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 >  菀枯 >   第14章 林睿2
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我不喜欢写自己不了解或是不喜欢的东西,那样的文字只会加深对自己的否定,可悲的是,我并不知道,自己了解些什么,喜欢些什么。二·五·八·中·文·网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如是,周而复始。

我不配成为一个作家。

她的完美,她的单纯,让我迷恋不已,却又嫉妒的发疯。她的完美,她的单纯,只不过是因为她无需选择,路,只有一条,走下去,就好。

是否有些东西,比起得到它,让人更想毁了它。他有,我也有。所以他的提议,我几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本来以为一切都很简单,交换的目标很容易下手,独居动物,不相信人,不喜热闹,偏偏好奇心重,对于猎人来说,这简直是最优质的猎物。

绝佳的地点,绝佳的时间,以逸待劳。

她,慢慢地走向为她设置的终点,书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匕首的光影逃过了一切,这个角落是完全死角。

缓缓靠近,靠近,眼中无一丝波澜,她,将成为我们其中一员。

“林钰已死,安琪已死……”

突然地转身,仿佛咒语一般的话语轻声而出。

蓦然怔在原地,永远,失去了最佳的时机。

她这个人很有趣,了解之后,发现她并不是过于好奇,而是非常敏感,就好像猎人对于猎物与生俱来的感觉一样,她对于像我一样的案件制造人,有着超一般的感知。二·五·八·中·文·网试想一下,谁会因悬疑推理小说中的寥寥几字就一再留意借书的人。还有此刻,她的话,每一句都在试探,每一句都无意中透露她的怀疑,最后,逼得我必须要以谎言来圆。

她,是我们的对立面。

与她相处之后,我不禁在想,为什么自己会沦落到变成一个杀人犯的地步,那些光怪陆离的人和他们晦暗不已的想法,让我觉得,我的世界,原来已经,足够清澈。果然,对比,是美学欣赏的不二利器。

我开始庆幸,自己的悬崖勒马。

然而,夏姗死了。

她的死让我认识到,置身事外只是我个人的妄想,他们在用行动告诉我,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总是在午夜看到林钰和夏姗血肉模糊的脸庞,顺着门口,慢慢的爬来,她们的身子,只有半个,余下的部分怎么都看不清,心悸不已,却又不忍,杀死现在的筱莞,我真的做不到。

我选择逃离,逃离这个束缚住我的地方。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把手机送给了一个乡下的老奶奶,换了一床毛毯回来。

从北向南,慢慢的流浪。

没有路费了,就干着各种零活。那些日子里,我仿佛回归了最初的纯粹。

那一天,我忍不住的给她打了电话,对于林钰,我只有兄妹的疼爱,对于夏姗,她是大师,我无比尊敬与崇拜,却又忍不住想毁灭那令人嫉妒的发疯的才华。而对于她,那溢于言表的喜爱,怎么都藏不住。喜欢陪她做着她喜欢的事,喜欢对她的话言听计从,喜欢对她倾诉不能说与别人事情,她的电话,她的短信总是不自觉的让我出神。与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仿佛那首音乐,fishinthepool,如此欢快,每一个乐符都敲在心尖上,久久挥散不去。放空自己后,才发现,心底最深的最深的执念竟在于此。

最后,让我决定回去的是如下这件事情。

我打零工之一的店面,是一家小面馆,除了老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厨师,两个长期服务员和两个短工。

面馆很小,每天的营业额不多,所以老板每次都收了钱,记了帐之后,就直接把收银款放在柜台里面一个不锁的柜子里面。

结果某一天,他心血来潮,要查日账,发现竟少了三分之一的收入,第二天他不动声色,留意店内所有人的举动,监视了一天,发现并无异常,可是到关门之时,再一检查,仍旧少了三分之一的收入。他震怒不已,却强忍着继续佯装不知情,更加密切地关注所有人的举动。第三天,如是,忍无可忍的店主把所有人都召集到大厅,严厉训斥那个偷盗的人,并恐吓若不如实交代,就要报警。

问来问去,最后没有一个人承认,老板生气的拿起电话准备报警,其中一个长期服务员,无奈又生气地回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女儿的包都是爱马仕吗?

其实,这个故事是我自己写的,不过它却让我认识到一件事情,我想当然的把林钰和夏姗的死归结为“枯莞”所为。对其他可能不做任何设想,事实果真如此吗?

虽然我与枯莞中的某人,(由于是在网上接触,所以并不确认是谁)达成了协议,我帮他杀死他最爱的人,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得以团聚,同时他也帮我除掉我想要除掉的人。可是,通常情况下,都会等待对方出手,再决定做不做吧,毕竟信任这种东西,非朝夕所能达成,更何况,做的事情非比寻常。然而,这个人却甚是奇怪,不仅毫不犹豫就对林钰下毒,且当发现杀错人的时候,竟不假思索地连夏姗也除掉了。暂不说,我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凭这杀一送一的魄力就非常不合逻辑。

另外,梦中林钰和夏姗那模糊的半截身体也似乎在倾诉着扭曲的真相。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本来以为我是设局之人,岂料,不过是迷局中人罢了。

贸然回去并不可取,极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我需要伪装,伪装成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之人,只有如此,才能放下那个人的戒心。

我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娃,嘱咐她两天后报警,说在公园的长椅上发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女娃娃看似很精明可靠,她很郑重的向我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这两天的时间里,我不吃不喝,让自己尽量变成一个饥寒交迫的乞丐模样,无论如何,这戏总是要做足的。

时至冬至,寒风凛冽刺骨,不知过了何时,我竟真的感觉不到饥饿寒冷,沉沉睡去。

幸而,两天之后的傍晚,警车适时出现,接走了奄奄一息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