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不要,你和他说了那么久,都不理我,我不要回去!”满江红翻了身面向里,拿屁股对着花倾夜。贰伍捌中文zw.cōm”

“就这样?”花倾夜显然不信。

满江红也知道这样轻描淡淡写的几句话不可能打消花倾夜心中的疑虑,他看了花倾夜一眼,继续道:“我将那些人培养出来以后就放他们离开,让他们各凭本事在世间立足,还好几人都没有让我失望!这次来南国本也是冲着怀沙大师的盛会来,家兄让我来见见世面,说是对我的修为提升有所帮助,可不想刚到南国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你,这不,栽你手上了!”

满江红摊开双手,继续道:“他们中如今小六正在西北,前日他就给我传了消息,说有人在边关假扮强匪到处生事,估摸是为了阻止其他各国使臣参边盛会,他让我留心些,不要着了别人的道!”

对于这样的回答,花倾夜选择了相信,虽然只有几句话,可这些似乎都与她没有丝毫关系,小花也只是让她保住唐东君的命而已,其他的就让他们去考虑,她才懒得管那些乌七八糟的事。

见满江红不再言语,她低头思索了片刻,想着李道元对她也不错,“对你的人说一下,必要的时候接应一下那个人妖,别让他死了!”

满江红没有接话,却眸光一亮,“拿条毯子来!”

闻言,花倾夜白他一眼,只能站起身扔了条毯子给他,有求于人的滋味真不好受,她决定以后再也不吃饱撑着没事干多管闲事了。

见她乖乖的拿了毯子来,满江红面上一笑,懒洋洋的接过盖在身上,“放心,以他的能耐那些人得不了便宜!”

花倾夜再白他一眼,再不理他躺到床上就睡,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到现在都没好好休息会,她早已经到了沾床就睡的地步,刚一躺下没过片刻人就睡着了。

满江红笑看着她,不多时也睡着了。258中文阅读网2 5 8zw

一夜无梦,第二日花倾夜醒来的时候满江红已经离开了。

见她起来,紫鸢招呼几个人抬了一大桶水等在门口,“小姐,满江公子吩咐说您一醒就给你送洗澡水来,您现在洗吗?”

花倾夜点头,“送进来吧!”她嘴角微扯,这人想得倒周到。

几人送完洗澡水立即退了出去。

花倾夜将整个人泡在水里,顿时觉得人轻松了不少。一头墨发荡漾在水里,似铺就的一幅的水墨画,肌肤胜雪,映衬着氤氲的水汽,更显白析。

舒服的泡了好一会儿,她起身穿衣,只觉全身无一处不清爽,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不少。

走出门,却见唐东君身边的福贵等在院门口,见她出来,他立即迎了上来,“倾夜姑娘,国主让您和满江公子即刻进宫一趟。”

花倾夜点头,“公公辛苦了。”昨日李道元的一句话,她便知道唐东君是一定会找个机会见见满江红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满江红呢?”

她看了眼紫鸢,紫鸢会意,拿出早准备好的一袋银子塞到福贵手里,福贵假意推脱了几下便也收下了。

紫鸢道:“已经派人去请了,直接让满江公子等在府门口了,可是小姐您还没用早膳呢!”

花倾夜道了声“无碍”,当下不再停留,带了福贵大步离开了。

远远的就见满江红的马车等在门口,十一坐在车前,见到她来,他跳下马车,掀开车帘,“小姐,公子已经在车上了。”

花倾夜点头,转身对福贵道:“公公慢些,我与满江公子先行一步。”

“国主在养居殿!”福贵应的声音刚出喉咙口,却见花倾夜的马车已经驶了出去。当下他不敢逗留,连忙也往宫里赶去。

沿着朱雀大街直走,这时候路上行人已经不少,经过昨日一事,满江红这辆车已经成了京中的名车,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无一不认识这是他满江红的车。

坐在车里,不时有议论声传进来。

“这是满江公子的车,你说今日倾夜姑娘在车上吗,怎么这么安静?”

“你懂什么,姑娘家脸皮薄,经过昨日一事,怎么还会再在车上与满江公子切磋!”

“也是,也是,昨日谢公子算是得罪倾夜姑娘了,倾夜姑娘可是花先生的传人,岂容他那样......”

议论声虽小,但以二人的功力,那些个声音还是很清析的传到了二人的耳中。

花倾夜剜一眼满江红,见他正笑看着她,她又想要抬脚往他身上招呼,她长呼一口气忍了下来,昨日被人看了笑话,今日再怎么也得忍忍,回去再收拾他。

一路无事,不多时便赶到了宫门口,花倾夜与满江红下车走了进去,十一等在门口。

守宫门的两个士兵初见满江红,一看之下惊为天人,他们日日守在宫门口,见过的贵人无数,可从来没有一人能像他这样令人震憾。这样的男子,只应生活在九天之上,哪里有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就连原本让他们惊艳的花倾夜在他面前也逊色不少。

他们一路往里走,两个士兵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当真觉得是一幅如诗如画的风景。十一也暗暗赞叹,他轻咳了一声,提醒守门的二人,二人立即反应过来,站正了自己的位置。

往里走了几步,花倾夜突然凑近满江红,“我不认识路!”

满江红看着她,眸色变了好几变,“那昨天在南山上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花倾夜道:“山路我认识,就算没走过也能轻易的认出方向,可到了城里就不行了,走个几十遍记不住也是常事。”

满江红笑看着她,反手一把牵住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前走,“我认识!”

花倾夜白了他一眼,另一只手伸上来在他腰上狠拧了一把,“认识你不早说!”

满江红浑若示觉,拍掉她的手,故作一脸无辜状,“你又没问我!”

花倾夜哑然,干脆闭嘴跟在他身后。

两人不急不徐走了近半个时辰才到养居殿,门口的太监见二人远远走来,转身走进去禀报。

等二人来到养居殿门口时,小太监就直接推门让二人进了。

进去前,花倾夜挣了满江红的手,这回他倒没使性子,一下子就松了开来,当先迈步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见唐东君正坐在桌边处理公务,他躬身朝唐东君一礼,“国主!”并未行跪礼。

花倾夜跟着进来,见他如此,她微微一笑,对唐东君道:“国主!”她也不行跪礼。

唐东君点头,目光看到满江红,他一怔,转向花倾夜,见花倾夜点头,片刻,他笑道:“满江公子气华无双,当今世上四大公子也望尘莫及,果然大隐隐于民!”

“国主谬赞了!”满江红再行了一礼,脸上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笑意。

唐东君点头,放下笔,自书桌前起身,走到一旁的蹋上,“来一局?”

满江红点头,“家兄自幼什么都教了我,唯棋一道家兄说我甚是愚钝不曾教我,国主若不嫌弃,现学倒也可以。”

“好!”唐东君大笑起来,敢叫一国之君教他下棋确实需要些胆量,“满江公子好气魄,来,我亲自教你!”

“红荣幸之至!”满江红也不客气,乐呵呵的接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