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你看我找到什么了!”一个5,6岁的小女孩从远处跑来,手上抓着一把草。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小女孩金色的头发扎成一个丸子头,圆圆的脸蛋,皮肤水灵水灵的。五官小巧,更衬得她那天蓝色的眼睛更大!

“姐姐?谁?”泉也缓缓回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好几个头的小女孩。

在这个时候,泉也身后突然走出了一名和眼前这个小女孩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只不过面容更精致。

她棕褐色的长发高高地梳成一个马尾辫,长长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她面容犹如一个人偶般精致,五官仿佛是雕刻上去的!可爱至极!粉红色的眼瞳转了转,眨了眨覆盖在上面又密又长又翘的睫毛,眨巴眨巴的。

“这么快就回来啦!母亲大人还未召唤我们回去呢!”她开口笑了笑,稚气的童音软绵绵的,令人听了心痒痒。

“姐姐大人!你看!我在山中发现了五菱雪莹花!这种的稀有花种被我找到了!我是不是很厉害!”小女孩单纯地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女孩从背后取出了一朵有着八片叶子的花,每个花瓣都晶莹剔透,像是水晶一般明亮。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更奇特的是,这朵花是一朵菱形样的,周边有着五条犹如银丝一般的花残。

她眨了眨眼眸,笑道:“裳裳真棒!母亲大人一定会高兴的!”

裳裳一把抱住了她,嗅了嗅,道:“姐姐大人,你好香啊,对了!我在屋里做了一些好吃的甜点!姐姐过来尝尝!”

“好好!”

两个小人就这么一言一笑地进屋,而一直被忽略的泉也却只是愣愣地站在哪儿,她仿佛被什么东西定住了,就那样静静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一股热流留下。泉也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脸颊,发现上面沾染了一滴热热的液体,还是咸的!

“奇怪呢,我怎么苦了?这个画面,为什么那么眼熟呢?”泉也擦了擦脸颊,自言自语。

泉也慢步跟在两个小孩子身后,也不知走了多久,她只知道,她的双腿已经麻木了,可前面的两个小女孩却已经在走着,时不时发出铃铛般悦耳的笑声。

看着她们俩个人在玩耍,聊天,似乎也不错,是个享受呢……

……

“主人!这个舞藤泉也竟然最向往的地方,不是有金银财宝的地方!而是如此平凡的地方!”小厮站在老头身后,疑惑地说。贰伍捌中文

老头抚了抚胡须,道:“所以,我才说那个丫头不简单嘛,看这仗势,她似乎很留恋此处,怕是在也出不来了……”老头转过身,看向另一幅图,悠悠道,“恐怖的人来了,怕是来救这丫头的,哎,看来今日是在劫难逃了,我的命数,怕是也只到这了……不过,茗淑,你还会一直伴着我的,对吗?”

只见老头那忧伤的双眸直直盯着图,双手也不禁摸了摸这幅画。

该怎么形容这幅图上的少女?

她很普通,五官一般,勉强算是清秀,身段一般。她身穿罗杉裙,一根扇子掩在嘴边,在配上旁边那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风景,到是有了几分小家碧玉的感觉……

碰!!!

一声巨响轰动而起!随之,所有的画全数不见,除了那幅图和把泉也吸进去的画。

“她在哪?!!”平静之下,往往都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一抹水银色闪现,空气中渐渐出现了懿擎殇他的身影。

细腻的另任何人都自然不如的皮肤,犹如古希腊般俊美的轮廓,水银色的碎发在空中轻轻摆动。魅惑人心的双眸清澈如水,浅蓝色的眸子就像是这时间最闪亮,光芒最亮的宝石,亦是犹如天上点缀的点点繁星般灿烂。完美的有些不真实的鼻梁,薄薄的薄唇微微抿着。

微风吹拂,他伸手插入了头发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动作,却让他做的尽显优雅高贵,不知可以另多少少女怦然心动。

“她?你是指那个丫头吗?”老头看了看懿擎殇,惊讶了许久,从没想过,世上竟还有如此绝世男子。

随着画展的破碎,现在已露出了这片地方原本该有的样子,还有一抹阳光射进来。

懿擎殇逆光而站,在他身上投下了淡淡的阴影,却更显魅惑。

“不然?还有谁?”他轻轻挑眉,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

老头突然疯狂地大笑:“哈哈哈!很可惜啊!所有中了我的幻术的人!除非是自己突破幻术!不然是永远在也出不去啦!”

“是吗?”懿擎殇勾了勾唇角,一个闪身,来到了那幅普通的画前,“那我毁了这幅画也不要紧吧?”

老头冷汗骤然落下,紧了紧拳,故作镇静,道:“随你!反正我也不在乎这么一幅画!”

“真的吗?可是我见你对这幅图上的女人很是喜爱啊……”懿擎殇修长的右手搁在如墨玉般光滑的下巴下,“看来,是我判断错误啦。既然如此,我要对她使用什么型呢?是活生生烧死她?还是淹死她?亦或者用刀一下一下地割在她身上?让她身不如死?”

“住手!我说!我全说!只要你不伤害她!我什么都说!”老头颤抖着身体,那幅图上的女人,是比他生命还要重要的一个人!

“其实,除了让她自己突破幻境,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让任何一人也进入她的幻境,然后在幻境中唤醒她,带领她出来。”老头战战兢兢地说着,“我知道的我已经都说了,你把画还给我!”

“喏!现在,送我去她的幻境。”懿擎殇无所谓地扔了过去,命令道。

老头抹了一把冷汗,道:“你只需要站到那幅画前,心无杂质地想着她,便能进入她的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