。

凤昭直接放大了半空中,就见那鸟儿,根本就是倒着的一个状态,它头的方向和它行进的方向完全相反,这里,应该就已经是有些吸力了。

“好玩儿啊!最让我引以为豪的是,你们这么多人,居然都没有一个人怀疑我的真面目!弄得我到后来都抑郁了,难道是我装的太像了?这后来吧,我就开始放飞自我,除了不要你们的命,对你们下手也毫不留情,可你们依旧是忍住了,在我面前还是得乖乖的喊我一声父亲。

哈哈哈,当真是一群乖儿子呀,都被我虐的那么惨,依旧是那般的孝顺,比我那亲儿子,还要好上不少呢!”

时杜这一笑,几乎就停不下来了,笑声很大,都不用通过监控设备,墙头上的人,都能隐约听到他的说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