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第453章现世-破碎虚空

“狗-日-的李老三,你敢说你不晓得?”

开花店和粮食店的王皞现在几乎是脸红到发紫的指着李老三的鼻子的怒问道。

“龟-儿-子骗你!”

而对于王皞这气势汹汹,李老三也是气势汹汹的打开了王皞那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怒声回道:“老子都不知道那老家伙怎么同意的,妈-的,真是老糊涂了!”

“诶,爸,背后说老年人坏话是不好的,尤其是那个老年人还是我爷爷!”

一旁本来还伸长脖子看向空无一车的公路的李小凰听到自家老爹的话,顿时尴尬起来,然后向自己老爹提醒起来。

“滚,小娃儿懂个球!”

显然现在的李老三心情很不好,本着自家孩子发火也就发火,骂了也就骂了的原则,李老三不耐烦的推了推把李小凰推到人群后面,让人群把自己和王皞隔开,然后教训起来李小凰来,“我跟你说了好多遍,不要在我面前叫那个老家伙爷爷,你是不是耳朵聋?”

“哎,爸,你自己说你虚伪不虚伪?哎,算了,不说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李老三这么说了,即使李小凰再笨也知道了,只要不在自家老爹面前喊自己“爷爷”为“爷爷”,那自家老爹就会认为她没有喊自家“爷爷”为“爷爷”,以前李小凰还有心思反驳一下的,但是今天心情激动,整个人心思都在另一件事上,是真的不想跟自家老爹多说了。

“还跟我犟嘴!你信不信我断了你的大学生活费!”

但李小凰不想说了,李老三还想说,而且一上来就是直接威胁。

“切……”

而对于自家老爹的威胁,李小凰的回应就是“切”的一声,然后狂翻一个白眼。

“嘿,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这么不耐烦呢?”

见李小凰这么个反应,李老三的声音愈加的高亢起来了。

“哎哟,你这些话,我都听到耳朵起茧了,求你别说了好不好,来,把绿豆沙拿去分了!”

李老三正说着,捧着一个白色泡沫箱的牛肉面馆老板张平走了过来,一边对李老三抱怨着,一边把泡沫箱递给李小凰,然后把她轻推开了,让她不用听自家老爹接下来的话了。

“诶,先给我拿碗!”

见自家女儿完全没有给自己绿豆沙意思的跑到了公路另一边的人群中,李老三又吼了起来。

“哎……”

果然,李小凰没有回来,这让李老三无奈的一声长叹。

“你真不知道?”

看着李小凰已经分发起绿豆沙,张平斜眼看了李老三一眼问道。

“真不知道呀,妈-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三年前把李义傲那小子送进来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你看看他当时见到你的表现,我可不认为他是在装假!”

面有忧色的低语着,李老三又望了一眼李小凰。

“是呀,那可和我们知道的不相符呀!”

赞同的点点头,张平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担忧。

“喂,来了!”

突然,人群中的何毅一声高呼,李老三和张平的注意力随着众人的注意力一起望向了正在往他们这里驶来的一辆大巴车。

……

今天是月山镇的赶场天,场镇上人一如既往的多,尤其是进入七月中旬了,虽然还没有到八月稻谷收割的时候,但附近乡村已经有人开始做请人收割的准备了。

当然食材肯定不会现在就买,但是啤酒肯定是要早早备好的,这么热的天,不买点儿啤酒放家里,总觉得怪怪的。

“我真是服了易晓峰,他这个当爸的也真是厉害,自己女儿幼儿园报名都不来,简直无语了!”

镇上智慧星幼儿园的报名处,站在人群外的吕子豪拿着易心还的档案扇着风,微微皱着脸抱怨道。

“哎,老板也不想的!”

一旁,坐在椅子上,拉着想往人群中挤的易心还的蓝冉应和着吕子豪的话,一声长叹道。

“又是不想不想……他到底在忙些什么?整天整天的见不到人,还要不要这个女儿了?”

听到蓝冉又说这句话,吕子豪轻嗤一声,没好气的问道。

“总之……老板是在干正事!”

看着蓝冉这如同常人语结之后的娇蛮回答,吕子豪不得不惊叹于易晓峰的技术之高绝,一具由少量肌肉和完整的皮肤,以及大量金属组成的这么一个……机器人,竟然有这么高的智能。

而且现在距蓝冉出现这才一个多月,之前它的那种给人疏离的死板礼貌就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以至于现在即使提前告诉一个不知情的人蓝冉是机器人,估计那个人也不会相信。

但……它,蓝冉终归是个机器人,不是人,吕子豪实在想不通,易晓峰怎么敢把女儿完全的交给一个机器人照顾。

而另一边,被人群遮掩,坐在花坛沿上的李小凤听到吕子豪那种浓浓的哀叹语气,笑了。

笑,一种现在华夏最平常不过的表情,但是这种表情却很少出现在李小凤的脸上,即使那些常年见到他的人,有时候也会觉得他的脸是不是那种得了病的面瘫。

当然,他现在笑了,自然就不是了。

而他现在笑了,自然也是吕子豪现在的担心实在太搞笑了,让他这个笑点高的离谱的人也笑了,虽然这个笑点整个月山镇只有他才能get到。

“哼……果然来了!”

……

大巴车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一直跑月山镇这条线的司机,一个就是几乎让全月山镇众都来迎接的李义傲。

这是李义傲第二次来月山镇,与第一次相比,这次他的到来对月山镇众来说很复杂,当然这个“复杂”指的是他们心里的想法。

第一次李义傲的到来,虽然有镇压被封印在月山镇的万林仙君的理由,但其实月山镇众是很不爽的。毕竟能通过特殊渠道来月山镇的人,都不是那种常年吃了中午饭就在想晚上要吃什么的普通人,所以对于李义傲那种利用上面的关系强压着要来帮助他们,他们真的很不爽呀!

可是现在……

当看到李义傲步履晦涩的一步一步,完全是踩着他们注意力下车的时候,他们确定了……

李义傲的确是走到了他们前面,踏入了那玄之又玄,莫说言传,意会也是千难万难的境界!

当确定了这一点,在这些月山镇众主观的感觉中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即使他们就在因为赶场天而愈加沸反盈天的新菜市场旁边,而这时候他们复杂的心情,如果勉为其难的用一句话来形容……

那差不多就是“亚欧大陆,强者为尊”的观念之下被一个比几乎所有人都年轻的年轻人盖压的郁闷、不解、心酸、哀怨,以及多年努力却未见前路时,突然看到探照灯般的欣喜、明了、狂热、感动!

一些没有经历的人觉得一个人不可能在同一时间拥有这么多的感情,那些种种的感情都是小说文章,影视作品杜撰出来的,甚至“现实比小说更离奇”这句话也是小说作者们为了自洽作品出现的离谱事件而找出的强大理由……

但是如果现实中真的出现了这么一件事呢?

李小凰就是如此!

刚刚高考完,她想的是长长的暑假,以及马上就要去旅游的事情,即使得知李义傲带着盖世的强大而来,她也只是像所有的怀春少女般想着李义傲的帅气和那因为帅气而带来的丝丝甜蜜……

其他再多的,在看到身边那些月山镇众那比影帝在摄影机下还精彩的表情之前,她是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哥,走,别站着了,先回家!”

看着李小凰熟络的上前挽着李义傲的手,就要把他拉走,那些站在道路两旁,分散在人群中的月山镇众几乎是同一时间露出了一副“果然傻人有傻福”的表情。

虽然他们也想如李小凰这般贴身靠近李义傲,好仔细体悟李义傲如今的境界,但是他们知道以他们的实力境界,如果贸然靠近李义傲,肯定会发生如同黄金掉落进王水的惨剧。

这是境界的差距,甚至是生命层次的差距,就如同那句“知道的越多,才会发现自己知道的不够多”一样,月山镇众中有很多很多人都在朝现在李义傲的境界前进,在都看不到终点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自信自己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即使有前有后,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前方就是终点!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大声宣告的他已经站在终点线前了,这时众人抬头望去却发现他所前进的方向和自己有那么些偏差……

这是何等的打击!

所以这时候大家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想好好观察这个人往终点线迈进的过程,直到他真的迈过了终点线,为大家扫清了前往终点线的迷雾……

到那时或许大家才会从打击中走出来,继续往终点线进发吧!

“这就是所谓的‘炼虚合道’,即将‘破碎虚空’?果然名不虚传!”

傅无为看着李小凰蹦跳着挽着李义傲渐渐走远,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不由得感叹的砸吧嘴起来。

“我-操,你又晓得了!”

站在傅无为身边的何毅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讥嘲道。

“拜托,好歹我现在也是异能者呀,眼中看到的东西已经和之前大不一样了耶!”

“哦,有什么不一样!”

“嗯,人体磁场知道吧,每个人的都不一样,但是镇上的人除了在各种使用能力的时候,人体磁场发生巨大的变化以至于能影响环境之外,平时的时候就没有看到过他们能影响环境。但是现在李义傲不一样,他的人体磁场现在无时不刻的都在影响他身体周围的环境,而且他现在的人体磁场所释放的类似于电磁辐射的辐射频率一直在剧烈的不像是个人的变化,就好像是……”

说到这里,傅无为纠结的皱起了眉头。

“就好像是什么?”

从傅无为说他看到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的时候,周围月山镇众的注意力就已经在他身上了,所以当他现在正说到最关键的时候,竟然大喘气,这些月山镇众没把他打死,而只是焦急的问询,让惊醒过来的傅无为不由得怀疑自己早上起来的时候到底踩到过狗屎没!

“我日,快给老子说!”

可是他这一惊醒,一发愣,却让老乞丐放弃了忍耐,只见他一个跨步上前咬牙切齿的就掐住了傅无为的颈项。

“你-麻-痹,给老子松手,敢在老子面前动手动脚,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

眼看老乞丐这一掐,瞬间就把傅无为掐的整个脑袋紫红,翻起了白眼,何毅也火大了的摘下了鼻梁上的眼睛,怒视着老乞丐,威胁道!

“你-他-妈给老子滚,老子要破碎虚空,老子要破碎虚空,谁改拦我,老子就让他死!”

掐着傅无为的颈项,老乞丐脸上的颜色却与傅无为一样变得紫红起来了,可是与傅无为的奄奄一息不同的是,老乞丐脸上全是狂躁,暴虐,以及痴迷……

“你想让谁死?”

见到老乞丐已经没有了半点儿平和的心态,何毅不再客气了,眼中两道白光射出,不容置疑的射进了刚好转过头来的老乞丐眼中……

“扑通……”

一秒不到,老乞丐身体一软,软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但他那脏兮兮的双手却没有丝毫的松开,依然如相对的两幢楼同时往中间倒塌般掐着傅无为的颈项。

“给老子松开!”

见状,何毅一声怒吼,已经意识昏迷的老乞丐竟然真的听话的松开了手。

“给脸不要脸!”

可惜吕子豪不在这里,不然他一定会怀疑眼前这个不屑的看了老乞丐一眼之后,霸气外露的边戴眼镜,边扫视周围月山镇众一圈的干瘦男人到底是不是他那个吃了中午饭就要问晚饭吃什么的师父!

“咳咳咳……呼呼呼……嗷……咳……我-操……”

逃开了被老乞丐的掐住颈项的危险,脸上紫红仍然没有消退的傅无为慢慢站了起来,瞄了一眼月山镇众之后,又看向了何毅。

“跟他们说啰……”

无奈的耸耸肩,已经做了场面活的何毅,当然不可能跟所有月山镇众打一架,再说了,月山镇众也知道何毅刚才是在提醒他们不要乱来,所以在本来就可以很轻松得到想要信息的情况下,暴怒之后也还是不会像老乞丐一样这么冲动的,万一把人弄死了呢!

……

月山镇智慧星幼儿园,刚刚还人声鼎沸,可是现在那些造成“人声鼎沸”状态的适龄儿童的家长们和儿童们几乎全部不知不觉间软瘫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于翔,果然是你!”

一直穿的很朴素的李小凤现在很狼狈的站在一个中年男人面前,灿然笑着肯定道。

“你是那个时候的小孩儿?”

这个中年男人的穿着很简单,就是随便找个路边摊都能配一套出来的那种,他的相貌也很普通,是那种强大的一过目就遗忘的那种普通。

可是他现在背负双手站立在一堆软瘫的人前,昂然看着李小凤的姿态真的有种“白骨如山鸟惊飞”的气质。

“小孩儿?”

也许是这个中年男人说道李小凤的关键词了,一直以来都是以冷漠示人的李小凤竟然看着中年男人狞笑起来了。

“那个,打搅一下,能不能让我们先离开?”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在一堆软瘫的人中间,一个抱着小女孩儿的美熟-妇微微举手问道。

闻言,狞笑着的李小凤收起了“笑容”,狐疑的看向了这个美熟-妇,也就是蓝冉。

在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类似于心灵冲击的能力中,蓝冉没有中招软瘫很正常,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人类。但是她怀里的那个小女孩儿呢?她应该也不会中招的!那么强大的能源,怎么会没有防御的手段,以致于中招昏迷?

“跟我走吧!”

就在李小凤这愣神这不到两秒的时间,中年男人已经闪身到了蓝冉身边,身态自然的就要抱走昏迷在她怀里的易心还……

“锃……”

如同利剑出鞘般的声音!

在蓝冉一侧身,左手抱住易心还,右手一抬,一道全是蓝光的细绳就把中年男人捆住了。

“滋滋滋……”

刚一捆住,那中年男人身上穿的衣服就如同被烙铁沾身一样被整个烫焦,透露出了他的皮肤。

可是他的皮肤却好像有一层看不见的盔甲,这应该温度很高的细绳无论如何也不能进一步的捆绑了。

“虚有其表!”

突然,中年男人消失了,而下一个眨眼他又出现在了蓝冉身侧,如是说着向易心还伸出了手。

“真的是虚有其表吗?”

而看着这一幕,李小凤咧嘴一笑,并没有插手。

“砰……”

随着细绳上一道闪瞎眼的白光,又响起的是一声爆鸣声。

“震撼弹?”

中年男人中招没有李小凤不知道,但是他中招了,自己的喃喃自语自己听着都是嗡嗡的声音,眼睛现在火烧火燎的睁都睁不开。

“刷刷刷……”

过了好一会儿,揉着眼睛和耳朵的李小凤才感觉好了一点儿,而这时凝神一听,听到的却是连续不断的切黄瓜的声音……

疑惑之下,李小凤又用力的揉揉眼睛,强忍着视线模糊的向声音的来向看去。

影影绰绰的,但是李小凤还是能看出蓝冉现在正在挥舞着一柄闪着蓝光的长剑,而那长剑也随着蓝冉动作向她动作的方向洒落着蓝色的剑气。

“好高超的纳米科技!”

因为异能的关系,李小凤不能长时间对周围施加影响,但这并不意味他的异能使用比吕子豪的异能弱,就像现在拥有“物质操控”异能的吕子豪还没见到中年男人的面目,就被中年男人那类似“心灵冲击”的能力弄晕了,而他李小凤这“温度降低”的异能拥有者却好好的站在这里!

而且还能使用“温度降低”这个异能的延伸进入干涉微观,以达到探测原子、分子运动的运用。

比如现在,李小凤就有限度的让周围温度降低,然后在因为常年“温度降低”导致的“计算机般冷静”的大脑中对他使用“温度降低”时周围的原子、分子运动进行建模,很快他就不算困难,但绝对不容易的知道了蓝冉的攻击手段。

她手中的那柄长剑其实是不计其数的,绝对是纳米级的机器人组成的能量武器。

那柄“长剑”中不计其数的纳米机器人“自爆”释放的能量导致温度过高,形成了高温等离子体,然后被蓝冉手腕戴着的那个能释放电磁束缚场的腕带束缚,随即再被蓝冉手动指定方向,并作出“斩击”的动作,这时候那被束缚的高温等离子体就被“束缚场”松开一部分,如同“剑气”般飞向被蓝冉指定的方向。

很高大上的技术,但是知道了大致原理的李小凤却兀的感觉到了心痛。

因为这种攻击手段对纳米机器人的运用实在太粗暴了,怎么能这样呢?而且那个能释放电磁束缚场的腕带竟然用来辅助如此低级的纳米机器人运用……

算了不能想了,再想李小凤觉得自己会被心痛死的。

可是怎么会呢?即使想象力再缺乏,但是都已经制造出了纳米机器人,随便使用纳米机器人运用一下常识性的物理或者化学知识都能造成极大的杀伤力,为什么易晓峰会给蓝冉如此的使用方法?

难道利用纳米机器人携带芥子气分子钻入被攻击者的肺部不好吗?或者钻入被攻击者的脑补然后再“自爆”也行呀!

哪像现在如此粗暴的使用纳米机器人却被敏捷极高的中年男人轻松的躲过,也让蓝冉“轻松”的落入了下风。

想着有的没的,李小凤眼睁睁的看着易心还被挤进“蓝色剑气”中的中年男人夺走,而蓝冉也被这个中年男人挥挥手,打飞……

“奇怪,为什么易晓峰还不动手……嗯……怎么还没人来?”

终于,李小凤因为被纳米机器人和电磁束缚场发生器吸引的“计算机般冷静”的大脑闪过了“打斗了这么久,又是震撼弹,又是‘剑气’,结果月山镇的人一个都没有来”的不祥预感。

而且最重要的,刚才蓝冉肆意挥洒的“剑气”竟然没有伤到软瘫在地上的任何一个人……

“呵呵……”

难得的苦笑一声,李小凤觉得自己应该猜到了一个月前易晓峰送给了自己女儿怎么样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