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1894年7月23日,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派兵包围朝鲜王宫,与朝鲜王宫守军发生激烈的混战,经过一天的时间,日军占领朝鲜王宫。一开始,大鸟圭介逼问高宗李熙,是否愿意成为日本的属邦,然而李熙迫于无奈答应之时,大鸟圭介又无赖狂言李熙的答复只是口头应付,并不是真心的,于是大鸟圭介以此为由,率领驻扎在王宫附近的混成旅团向王宫发动了攻击。朝鲜王宫一日陷落。高宗李熙被大鸟圭介抓住。

日本对朝鲜的不宣而战,是大鸟圭介心生忧虑,他害怕各国会以此为由找日本的麻烦,于是大鸟圭介心生一计,他找来高宗李熙的父亲大院君李罡应,对他说道:“李罡应,虽然你以前有诸多不对,但是我日本政府与扶持你当朝鲜皇帝,你觉得如何?”

大院君李罡应,高宗李熙的生父,曾经提出“斥洋斥倭”的口号,尤其讨厌倭人,曾在与朝鲜第一家族闵氏家族的斗争中失败被废,此时李罡应明白大鸟圭介临时找他当这个皇帝只是为了应付国际舆论,但目前的情况他不当这个傀儡的朝鲜皇帝,还有许多人抢着当,李罡应痛快的说道:“多谢大鸟先生的栽培,我当这个皇上,但必须由我儿子李熙亲自下诏,恭请我回去。”

大鸟圭介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1894年7月25日,大院君李罡应宣布废弃与中国的各项条约,同时委托日本政府派兵驱逐在朝鲜的清朝驻军,日本军队不宣而战,疯狂进攻驻扎在牙山的清朝驻军,清朝驻军被迫转移平壤。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朝鲜,平壤。

“叶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聂士成对叶志超说道。聂士成,字功亭,安徽合肥人,此次他奉清政府之命,随提督叶志超入朝帮助朝鲜政府剿灭东学党人,可谁想到东学党人还没打,就望风而逃。本想叛乱一结束,自己就可以回国了,但是迟迟得不到清政府的命令。袁世凯给他发电报说李鸿章就快派人接他们回去了,可以等了十几天,接应部队没等到,倒等来了气焰汹汹的日军,可谓苦不堪言。

叶之超看着灰头土脸的聂士成,一脸无奈的说:“还能怎样,日军的进攻太凶猛了,咱们现在只能等待李中堂派救兵支援咱们了。”叶志超,字冠群,安徽合肥人,可能由于同乡的缘故,李鸿章对他特别信任,力荐他为此次赴朝的统帅,叶志超曾致电李鸿章,要求继续向朝鲜增兵,来对抗日军,可李鸿章中日正在和谈为由,拒绝了他。这次日本不宣而战,攻打牙山,叶志超表现出软弱的一面,他畏日如虎,贪生怕死,面对日军的攻势,他没能及时支援前方的聂士成部,造成清军大败的局面,在逃跑的过程中,他夸耀日军的强势,以掩饰自己的无能。

北京,毓庆宫。

光绪皇帝嚷道:“混蛋,小小倭国太放肆了,竟敢藐视****上国的权威,真是气死朕了。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翁同龢劝道:“皇上,切勿动怒,你要保重龙体啊!”

光绪皇帝冷笑道:“哼哼,谁还在乎朕的身体?”

翁同龢看着光绪愤怒的样子,说道:“现在皇上主战,太后主和,但以目前的局势,日军已向驻扎在牙山的清军发动攻击,这已经是在宣战了,我想此时太后老佛爷也坐不住了吧。”

长春宫。慈禧太后失望的看着李鸿章,说道:“少泉,你太让哀家失望了,因为你的缘故,哀家和皇上都快闹翻天了。”

李鸿章跪着,不敢抬起头,他惭愧的说道:“奴才让老佛爷失望了,奴才该死。”

慈禧看着李鸿章这么大年岁了,突生怜悯之心,说道:“少泉,你先起来回话。”

“谢老佛爷。”李鸿章在婢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慈禧说道:“从目前的局势来看,皇上也许是对的,这些倭人的确太嚣张了,是该教训教训了。”

李鸿章明白慈禧的意思,他说道:“一切听老佛爷吩咐。”

慈禧说道:“少泉,你的北洋水师已经创办好多年,现在是报效国家的时候了。”

李鸿章回道:“是,老佛爷,奴才这就下去筹备。”

慈禧说道:“行了,你退下吧。”“扎”。

李鸿章明白由于自己外交手段的失败,使朝廷中以光绪帝为首的主战派声势提高,但此时的形势也不由得李鸿章的控制,他开始动用他的王牌——北洋水师、

1894年8月1日,清政府正式对日宣战。

烟台。

杨启风和张弼士坐在沙滩上,杨启风说道:“弼士,你听说了吗,中国已经和日本开战了?”

张弼士说道:“恩恩,最近烟台附近海域已经加紧防备,北洋水师要从威海出发,和日本作战。”

“北洋水师啊”,杨启风嘀咕着,又说道,“弼士,你走后,我认了一个大哥,叫做吴佩孚,他就参加了北洋水师,我想他现在一定威风凛凛的站在战舰上抗击日军。”

看着杨启风一脸崇拜的样子,张弼士不禁问道:“启风,你说中国会不会战败?”

“什么”,杨启风惊讶的看着张弼士,他发现张弼士一脸担忧。杨启风说道:“应该不会吧,我曾经看过神父给我的地图册,日本只是个弹丸小国,我觉得还没有烟台大。”

张弼士说道:“启风,你是否还记得郭显德神父说过,在海的尽头,有一股自由民主的旋风正向我们吹来。”“恩恩,这是我当初和你说过的。”

杨启风突然发现张弼士自从从国外回来之后,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增加了几分神秘感。

张弼士接着说:“那你认为这股旋风会不会是从日本吹来的?”

杨启风回答道:“应该不会吧,我学过历史,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文化传到日本,从没遇听说日本的文化超过中国的。”

张弼士笑道:“也许你真应该走出国门看看了。”

烟台的海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它就像一名沉寂的隐士,暂时独立于这个喧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