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看着只有林雨宁自己一个人回来,而并没有人来抓他们,向天书猜测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只是太子妃眼中的气愤神色却不像是装出来的,虽然现在应该表现出这个样子,但是,向天书却不那么认为,也许……向天书不愿意这样想。而李靖涛则没有这么多的心思,着急的问道,“文公子呢?”这是他们之前就商量好的暗号,以防有人偷听。林雨宁抬头看了李靖涛一眼,心中却很复杂,开口说道,“启轩被大祭司带走了。”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可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些惊骇,文先生的外貌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林雨宁正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再次深吸一口气,林雨宁抬头说道,“我们出去喝酒吧?”三人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朝外面走去。然而,大祭司却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她要成亲了。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忙着给大祭司准备婚礼呢,就连酒馆都不开放了,于是,三人一路走到西域城的边界,才找到一家小酒馆,小酒馆里就两个人,一男一女,好像是夫妻,女的不会说话,男的脸上则有一个大刀疤,这两个人赫然就是墨和魅影。林雨宁率先坐下,头也不抬的吼道,“给我来一坛酒,要最好的,再来几碟下酒的小菜。酒要快点上。”刀疤男子没有说话就转头去准备了。

很快,酒和菜都上来了,林雨宁拿起酒坛子就开喝,都没有往碗里倒,这一举动看得向天书和李靖涛咽了一口口水,太子妃这么喝怕是不好吧?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二人不镇定了,只见林雨宁喝了一口酒还没等咽下去,就直接喷了出来,并且将酒坛子和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抓着老板的衣领吼道,“给老娘喝的什么东西?老娘说要最好的酒,你聋了吗?”说完也不等老板解释,手一推就将老板推到了李靖涛的面前,迫使李靖涛将他抓住,林雨宁阴阳怪气的说道,“将那个娘儿们也给我抓回去,正好让我们乐呵乐呵!”向天书闻言虽知道是演戏,但还是有些难受。

很快,五个人便朝城内走去,这一路上林雨宁很招摇,可是,却没有人觉得他们奇怪。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沃恩的房子。林雨宁几人进了屋,很快,屋内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几人也只是在门外驻足片刻,便又各自散去了。书房里,大祭司听着属下的汇报,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道,“让她闹吧!只要不出格。对了,我身边的侍卫长前一段时间身体不适,我看她也不适合再做侍卫长了,过两天,你就通知沃恩来吧!”随便将人带走,然后刑囚,竟然也叫不过分,可见这里的民风彪悍。那名属下低下头应了一声是。大祭司转头再次开口说道,“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名属下开口说道,“回禀大祭司,已经在准备了,只是,文公子那里不肯试衣服!”说完这句话,那名属下的头低的更低了,生怕大祭司一个不高兴要了自己的性命。然而,大祭司只是略微皱了皱眉,说道,“我知道了,下去吧!”属下闻言松了一口气,赶紧退了出去。等到屋子里只剩下大祭司一个人的时候,大祭司却露出了无力的表情。无论她说了多少好话,文启轩就是无动于衷,她又不愿意对他用强。自从她当上大祭司以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忤逆她。但是,她真的很喜欢文启轩。

此刻,文启轩正站在大祭司的客房里,打开窗户,看着林雨宁所在的方向。眼中露出的是浓浓的担忧,他们此次深入虎穴,只有宁儿不会武功,他们又分开了,这让他更加担心。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出现在房门口,她看着文启轩,问道,“文公子,我可以进来吗?”同往常一样,文启轩仍旧不说话。而大祭司也没觉得什么自顾自的进来了。她走到文启轩的身边,看着文启轩挺拔伟岸的身躯,眼眸不自觉的暗了暗,带点邀赏意味的说道,“我把沃恩调到我身边来当侍卫长了。”闻言,文启轩眸子一亮,“但是,你不许见她!”大祭司接下来说的话让文启轩再次皱起了眉头,大祭司开口说道,“你也要为我考虑考虑呀,你之前跟她已经有感情了,我怎么放心让你和她见面呢?你放心,除了让你和她见面以外,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

文启轩闻言问道,“那要是让你让出大祭司的位置呢?”大祭司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不再言语,文启轩则转过身去不再理她。她看到文启轩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开口说道,“不是我不舍得,而是如果没有这个身份,那么我就不能守护你了,你知道吗?昨天已经有好几位长老来向我要你了,甚至于连大长老都出动了,平时她从来不出动的。”文启轩依旧没有说话。大祭司看着文启轩的样子低着头不说话,然后就出去了。

第二日清晨,酒馆老板和老板娘就被放回来了,而沃恩则来到了大祭司的书房,她低着头不说话,大祭司看到她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不是我强势,而是你根本保护不了他。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侍卫长了,你要记住只有我活着文公子才能活着。”沃恩闻言身体一震,低着头没有说什么就退下去了。三日后,林雨宁此刻已经是大祭司的侍卫长了,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她还是会经常去小酒馆,只是没有再闹事,大祭司也就由着她了。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人攻打过西域城了吧?这一日,大祭司到后山去了,文启轩趁机来到林雨宁的房间,林雨宁正在整理东西,看到文启轩愣了一下,然后便是不能言说的复杂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