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网(www.taoautumn.com)为您提供全本小说在线阅读,是广大书友喜欢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103、林木兮有枝,心悦君不知

那女子嗯了一声,坐在梳妆台前面的椅子上,声音中十分娇媚臃懒。贰伍捌中文这时一名侍女说道:“小姐,我这里给你点上些香吧,待会也好睡得安稳些。”那女子又是嗯了一声,这时云飞听那音调似乎颇为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何人。不一会儿,房内青烟袅袅,香甜醉人,让云飞只感到浑身莫名的舒服,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过不多时竟然感到丝丝困意涌了上来。

那女子道:“小翠,将我的画笔拿来,你们都出去吧!”云飞一听立即诧异万分:“这不是马云禄的声音吗,到现在她了完整的话,才听出是她!”不由得心中暗暗着急,怎么这么巧,不小心跑到她的闺房里面来,从屏风望出去,看到马云禄的背影,愈发的肯定是她。当下想走,却不得而出,心中却是好奇她竟然还能画画,一直以来他还以为她只是个好强的武者而已,忽又一想,她这样画画不知道要画多久,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两位侍女帮马云禄摆好画笔纸张,向她告了个晚安,便行礼后退了出去。云飞恨不得趁此机会也赶紧出去,但毫无办法。

侍女退出后,这时房间内寂然无声,只有熏香的香炉中偶尔传来丝丝的声音,云飞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紧张的立在那里,唯恐弄出异响。只听那公主长叹一声,低声吟道:“林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二·五·八·中·文·网”接着顿了一会,继续吟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云飞听他声音娇媚婉转,自己觉得心驰神往,他知道马云禄吟诗出自诗经,大致知道其中的意思,可是具体的意思他也说不上来,只是那种感觉让他心中略感酥麻。

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在城楼之上,搂着她纤腰飞下的感觉,心中涌起一阵阵甜意,想了半晌,不自觉的嘴角露出微笑,心想:“我在乱世这么久,如今刚来许都便遇到马云禄,好在她有了心上人,要不自己这一件件的乱摊子,真是不好去说。”同时心中不由得感叹,在这个世上,你永远不要着急,转角遇到爱,你做好自己,不知道下一秒就会又个什么姑娘让你惊奇,所以之前不要放纵自己,那样将会让你失去很多未来。

这时,马云禄走到桌前,用手捏起画笔,轻抖手腕只听到纸笔摩擦的沙沙之声不绝于耳,她专心致志的作画起来。

云飞见她专注的神情,瞧了半晌她仍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的寻思怎么出去,细看房中,只见房门对着马云禄,已经关上,窗前轻纱低垂,看了一圈,除了硬闯还是没有其他的机会,决计走不出去。

又过了良久,马云禄伸了个懒腰,娇声自言自语道:“我在这里画你,可不知你在那里有没有想我,还是在陪着你的妹妹们玩耍。再画几日,这画便要完工,我这几日神魂颠倒般的想你,只希望你有一时片刻能想起我,就够了。”

说着直起身来,把画挂在梳妆台上的镜子上,自己搬着椅子向后面退了几步,坐了下来,娇声说道:“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吧,晚上好好的陪在这里,可不许乱看哦!”说着站起来,满脸娇羞的宽衣解带,上榻去了。

云飞一时好奇万分,心中更是有丝丝醋意涌起,他本不想管她画的人是谁,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那画中人,仔细一望,不由得大吃一惊,心中却是欣喜万分,只觉得幸福的有点眩晕,胸口在不停的砰砰砰乱跳。

原来画中之人竟然像极了自己,他定下神来,不相信的又仔细瞧了一眼,只见画中之人身穿青色长杉,围着一条青色的腰带,面露微笑,凝目深情的看着远方,面容之中浓眉英气逼人,眼睛不大不小却神色坚定,只是下巴好像比自己要尖了许多,这不是自己又是谁?

只不过画中之人好像比自己又俊美了许多,那神情穿着正式那日清晨与马云禄第一次相见的衣着。原本云飞还在吃醋马云禄的心上人,万没有想到自己竟是画中之人,不由得惊喜又惊奇,忍不住的“咦”了一声。

马云禄一听房中有人,连忙从榻上翻身而起,顺手从梳妆台抽屉里拿出一个匕首,也不回身,顺手将那匕首向发声之处掷来。云飞只听得匕首划破空气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已来到面前,当即深处手指,轻轻的捏住匕首的把柄,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马云禄转身过来,两人互相对视,立即都惊呆了,默然的看着对方,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

云飞此时才真正看清,面前站着的真是马云禄,心中想着如何向他解释,只是越想越是局促,越想越是慌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马云禄一见云飞,沉默了半晌之后,瞬间脸上红晕袭来,但神情之中的惊讶让她身子颤动不已,连忙背着身用手扶住椅背,好像是要晕倒一般,脸上的红云阵阵,晕染了双狹,过了良久,才定下神来,颤抖的说道:“云……云盟主,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飞赶忙向她深施一礼,说道:“实在对不起,马姑娘!我是被追兵紧赶,一时慌不择路,不小心碰巧闯到你的闺房。”马云禄脸上又是一红,说道:“云……云盟主,请……坐下说话吧。”刚一伸手邀云飞坐下,忽然惊觉自己外衣已经褪去,此时却是双臂裸露,当下脸上更是通红,连忙过去取过外衣,披在身上,心却害羞的跳个不停。

此时,门外的侍女听到房内马云禄的声音,便在外面轻轻敲门道:“小姐,你是又什么吩咐吗?”马云禄忙道:“没……没有事,我在看书作画呢,你们都去睡吧,不用再在这里待着了!”

云飞一听心中一惊,亏得刚才自己没有抢出去,原来那两个侍女还侯在门外,自己要是等马云禄睡了,即使出去也是被发现,现在这种情形倒是还好,至少还只是马云禄发现而已。