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896十全十美和月月红

“那我把儿子送日本老妈那去吧。 ”郝建一转眼珠子,“老妈肯定高兴了。”

“嗯。”苍井法子红着脸应声道,“你耳别乱说话,怪不好意思的。”

郝建呵呵傻笑着,抱起儿子赵小宝,就往老妈秦香莲那里送。郝建就有此头疼了,读个、二产任务,关系着诸多知的联矾,不能随意打破,否则得罪的人太多。可要是放任不管,那迟早是要出大问题的。

官商官商,这两者如何结合到一起。让别的企业还如何生存,特别是那些民营企业!

更为可怕的是,这中间很有可能产生事问题。毕竟,机关部门不是擅长财务,很容易出现重大财政漏洞。

当然,公检法等政法部门,还在郝建这个省长的管辖范围,可以想法设法缩小影响。可军方呢?

这不,窦大勇这个胡天的表弟。居然做起了黑市石油贸易!

窦大勇的军车属于免检,一般的部门哪里敢去查军车?于是,窒大勇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可有不少人把这信息传到了郝建的耳朵里,让郝建很是头疼。

管吧,不看僧面看佛面,因为胡天的关系,郝建还真不太好把窦大勇这个家伙怎么样。不管吧,地方上石油公司的利润都会进入窦大勇的口袋!

郝建就准备找窦大勇这个家伙谈谈。

一接到胡天的电话,说郝建找自己,窦大勇很是紧张。

“表哥,郝省长不会找我的麻烦吧。”寰大勇讪笑着。

“我不管这些。”胡天冷声说道,“我告诉你,郝省长对你小子做的事情了如指掌,收拾你就如砍西瓜般容易,你小子好自为之。一句话,郝省长让你干什么,你就给我干什么,别耍滑头!”

“知道了。”舅大勇可恰巴巴地应了一集。

挂掉了电话,窦大勇不敢怠慢。马上把连队里的事情交代了下去,然后往杜鹃宾馆赶去。

郝建在宾馆的房间里接见了寰大勇。

“郝省长,给您添好几次麻烦了。真是对不起啊。”窦大勇一见郝建,马上毕恭毕敬地说道。

“说哪里话,你是胡天的表弟。也就是我的表弟。”郝建笑了笑。“我和胡天是同学,又是好朋友。对你照顾不够啊。”

“不敢,不敢。”窦大勇讪笑着,知道郝建省长和自己越客气,只怕问题越麻烦。

“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郝建呵呵笑着说,拿眼神看向窒大勇。

窦大勇心里一咯噔,果然来了!

“请您吩咐,只要我能办到了,一定不敢推辞。”窦大勇嘴上却讪笑着。

“你现在在做石油生意吧。”郝建不紧不慢地说道,让寰大勇心头一等。

引,打小闹,不成气候,赚点烟钱。”寰大勇很是老实地说道。

“别谦虚了。”郝建这才点了点旁边的椅子,“坐下说话吧。”

“谢谢省长。”窦大勇如同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很是老实地坐了

“也没有什么大事。”郝建笑了笑,“南湖省的经济再高速发展当中,石油资源非常重要。我们省政府准备成立一个石油公司,重点管控一下。”

“省长的意思是?”窦大勇试探着问了一句。

“很简单,以后京城里面的石油批文由你负责。”郝建呵呵笑着,“不过,你搞来的石油要全部卖给我们省政府成立的石油公司。当然,价钱一定优惠,不会让你吃亏。”

窦大勇沉默了许久,没有做声。要知道,价钱优惠,却没有个具体数值,窦大勇的利益是没有保障的。自然觉得有些为难。

窦大勇也很清楚,如果听郝建省长的,以后自己的利润肯定是要大打折扣,不亏本就算是好事情了。可要是不听,只怕难以过关了。

“大勇。”郝建正色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表哥胡天和我是好朋友,以他的身份地位。如果想发财早就发了,可他为什么不做这些生意呢?你好好想一想。”

顿了顿,郝建继续说道:“胡家世代从军,你们寰家也不例外。你还不到二十岁,就当上了连长,以后在军队里的前途无限,何必拘泥于这些铜板?”

“好,我听您的。”窦大勇终于表态了。

“嗯。”郝建满意地点了点头。“大勇,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还有几个事情你必须注意,现在我们南湖省,做石油生意的课不只是你窦大勇一个人,还有不少我们省里事在经营吧。”

“这我知道。”簧大勇打定了主意。倒是轻松了不少,笑着说,“他们啊,基本上是从我这拿批文。”

“你把这些事的名单给我一份。”郝建面带杀气地说,“南湖省的石油市场必须好好整顿整顿了。”

“郝省长,您刚来南湖省,树敌过多,只怕不太好吧。”冀大勇心里一咯噔,赶紧说道,“这些事的家长,有些可是省委常委”

“这个你不用管,我有分寸。”郝建摆了摆手,“你只管给我名单,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放心好了,没有人知道是你给我的名单。事实上,即便你不给我名单,我也能找出来。只是,我现在的工作比较忙,没有太多的精力

“我马上写给您。”雾大勇马上改口,掏出了笔和纸,刷刷写下几个名字,递给了郝建,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郝建接过纸张,脸色变了变。

“大勇啊,我要提前恭喜你了。”郝建很快就缓和了表情,“听胡天说,你马上要调往衡北市军分区。很快就是少校营长了。”

“真的?”窦大勇喜出望外,知道以郝建的身份是不会欺骗自己的,“谢谢省长在胡天表哥那里替我说话。”

窦大勇自然知道,要是自己不答应郝建的要求,自己想升少校营长只怕还要一年半载才行!

“谢我干啥。”郝建嘿嘿一笑。“应该谢谢你的部队首长们,是他们提拔你。”

“他们?”窦大勇撇了撇嘴,“不说我坏话,就算是厚道了。”

“大勇,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郝建沉吟着。

“省长,请您下指示。”窦大勇心里一突,却也很是恭敬地说道。升官了,人逢喜事情神爽啊。

“你是个军人,保家卫国是你的本分。”郝建正色说道,“杂念太多,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你表哥胡天对你的期望很高,你可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谢谢省长示。”箕大勇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一声。

郝建禁不住从心里叹了一口气,该说的自己都说了,听不听得进去,那是窦大勇自己的事情,自己也管不着。窦大勇说到底还是老胡家的人,郝建也不好管得太多。本来。这话已经说得够多了。只不过,郝建受胡天所托,才对寰大勇说了一大堆的废话。

不过,窦大勇提交给郝建的这份名单是非常重要的,郝建要想整顿好南湖省,就必须挑一些官员干部的痛处下手。

毫无疑问,这批有污点的事们就是这些官员干部的痛处。

当然,这样一来,郝建势必的罪很多人。可在官场上,想扎扎实实做些事情,不得罪一批人,那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郝建早就有心理准备,可只看了室大勇所提供的名单已眼,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名单上,南湖省省委书记杨正四的儿子杨红河在第一个位置!

无论如何,郝建都是不能拿杨红河开刀的。要知道,省政府也要在省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省委书记杨正四是省长郝建的领导。

当然,实际上,杨正四是一把手。赵政莱是二把手,相互之间有些竞争,那也是正常的。

可这样对对方的家人下手,太不符合官场惯例!而随着职位的升高。郝建越来越无奈地明白。既然人在官场,就必须遵守卓场上的规则,否则,只怕自己就要被官场所淘汰。

虽然,以郝建的背景,是可以在南湖省当个强势省长的。而杨正四这个省委书记,也只能是对郝建这个省长起牵制作用,却无法真正左右郝建的工作方式。

要是郝建和杨正四搭班子时间长一些,倒是可以找个时机把事情挑明,让杨正四自己去管好杨红河。可现在却不行,郝建网来不久,如果贸然提出,杨正四只怕会误会!

可要是不动杨红河,或者让杨红河主动放弃南湖省的石油利益,依照郝建行为准则,那是怎么都无法接受的。

赵政莱有些头痛,一下子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窦大勇不给这些事批文,这些人的利润空间就低了很多。暂时。郝建倒还可以接受。尽管。离开了寰大勇。这些事们还有别的门路弄到石油批文。可至少能够弄到的石油起码要少了一半。

再说,缺乏军车运输,这些事们也会有所顾忌和收敛。

窦大勇倒是很老实地按照郝建的吩咐办事,把弄到的石油全部卖给了省政府统一成立的石油公司,价格也很是优惠,窦大勇在中间基本上没有赚多少钱。

可越是这样,郝建越是觉得不对劲了:这个实大勇也未免太爽快吧。

直到有一天,郝建和胡天在电话里闲聊时,随意提到了窦大勇。

“胡疯子,你那个宝贝表弟现在好像很听话呢。”郝建随意说道。

“呵呵,还不是大省长教育有方。”胡天戏徒道,“寰大勇继承了你的风格,哪里有钱赚,就往哪里钻。”

“那小子现在在干什么?”郝建觉得走出问题了。不管怎么样。窦大勇都在南湖省内,而他要赚大钱,肯定是利用手中的特殊关系。

“我哪里知道啊。”胡天没好气地说,“寰大勇一年还难得给我打几次电话。”

顿了顿,胡天嘿嘿一笑:“不过。他上个月倒是借了一百万元给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了财。”

郝建自然知道,胡天说的“借”字,那是典型的老虎借猪,有借无还。胡天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开销很少。不过,因为胡天要帮助烈士和伤残军人家属,花费很高。于是,胡天很多时候也是笑纳了。

不过,这个时候,郝建却没有心情去打趣胡天了。

现在,郝建急于弄清楚,实大勇这一百万元钱从哪里来?

挂断了胡天的电话,郝建马上急冲冲地给窦大勇打了电话。这一次,郝建让窦大勇直接到省长办公室里来谈话。

之所以这样做,郝建也是想给窦大勇一些心理压力。

郝建的吩咐,寞大勇还是不敢怠慢,马上从衡北军分区出,往省城赶。

下午,郝建网上班,寅大勇已经等候多时了。

窦大勇一进门,见郝建脸色不太好,就心里咯噔了一下。

“省长,您找我?”等到秘书出去后,安大勇也不敢坐,讪笑着说。

“嗯。”郝建坐在沙上。抬头看了寰大勇一眼。沉声说道,“听胡天说,你最近赚了不少钱啊。”

一听郝建这话,窦大勇的表情马上松弛了下来。这个省长大人。还真会吓人,还以为又要找自己算什么帐呢。

“省长,我最近是赚了点钱,可这钱不是在南湖省赚的。”寰大勇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真的。不是在南湖省赚的。”

“那是怎么赚的钱?”郝建一听钱不是南湖省赚的,表情也松弛了很多,缓和了一下语气,淡淡地问道。

事实上,郝建还是很好奇地。实大勇虽然在京城有特殊的关系。可在地方上,也顶多是在南湖省的事中有不少人际关系。要是离开了南湖省,郝建还真想不出窦大勇的财源在哪里!

“省长,自从您上次找我谈过后,我回家想了好几天,决定当个真正的军人。”簧大勇满脸正色地回答说,“我不能给表哥丢脸。”

“得了,这些话就别说了,说得再好,也比不上行动。”郝建赶紧摆了摆手,“你就告诉我这钱哪里来的。”

“是这样的。”窦大勇略微有些尴尬,却也不敢有怨言。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把在海口的房产卖给了杨红河他们。备长,我可是真心悔过,想把心思都放在部队里。”

“什么?”郝建心里一咯噔,脱口而出,“你们去海口炒房了?”

“嗯,现在海口的房地产热火得不得了,房价直线上升,我的房子要是不卖,肯定还能翻个翻呢。”窦大勇讨好地说道,“这不,我都听省长您的了。”

“你是说杨红河他们都在海口炒房?”郝建的脸色有些难看,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问道。

“是啊。”窦大勇赶紧说,“现在,南湖省的事们,只要能够弄到钱,都在往海口房地产那里砸。我估计,起码有上百亿的资金投入了海口房地产。”

郝建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了笑:“你已经完全把资金抽出来了?”

“是的。”窦大勇大声回答说,显得略微有些骄傲。

在宴大勇看来,他这是在以此明志。

“嗯,做得不错,值得表扬。”郝建难得的拍了拍窦大勇的肩膀。让窒大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你去吧,你表哥好像有把你调到特种部队去锻炼锻炼的意思。”

郝建累了,不是他觉得这个官当得没有意义,想来想去,郝小建已经当上了平江市委书记,而且看来势,比自己还要猛,两个女儿呢,一个在哈佛大学当教授,另一个在央行,潮涨必然是潮落的开始,郝建没有那么傻,正当事业与声望蒸蒸日上的时候,他给首都递上了病退的请辞报告。

伊莉,苗玉香,王艳李亚慧,罗慧敏,全都过来接他,当一干人前往虎峰山庄的时候,叶思琴,徐莹,周敏惠,李梦雪郑晓楠打来电话,说多摆几张麻将桌,她们也要来!郝建数了数,加上苍井法子,正好十全十美啊!

要是朱倩和李师师也来了,那月月红,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